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章莽撞2

    “把他给我放开!”何瞳在看戏中无意中瞧到了林秀的正脸,短暂迟疑后,她猛然想起来眼前的人正是数月前救了自己那个穷酸直愣的学子,况且在她闺房的百宝箱里,林秀的香囊还静静躺着呢。

    “这…”巡防卫有些迟疑,他们知道眼前的小姐是来参加郡守府的夜宴,非富即贵,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招惹的,故而尊敬的很,可是这林秀在此无理取闹,若是放了,万一生出事端,郡守大人怪罪下来,他们同样吃不了兜着走。

    几个巡防卫焦躁踌躇时,何瞳急走两步,颇像个汉子一样来至林秀身前,黝黑明亮的牟子盯着林秀看了一样,让后伸手就去扯架在林秀肩头的长枪,而林秀也认出了眼前的大小姐,眼中满是惊愕。

    “我让你们放开他!”何瞳怒声,只是巡防卫宁愿挨上何瞳的拳头,也不敢放开林秀。捶打数下无果的何瞳气急成怒,当即伸手去抽巡防卫腰间的佩刀,这么一来巡防卫惊中大怒。

    “小姐,不可再放肆,不然我们不客气了!”

    “不客气,你敢?你敢碰我一下,我就让…”

    只是何瞳话未说完,这巡防卫已经箭步冲上,他壮硕如牛,臂膀轻摆,便打开何瞳的手,何瞳被大力推的失去平衡向后倒去,见状,林秀猛地发力,撤开压在肩头的枪杆,那巡防卫不慎枪杆跌落,还未反应,林秀已经突步冲上,宛如狮子搏兔,躬身甩臂,重拳顶在这巡防卫的胸口,这巡防卫当即闷声倒地。

    “反了你了,立刻把这刁民拿下!”

    其它几名巡防卫怒喝冲上,只是林秀闪身躲开一人,牢牢抓住何瞳的臂膀,用力将其拉到身后,而后手快如鹰爪,再度锁住冲至身前挺枪巡防卫的枪杆,借力发力,这巡防卫伴着长枪直扑向旁边,甩的四仰八叉,不过其他巡防卫已然逼至身前,转瞬间,四五杆银白散着寒光的长枪已经顶在林秀面前,在此之下,林秀虽怒充于胸,可也不敢再过造次,否则长枪捅来,命不久矣。

    “住手,尔等安敢伤我小姐!”

    危机时,一声低喝袭来,这些巡防卫愣神回身,数名轻甲亲卫装饰的人已经抽刀冲到近前,何瞳刚刚被巡防卫推的险些胳膊脱臼,此番喘息,她冲这些亲卫尖鸣:“把他们都抓起来,重重的打,重重的打!”

    一语狂怒,巡防卫顿时心冷如冰,此番他们已经从装束认出这些甲士,他们都是何季行军都营的人,与校治营巡防卫本就相互不服,眼下冒犯总指挥使的千金,后果实在苦楚万千。

    行军都营何季亲卫小校元成箭步冲来,挡在何瞳身前,拔刀怒喝:“把他们拿下!”

    众亲卫甲士怒目冲火,犹如饿狼般抽刀扑上,那气势当即逼退巡防卫,只是行军都营属城防军体系,校治营巡防卫属于郡守下座体系,分属不同,眼下亲卫甲士行径已然逾越,这些巡防卫虽然知道自己冒犯了千金小姐,可是军士骨子里的执拗刚硬也容不得他们低头。

    与此同时,巡防卫营尉于凯已经被这骚乱引来,身后一队巡防卫更是面目怒容彰显,甚至有些杂音低骂传出:“这些行军都营的杂碎,竟然如此欺负我校治营…真是反了他娘的…”

    瞬息之后,两队人马对峙起来,横刀对长枪,瞧这阵势,但凡有一人刹不住阵脚,即刻血贱当场。

    林秀望着眼前的状况,脑子已经陷入空白,他不过是想来见余氏,让她取消陈姝灵和那什么人的媒妁,带姝灵离开,谁曾想到会闹到这地步?

    反观何瞳已经跃出林秀身后,宛如小老虎似的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那娇嫩俊美的面颊上早已寒霜满满,横眉瞪眼,她伸直手臂不断点着眼前的巡防卫,冲元成呵斥:“还等着干什么,这群贱仆兵混,敢欺负到我头上,把他们抓了,绑在校场上使劲抽打…”

    虽然知道大小姐心有怒气,可是元成作为何季的亲卫营营尉,心下也有些不安,他可没料到往日大气不敢出一声的校治营敢这么作对,其实不然,往日两者相撞大多在城外和其它地方,可是今日是在郡守府所在的后元街,是在人家校治营的辖管范围,在人家门口打人家的脸,这放哪都说不过去。

    于凯此时也有些骑虎难下的悔意,他们忠于职守没错,可他已经认出了何瞳这个襄城行军都营总指挥使的千金,且何季是何度的弟弟,这要是真论起法来,倒霉的还是他们这些下人,故而他快速思量,让后沉声:“此番襄城佛缘祭祀时刻,你等如此是要作甚?难不成你等要夜袭郡守府?做那反贼之人?”

    这话一语中底,元成气急却又不占理,也是,他们作为城防体系,这里有没有敌人,舞刀弄枪着实过分,不成想何瞳大声怒斥:“混账,我是来参加祭祀夜宴,你们这些奴才胆敢伤我,是不是想造反?”

    “你…”于凯语塞,就算让他和元成动刀子,他也不愿触何瞳这个霉头,在这关头,先前阻拦林秀的巡防卫附耳于凯,将个中细节告知于凯,于凯随即眼前一亮,当即抬臂一指林秀:“来人,将这贼人抓下!”

    此番于凯已经找出最合适的言由,对何瞳,他不敢冒犯,对元成这些行军都营,他也无心结怨,但是对于林秀这个贸然要闯郡守府的刁民百姓,那就没那么多顾虑了,就算这白衣百姓与何瞳有什么关系,可是在他看来,他自己行使职责无错,就算郡守大人惩罚,也会大而化小,毕竟林秀没有邀请函贴就想闯入,按律轻者仗则二十,以刁民治罪,重者直接冠以贼人,入牢一季,严重的予以斩首。

    此刻林秀已经在刀光之下散去怒火,他知道自己的莽撞惹来大麻烦,思绪混乱时,两名巡防卫已来到身前,准备押解林秀,林秀此时无论如何都不敢再反抗,身为学子,他自然知道刁民与贼人的差别,不成想何瞳再次出声,推开这两名巡防卫:“不准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