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六章猎狍

    “如此甚好!壁儿,我们走!”

    余氏母子离开后,陈姝灵面色黯然,她立在林秀身旁,泪眼朦胧,轻言细语:“秀哥,我不在乎你有什么功名,我只想早些离开这个家!”

    “灵儿,你放心,我一定娶你!”说这话时,林秀牟子里的坚定比之北疆的武夫还要坚毅刚硬。

    ……

    不知不觉回乡已经一个多月,清晨朝露还未散去,万籁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虽然已经六月中旬了,但是微风中的寒意却依然似有似无的弥漫在整个大地上,只是对林秀、李虎、赵源三人,这个时节正是狍子出洞觅食、狩猎飞奔的季节。

    临水北边的上谷草原,三个人影犹如飞箭般踏草疾行,三只肥壮的大黄狗更是甩着满是唾液的舌头,拼命追赶着前方二十余米处惊慌疯逃的傻狍子。

    “大黄二黄三黄,给虎爷冲。”

    李虎手遥长鞭,大声呼喊着自家黄狗,本就玩命的黄狗三兄弟得到主人呼喝的发令后,更是再加三分速度,朝狍子飞扑去。

    只可惜狍子命在危机中,岂能不吐着舌头玩命逃?说声迟,那时快,为首黄狗化身长枪飞扑上去,眼看狍子要命损狗牙之下,不成想狍子一个急刹侧转,三只黄狗撞到一起,滚做一团,而狍子借此机会再次逃离去,这般结果使得李虎大呼可惜,不过一直沉默寡言的赵源竟然疾驰中迅速立足,让后竖腰蓄力,双手抽弓搭箭,指向越发远去的狍子。

    见此,林秀高声:“源哥,两年不见,你竟然开的三石长弓,如此那我兄弟二人就比试一般!”

    闻言,赵源气神不散,眉眼微闭,目**光和羽箭相合,而林秀也即刻止步挺身,快速从肩上取下林懋送给自己的弱冠礼——两石短弓,搭上一只雁羽箭,顷刻间已瞄准远处的傻狍子。

    “嗖、嗖”一前一后两声,两道流光飞快划破空气向前冲去,林秀虽快于赵源动指放弓,不过长弓较之短弓劲道更大,故而羽箭速度更快,且赵源的羽箭要比林秀的长出一寸,且带有尾标,那刺耳的箭嘀划破空气,瞬息追上傻狍子,直接洞穿了狍子的身躯,稍错一分许,林秀的羽箭方才赶到,只是狍子已经前扑栽倒,他的羽箭擦着狍子的屁股划出弧线,插入湿松的土里。

    “阿秀,我赢了!”赵源放下长弓,转身看向林秀,那张黝黑的大脸在这一刻绽放出奇异光彩。

    看到这里,李虎嘴巴大张几乎能塞下一只鹅蛋,虽然他与赵源同在临水村,二人早晚相见,可他从没想到只会打铁的赵源竟然能够在射艺中胜了在圣德书院进学的林秀。

    林秀冲赵源笑了笑,走至身前伸手拿过他脚边的长弓,打算试试手,结果一股沉重感从手中传来。

    “源哥,这三石长弓可不轻啊,要是没有二百斤的气力,想要开弓就是个问题!”说着,林秀张弓拉箭,只是并不如赵源那般轻便随意。

    “阿秀,我日日打铁,别的没练出来,就练得这一身力气!若是拉不开它,这两年可真是白过了!”从林秀手里接过长弓,赵源神色越发暗淡起来:“这弓是我爹留给我的,那时我爹期盼着我有朝一日能纵马僵持,为我李家挣些荣辉,只是没想到那些狗官如此下作…如此我还做什么兵,保什么国…”说到这里,赵源已经目漏恨意:“总有一天,我要用它杀了那些混账和马贼,给我爹报仇!”

    在这一刻,林秀知道自己无意中触碰到赵源的伤疤,心中很是懊恼自己怎么这么不识趣,不过一旁的李虎早已咋呼过来,加之黄狗已将狍子叼到身前,他嘿嘿笑着:“瞧这狍子肥的,源哥,秀哥,今日咱们仨可要大吃一顿。”

    随后,李虎手持短刀,刀尖舞动如流光四射,不过一息功夫,这只狍子已经在李虎刀下剥皮开膛,旁边,林秀、赵源动身拾柴生火,半个时辰后,空气中已经飘出狍子肉的清香。

    火架旁,三人席地而坐,几只黄狗则在不远处相互嬉闹,偶尔看看主人,寻些碎肉填腹。

    “秀哥,你还要多久才能结束进考,这临水没了你,就跟缺了魂似的,我俩整日不快活!”李虎狼吞虎咽着狍子肉,含糊不清的说着。

    “一年有余,如果顺利,明年结学进京都试试京考,不过从我结识的两位学府好友口中估摸,这京考对我没戏!”林秀自顾言语着。

    赵源放下肉块,抹了抹嘴,问道:“为何这么说?阿秀,你可是北地四城二十八县的学子之首,那数百上千人都在你身后,难不成那些官家都瞎了眼,看不到你这块精玉?”

    “源哥,士农工商,阶级贵胄,我虽然侥幸得了那县考状元,可我家本是商贾,我平白之身还加半拉商字,这在世家眼中,那就是末端之人,就近的说,姝灵与我自小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当初陈叔父与我爹爹结下姻亲,可是现在那余氏如此作梗的态度,不就是嫌弃我的出身么?”

    “那个老枯黄面婆子,着实让人恶心!”

    李虎咽下嘴中的肉,狠声骂道,这么骂也是有根源的,李虎家作为临水屠户,口碑颇好,这陈府也是他家的老主顾,每逢节时李虎都会亲自给陈府送肉,有一次碰到余氏外出回府,李虎精亮,俯身问好,可那余氏看都不看李虎一眼,当着陈府数个家仆门堂的脸掉了他的面子,虽说李虎是个屠户,可她一个女人却摆出了比陈玉还大的架子,换谁都咽不下那口恶气。

    “罢了,罢了!”林秀不愿兄弟三人好好的狩猎被旁外的事扫了兴致,便开口止下李虎和赵源心头的火苗,随后三人觥筹交错,放声呼唤,那充满豪气的高吼回荡在天地间。

    夕阳西下,林秀三人回村,在村口分开后,林秀往家走,路过村里的学堂时,林秀想起曾经在此求学,便向学堂走去以怀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