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八章悖理

    林秀被鲁震夸的有些不好意,打过招呼后就进屋收拾去了。

    目观林秀一表人才,儒风颇胜,比之北疆的武风要强上不少,结合现今状况,鲁震稍加思索,为了促使这次大买卖,他冲林懋低言:“老哥哥,话我带到,其它就不多说了,明天给我消息。”

    话虽这么,可是离开前,鲁汉却意味深长的撂下一句话:“老哥哥,老弟在这多句嘴,林秀这孩子是大才,可是现在这世道,光靠大才还不够,到时林秀学成进考,没有白花花的银子,那些官家可不认识你家这个大才,远的不说,你的县太爷陈玉兄弟当年不就落魄在你跟前?没你资助,恐怕他也不会爬到临水县令的位置!”

    鲁震走后,林懋沉默了,抱着酒坛子整整想了一天一夜,次日一大早,林懋就朝鲁震家走去。

    鲁震家,林懋端起碗灌了一大口烈酒,让后一抹嘴,粗声道:“他们要多少铁器?”

    “不多,杂铁一千斤,精铁一千斤….”

    “他们拿什么换?”

    “良马一百,瘦马三百。”鲁震咽了一口继续说:“老哥哥,这所谓的瘦马我见过,都是些两岁牙口的马,现在草原上草场匮乏,牲口压根吃不饱,自然长不肥,只要咱们带回来养上半年,那就是个顶个的好马,眼下我已经花钱置办好通边文牒,和以前一样,名为贩皮子,况且那些路咱们走了百十回,应该无大碍,只要老哥愿意,把你手里的那批马队给集合起来,咱们就可以尽快启程,顺利的话,两个月就能回来,我和拓牙达的人说了,咱们不去草洼子,哪里正打着仗,太危险,咱们只负责把东西给他送到草洼子的南面草苇荡,他们派人来接,这草苇荡我知道,离咱们的边界大道也就百十多里,真出事也能跑!”

    鲁震说完,满目急切的等待林懋答复,只见林懋眉头挤成疙瘩状,一连灌了三五碗烈酒,只喝的老脸透红,才硬声道:“娘的烂命种,富贵险中求,干!”

    闻此,鲁震一脸喜色,林懋为人干脆,一旦认定,就是刀山火海也要走,当下他起身道:“老规矩,货物你准备,马队我整合,现在我就去襄城找何老九雇刀客,等到一切备齐后,我们在北镇堡出发!”

    林家,林懋一大早就出去了,张氏到邻村参加街会,留下林秀一人在家,先是打了一遍拳,让后温习策论,时至晌午,林秀正打算找李虎、赵源二人外出小饮,结果陈府的丫鬟小月儿找来了,小月儿是陈姝灵的贴身丫鬟,来至林家,她推门大喊,林秀赶忙从屋里走出,但见小月儿面色微红,气喘急乱。

    “月儿,你这是?”

    小月儿顾不得喘息,焦急道:“林公子,大小姐派我找你,她被余氏带去襄城了,她…她…”

    闻此,林秀心中骤然升起不好的预感,他上前一步发问,也顾不得什么男女礼节,双手直接抓住小月儿的肩头:“快说…姝灵出什么事了?”

    “余夫人…余夫人她带着大小姐去襄城参加什么的佛斋祭祀了,今日一早,小姐出门时,我被余夫人支开给小姐备衣物,出来时听到余夫人的丫鬟嚼舌根,说什么以后不用再看大小姐那张冷脸了,我当时心里感觉不好,就继续听下去,结果她们说余夫人半年前回城省亲给小姐结下了一门亲事,是襄城郡守的侄子,此番马上就要去襄城参加佛斋祭祀,怕就是与那人家中相见,一旦定下,以夫人的秉性,小姐果然不能回来了,待我慌乱回去时,小姐已经被余夫人强行带走…老爷近日外出巡查,如此之下,我只有找您了…林公子…你要快些….不然…”

    听到余氏私自瞒着陈玉为姝灵结亲,林秀只感觉胸中有团烈火在燃烧,那股火气快速充斥着林秀的神经,让他紧咬牙关,拳头握的咯吱响,额头青筋突兀异常几乎爆裂,头一次见到此况的小月儿竟然被林秀吓住。

    当下林秀几乎失去理智,他此时还只有一个想法,不论如何也要追回灵儿,哪怕就是抢,也要给她抢回来。林秀不再搭理啰里啰嗦的小月而,飞奔至院后的马厩,骑上骏马直奔襄城。

    佛斋祭祀,这是北疆的一种风俗习宴,由官家主办,借以斋宴祭祀,来笼络名望豪族,巩固地方安定,此番余氏在姝灵结有婚约的状况下,竟然还私自带着姝灵去见什么官家青少,那简直就是肆意妄为。

    襄城郡守府,在后府的宴宾阁内,身着华丽服饰、姿态卓然的本地名望正在席间谈笑风生,数名婀娜多姿的侍女在奏乐声中翩翩起舞,那白皙嫩滑的肌肤,纤细柔软的腰肢,高耸散发着诱惑的酥胸让席间的男宾老爷们留恋其中。

    宴席阁外,余氏携带陈庭壁、陈姝灵正站在门庭花雕柱前,余氏笑容可掬,柔声似水的冲面前一四旬妇人低言,身后,陈庭壁用手肘轻轻触碰了陈姝灵,结果陈姝灵怒目瞪了他一眼,不过陈庭壁也不生气,附身靠耳低言:“姐姐莫生气,娘亲也是为你好,你瞧,那夫人是襄城郡守的妹妹蔡夫人,她儿子乔丰业便是襄城郡守府司库官,至于他父,好像是襄城郡守府的主薄乔崇鹤,家世没得说,且这乔丰业人我见过,眉清目秀,八尺身躯威风凛然,颇有气质…”

    “够了!”陈姝灵粗声一句,由于声音太过响亮,使得旁边的宾客纷纷侧目,而与蔡夫人交谈的余氏也为之一怔,蔡夫人看向陈姝灵,疑声:“妹妹,先前只闻得你女儿贤惠淑德,温尔文雅,可不像现在这般,脾气怎么如此之大?”

    余氏皱眉侧目狠看陈姝灵一眼,让后才赔笑连声解释:“姐姐误会了,姝灵自小喜欢安静,对于此番的宴席祭祀很是反感,这也是妹妹考虑不周,不如这样,让贵府公子与我女儿去清幽僻静之处相见一面,谈说赏月,且看看缘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