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九章莽撞

    “这…”蔡氏有些语顿,先前她确实很中意陈姝灵,可是刚刚那一声粗鲁已经让她有些不满,毕竟官家人讲究礼节规矩,若是让同阶的世家知晓自己为儿寻觅这般妻,那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不过余氏怎么会放弃这个与郡守攀枝的机会,若把陈姝灵嫁入乔氏,那么对陈玉、对陈庭壁今后的发展是大有助力的。

    不待蔡氏犹豫皱眉,余氏再度笑言:“不知姐姐记不记得,在半年前由襄城、临城合力东府安巡视时,贵公子随郡守大人出巡行至临水,那日贵公子与姝灵相撞于临水县府的后府中,我见二人注目相视,面漏微红,其中深意一思可知,俗话说,上天欲成人之美,我等做父母的,自然要为孩子的美事操劳…”

    至此,蔡氏才笑道:“你这么说我还真想起来了,那日回来,业儿颇为古怪,甚至还派人去打听什么消息,也没有告知于我,原来是见到他的意中人了,如此,我定极力撮合此番美谈。”

    话落,蔡氏转身冲贴身侍女低语,侍女得令踏着小碎步离开,估计是找乔丰业了。

    “我说姐姐,你怎么不识好坏话,不认好赖心?”经历方才的事,陈庭壁将陈姝灵拉直旁边苦言劝解:“这乔氏再怎么也比林家好,行,就算林秀是名院学子,四城二十八县状元,可这有什么用?不过虚名而已,而这乔公子却是实实在在府衙官人,想他二旬便入府当了司库官,这个差距怕是林秀三五年内追赶不上的,再者说了,官府的路岂是好走的,他一商贾身份,四行之末,就算挂着国子学士,可是在官家眼里,他就是不伦不类的粗鄙小人,介时他想上进,可不见得高堂容纳他?给他一个位置!”

    眼看陈庭壁说的口干舌燥,饶是陈姝灵根本不在吱言一句,若不是身后有数个丫鬟和陈庭壁亲身相随,陈姝灵早就逃了,此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夜宴马上开始,陈姝灵望着门庭处,她多么希望林秀的身影出现,为她解了眼下为难…

    “官爷,通融通融…”

    襄城后元街前,林秀奋力压着火气冲街口担任哨位的巡防卫低言,可是巡防卫就是不放他进入,理由便是林秀没有邀请函贴。

    此番举办佛缘祭祀宴,整个后元街都被襄城校治营巡防卫的人给围起来,像林秀这种没有任何官职身份,且无邀请函贴的人根本进不去,可是一想到陈姝灵被余氏强行面见那什么官人公子的情景,万一姝灵执拗惹出什么祸端,后果实在让人心忧,眼下,林秀的火气就像潮水般从心底迸射出来。

    巡防卫看到林秀面色愈发不正,当即挺枪上去,沉声怒斥:“小子,这几日是襄城佛缘祭祀大会,千万别寻事,若是绕了郡守大人的兴致,你可就要进入牢中享受大刑伺候!”

    “快走,否则我就把你抓了!”一旁的巡防卫也出声警示。

    这边话音未落,那边两辆马车、数名甲士策马行来,巡防卫见了,当即迎上去,站在马车前,车夫旁的的仆人逃出一张刻有金锡的邀请函贴,巡防卫转身招手,其它几个巡防卫便放马车进去。

    车内,何瞳一脸烦躁模样,身旁,她的娘亲何氏皱眉低言:“一点姑娘家的样子都没有,日后该怎么办?”

    “不要你管!”何瞳撅着嘴应声,她很讨厌这种宴会,那些油光鲜亮的名望子弟个个纨绔,不过她作为襄城行军都营总指挥使何季的女儿,随着出阁年岁日渐逼近,何氏便操心起来,想着为女儿找一如意郎君,而这种名望青少聚集的宴会场所则是最好的地方。

    面对娘亲的唠叨,何瞳扭头靠在车窗框上,透过绸缎帘,外面的天色已经暗淡,心下估算,这个夜宴必定要到深时才能结束,这么几个时辰,真不知该怎么熬!

    马车经过巡防卫时,一焦躁的身影正在与那些巡防卫争执着,看到热闹,何瞳顿时来了兴致,当即探出身子细细瞧看,这又惹得何氏不满:“快到郡守府了,还不稳重些,若是让旁人瞧见,指不定怎么说你,你爹的脾气你知道,他若怒了,我可护不住你!”

    只是何瞳完全没把娘亲的话听进耳朵,她睁大眼睛,使劲把身子探出车窗,想瞧清那人模样,奈何马车转瞬间就到郡守府前,她只得缩回身子,故作一副端庄典雅的姿态。

    下了马车,府门前的门堂将何季迎下,何季身高八尺,体态壮硕,一身武服更是凸显出骇人的威严,使得他武人的气质止不住向外喷薄,何季立定,回首看向何氏,当即眉头一皱:“瞳儿呢?怎么还不下来!”

    何氏应声:“下来了,就在我身后呢…”话落回头,何氏才发现身后哪还有何瞳的影子。

    “不教不成器,来人,立刻把小姐找回来!”

    何季心有不快,当即呵声,几个随行亲卫甲士即刻领命寻找何瞳。

    “我说你小子,别不识好歹!”

    后元街前,巡防卫已经怒火,他猛地上前一步,执枪打算架起林秀,可是林秀怒火冲胸,岂会驯服,当下林秀一个闪身,随手将长枪扫到一旁,如此一来,扑了空的巡防卫险些摔倒,巡防卫踉跄两步,彻底失去耐性,回身怒喝:“来人,把这不长眼的小子抓起来!”

    不远处,何瞳一脸好奇的看着这边,嘴里还暗自说着:“动手啊…你个笨蛋…他们一群欺负你一个…怎么不动手…”

    眼看林秀气急交加,由不得他躲闪,两个巡防卫箭步来到身前,二人粗壮的大手直接锁住林秀的双肩:“小子,你真是脑袋被驴踢了,敢在这找事…”

    被二人锁住身形的林秀只恨自己不是官家人,否则这些人如何敢拦自己,自己一身搏艺又如何拿他们不下?

    “住手!”

    当巡防卫准备压着林秀离开,一语纤细传来,林秀与巡防卫皆是一愣,巡防卫转身看去,但见一二八黄衣珠罗裙的少女急急跑来,这让巡防卫很是困惑:“不知小姐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