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七章‘富贵’

    来至学堂院前,林秀张望片刻,不曾发现一人,环顾四周看去,此时的学堂早已变了模样,那土墙低矮,有些地方已经被雨水冲塌,门窗皆以破旧,完全无法挡风避雨,就在林秀诧异学堂为何会变成这般样子时,一语传来:“林秀?”

    闻此林秀赶紧转身看去,一老者正巧从外回来,他体形消瘦,一身灰布衣,正是学堂夫子,也是林秀以前的师傅程怀。

    “夫子健安,弟子林秀拜见夫子!”

    林秀当即俯身冲程怀一拜,程怀枯老干裂的面皮漏出一丝欣慰:“成才了,成才了!林秀,进屋!”

    学堂内,破旧的伏案和草垫荡满灰迹,漏风的纸糊窗上全是雨渍痕迹,让人很怀疑这里多久没人打理了。

    “夫子,这学堂怎么成了这番模样?”

    “唉…”程怀叹了一息:“文风没落,不这般,又能哪般?”不过程怀说的也是实情,当初林秀在此求学时,不过寥寥七八名学子,眼下看来,恐怕一人都没有了。

    程怀与林秀闲谈片刻,忽然程怀关心的问道:“林秀,你时至今日已经弱冠,可有取字?”

    “劳夫子惦记,学生在县考中拔得头筹,步入圣德书院后,院长夫子杨茂大人为学生取了!”

    “杨茂?可是著有云海书阁称号的杨学究?”

    “正是,杨夫子为学生赐字仲毅!”

    “仲毅…忠义…”程怀细细品味片刻,道:“林秀,此字深韵合人,你要好生努力,切莫别辜负了杨学究对你的期盼…”

    “学生谨记夫子教诲!”

    当日傍晚,一夫一子交谈深多,直到深夜,林秀才离开学堂回家,在这之中,程怀问了林秀一个问题,现今北疆之外的蛮人境况越发迷离不清,若是发生某些事使得林秀的小吏梦想破灭,那时将如何选择。

    这简单的问题初时出口,林秀不以为意,国子学士,名院子弟,如何会被这事困扰?可是片刻之后林秀忽然意识到潜在的风流——北疆武盛文衰,一旦北蛮生异,兵祸必起,介时北疆将会大肆征兵,他一个商贾白身的学子,如何能够避开这风流祸端呢?面对如此根由,程怀淡然的告诉林秀一句话:“如何做,全在他的仲毅二字之中。”

    ……

    春末夏至,草长莺飞,北地的肃杀消减不少,自初春起,不少北蛮的消息传来,听说去年冬季苦寒甚重,大量牲畜冻死酷寒中,即便今年春到时节,贫瘠的草场,瘦弱的牲口都不足以支撑活命,故而那些蛮子为了肥沃的草场和牲畜纷乱四起,这在夏人眼中,那就是狗咬狗,死的越多越好,当然,这也影响了像林懋一类靠北上走货贩皮子的商人。

    由于商路不安稳,商道行情混乱,林懋也就暂时散了马队,在家休息,算来已经半年之久,闲时,他就到村口坐坐,与人攀谈,顺带炫耀自家的才子,待到饭点,他便带着满脸的惬意和骄傲回到家中小饮,享受迟来的晚年。

    只是今日他一杯酒还未下肚,粗厚的憨声自门外传来,林懋也不起身回看,当即笑骂道:“鲁黑子,今什么风?竟然把你给吹来了!”

    话落,一黑脸汉子大步进来,绕过林懋搬过一张小马扎坐下。

    黑脸汉子名为鲁震,是林懋一起跑部落商货的搭手,通畅来说,跑商是个辛苦活,一个人可以干,但担的风险也大,故而有些人会找个可以信任的人做搭手,既可以解决钱银周转问题,又能遇事分担,相互照应,不至于一次货运问题就闹得倾家荡产。

    鲁震坐下后,咧着嘴露出满口黄牙:“老哥哥,我给你送财来了!”

    林懋咂着酒,笑言回应:“哟,我说鲁黑子,咱俩搭手走商几十年,从来都是你占老子的便宜,可没见过你给老子送过什么好…”

    “老哥哥,话不能这么说,这次老弟真的给哥哥送财富来了。”鲁震嘿嘿一笑,端起面前的酒碗喝了一口,抹着嘴道:“野狐部,老哥哥还记得吧?”

    “野狐部?”林懋稍加思索,随即想起来,这野狐部落是边塞东面水洼子草原附近的一个蛮人小部落,整个部落大概三万人,以前走商货时,林懋和他们打过几次交道。

    不过林懋跑商这么多年,虽然没什么大本事,可也算得上半个人精,他暗自一琢磨,下了逐客令:“有话说,有屁放,要是来蹭酒喝,喝完这碗就滚蛋,晚会儿俺还得去村头杈子门听书!”

    林懋笑骂完,鲁震不再墨迹,直言起来:“去年寒流比往年严重,草原上草场和牲口受到极大的影响,开春以来,野狐部和青狼部因草场牲口问题发生争夺,这野狐部实力不如青狼部,双方打了几次,死了不少人,为了保住草场,野狐首领拓牙达就想到和他们做过生意的我,打算用牛马换铁器,扛过这次灾祸,我粗略算过,这买卖咱们哥俩要是接下,净落到手里得这个数。”

    看到鲁震伸出一巴掌,林懋微微一愣,一巴掌,五个指头,那意思就是五千两,就是自己走商生意正胜时,单赚这个数也没几次,更何况这几年他的皮货生意更是低谷时,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不过夏蛮边境对铁器流出管制很严,少量严惩,量多直接以通敌罪杀头。

    就在林懋沉思考虑时,一声叫喊从门外传来。

    “爹,我回来了,娘亲说她在六婶家,晚些时辰再回来!”

    话落,林秀从外面回来,林懋撤去沉思,换上平常面容道:“秀,这是你鲁叔,还记得不?”

    林秀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走到鲁震身前,笑言恭敬:“爹,瞧您说的,鲁叔当年对我可好了,我那双牛皮靴子和腰带就是鲁叔送的。”说罢林秀冲鲁震躬身一拜。

    见状,鲁震赶紧起身:“不敢,不敢啊,林娃子,咱们临水多少年才出你这么个大学子,往高处说,咱林娃子就是文曲星下凡!我说林老哥,你指定祖上积德,让你这辈子得了这么个好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