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一章莽撞3

    见状,于凯眉头紧锁,暗自猜测:‘难道自己猜测错了,这贼人还真与何瞳有什么深厚的交情?’

    他心思急转,不过片刻,他的眉宇瞬急舒展开来,这何瞳身为千金小姐,平日蛮横,目无章法,更不懂兵道官术之理,在巡防卫行使职权时,她再三阻拦,已经落下口舌,至此,于凯抱拳恭敬道:“小姐,属下是为了郡守府的安危在执行公务,请小姐不要为难属下…”

    这边郡守府门门庭内,何季的到来使得兄长、襄城郡守何度亲自出来迎接,在他身后,襄城襄城校治营总指挥使凌仝,郡守主薄乔中道,府衙胥吏使安隆也、府丞许然秋纷纷跟随出来,这么一来,襄城几大重权人物便将小小的门庭处站满了。

    “末将参见郡守大人!”

    虽然何季与何度是兄弟,可是在这种场合,礼节是必须的,何度前倾扶手,示意何季,末了他向何季身后看了看:“瞳儿呢,这个鬼灵精的丫头怎么没来…”

    听闻这话,何季面漏叹息:“大人,瞳儿被我娇宠过了,这刚下马车,就不知道又疯到哪去了,我正着亲卫们找呢?”

    “这可真是稀奇,堂堂行军都营总指挥使,手下数千将士令行禁止,怎么千金如此刁蛮,不过这样也好,日后指挥使大人也可以后继有人,若是得当,我襄城出一支巾帼营也未尝不可!”

    本来很简单的会面,这话一出,何季眉角微抽,扫眼看去,正是对头校治营都尉凌仝,听到这话,诸如乔中道、安隆也、许秋然笑于心中,并不插言,在这襄城地面,行军都营与校治营的矛盾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主权大握的何度也很苦恼,何季是自己弟弟,可是凌仝也是自己的臂膀,二人皆有才干,他们一外一内,将襄城及下属境域的治安管理的相当妥善,曾经那些马贼、强盗、山贼早些年就不见了踪迹。

    不过今夜是佛缘祭祀会的夜宴,为了不使得气氛僵硬,何度笑颜开口:“瞳儿是我的好侄女,日后我的侄女若是能成为一名女将军,那也是我何氏之福啊,来,都入阁!”

    闻此,何季躬身领命,而凌仝也很知趣的不再口出戏言,只是众人还未离开门庭,郡守府的仆人急急从外面跑来。

    “大人,不好了,何将军的亲卫队与凌将军的巡防卫打起来!”

    “什么!”

    何季与凌仝同时一惊,往日二人相互争夺已成常事,就算私下对殴也都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但今日怎么会闹出这事,二人心下困惑时,何度已经愠气生出,他瞪了凌仝与何季一眼,让后沉声:“带我去看看这些襄城的好兵士…”当下众人摇头叹息,随门堂向两营拼斗地点赶去。

    后元街口,不远处已经微聚起一些民众,这些人伸着脖子张望,兵打贼他们见过,兵打兵,他们可没见过。

    亲卫队的数人与巡防营的一卫兵士依旧在僵持,谁也不愿拉下面子,于凯直视元成,二人虽然对峙,可也未真的拼杀,否则就是一百个脑袋也不够军规斩首。

    忽然,正对郡守府方向的于凯猛地立身恭敬:“郡守大人,凌将军,何将军,乔大人,许大人,安大人!”

    一连几个大人将军出口,所有巡防卫的人当即收枪,恭声立身,而元成等人虽然背对来人,但也从这些巡防卫话中明白,当即收刀回身,回身冲来人单膝跪下。

    “郡守大人,将军,属下寻找小姐在此,目观小姐遭人冒犯,属下心急,这才违了军规,属下甘愿受罚!”

    元成这番话直接挑明小姐被人欺负,他是为了小姐,且他也知道自己违反军规,故而先行领罪,只是何度心中早已被此事积压一堆火气,他精亮的眼目扫视在场所有人,凌仝看到何季的女儿何瞳在场,心中已经猜测到数分,当即快走一步,让后冲何度请罪跪拜:“大人息怒,此番皆是我管教不严,冲撞二小姐!”

    随即凌仝转身冲于凯一群怒喝:“废物东西,还不认罪拜服,稍后回营,人杖五十!”

    听此,于凯等二十余人心里一颤,杖五十,这是往残废的打,可是将军命下,他们安敢不从,只得跪地附声领罪。

    与此同时,何季心中也有估测,自己娇宠何瞳,使得她目无尊法,可是眼下十几人因小女遭受军法,他也必须做出表示,以此均衡行军都营和校治营的矛盾。

    “大人,错无独受,末将教导无法,今日冲撞巡防卫,故末将请罪,元成,你等一伍降职火头营,少时回营,各领杖刑五十!”

    不过一前一后,两边将领皆罚自己部下如此之重,这么一来,不管缘由如何,何度都不好在开口,与此同时,安隆也,许秋然,乔崇鹤也都附声圆合:“大人,此番不过是两位将军的无心之过,且众将士都是为了佛缘祭祀夜宴,眼下众名望人氏已在府阁等候大人主持,大人不如将此事交给司吏查办,我等就回府开宴吧!”

    至此,事况本将结束,可何度转身时无意中看到亲卫营中似乎站着一外人,那人似有躲藏之意,只是他身高近七尺有余,面色慌张乱神,行径不安,着实有些古怪让人心生怀疑,当下何度沉声:“你是何人,为何在此?”

    何瞳眼看事况结束,本已轻喘气息,待何度与爹爹这些人离开后,偷偷让林秀离开,谁成想大伯眼神如此之好,一眼就看到被自己推搡到元成等人身后的林秀。

    “问你话呢?你是何人?”凌仝也注意到夹在何季亲卫中的年轻人,当即沉声低呵,林秀眼看藏不下去了,只能拱手出来跪拜在地。

    “草民林秀拜见郡守大人,拜见众位将军大人!”

    刚刚起身的于凯等人因为林秀这个贼人无缘无辜惹了何瞳,进而引来一记严罚,这让于凯等人心中愤怒至极,他当即出列跪倒禀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