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五章陈府3

    短暂的沉寂之后,她那明亮如泉水般的牟子竟然绽放出点点亮光,让人爱恋至心底深处。

    此刻林秀早已起身,有陈玉在,他大可直面相看已经相伴二十余年的恋人。

    陈玉双目扫过二人,心中暖意微流,自姝灵娘亲过世,这个倔强执拗的女儿很少漏出这样的表情,为了不让女儿尴尬,陈玉笑着起身:“为父有些批文拉在府衙,现在出去一趟,你好生相陪林秀,稍后让福伯准备灶房,待我回来后,仲毅侄儿可要与叔父交盏几杯!”

    话落,陈玉向外走去,林秀赶紧躬身相送,道一声多谢叔父。

    当陈玉的身影消失在庭廊转角处后,陈姝灵颤音入耳,让林秀愧意、爱意似山似水交融涌现在胸口。

    静谧的书房,淡淡的檀香,林秀与陈姝灵面对而坐,虽然内心相依相思的情愫像烈火般冲动着二人的心绪,可是为了今后的嫁娶,林秀极力克制,陈姝灵也很清楚二人之间的阻隔,故而二人没有做出任何逾越男女礼节的事。

    “秀哥,你离开的这两年,我没有一日是开心的!”

    听到这音,林秀心生愧疚,低言自责:“我知道,不过,灵儿,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娶你,虽然我出身商贾,可我现在是黎城书院学子,头顶国子学的身份,介时学业结束,我会步入仕途,以官氏的身份将你明媒正娶!绝对不会给任何人口舌!”

    陈姝灵被林秀这番话说的心暖似火,泪水打了转滑动在明眸中:“秀哥,我不在乎,我真的不在乎什么商贾、官氏身份,我只想离开这家,不再受那个女人的气!”

    “别,灵儿,别乱说,好歹她也是你的娘亲!”

    “不,我娘早死了,她不配!”陈姝灵硬声气呼,结果一声重重的咳嗽声从庭廊外传来,跟着福伯小跑进来,刻意大声道:“林公子,小姐,你们让我好找啊,夫人她闻之林公子…”

    福伯没说完,陈庭壁率先跟了进来,身后,余氏傲然步入,那张还算俊美的面颊就像挂了一层寒霜,让人冷到心底,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已经听到陈姝灵刚刚的话。

    “夫人,老爷刚刚去府衙了,临走前他说…”福伯自知余氏对于前夫人女儿的态度,加之林秀在此,这般情形下,若是周旋捏合不当,恐怕会生事。

    只是余氏完全不给福伯任何说话的机会:“福叔,这没你的事了!”这福伯面色很是难看,他冲陈姝灵和林秀微微摇头,意思是万万不得忤逆余氏,让后便叹息着离开了。

    “姝灵,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娘!”余氏话锋尖锐,一语中心,丝毫不给陈姝灵任何回转余地,当然,这话有一部分的意思也是给林秀听得,不管姝灵认不认,在名分上,我终究是她娘。

    “小侄林秀拜见叔母!”

    觉察话语之外的意思,林秀赶紧躬身一拜,只是余氏完全没有正眼看他,林秀虽然闷气积聚,可他到底识得礼数,故而他微微侧目,示意姝灵千万不要在这个关口顶撞余氏。

    余氏沉眉冷目看着陈姝灵,在身份之下,她就是陈府主母,饶是陈姝灵胸脯微起,似有闷气憋于胸中,可也只能狠狠压下。

    “娘亲勿怪,女儿知错!”

    此言一出,余氏面色稍稍缓和,陈壁庭扶着余氏坐下,让后这个未来的小舅子来到林秀面前,上下打量一番:“你就是北地四城二十八县县考拨的头筹的林秀?”

    “正是在下!不知陈弟有何见教?”林秀温声应答。

    陈庭壁笑了笑:“别人口传,我只当风吹落叶,扫之即可,凡事只有眼见为实,再者说了,北疆文风近年日减消退,县考中的大才者大多走推恩荫萌步入官途,其余那些自顾安然的苦学者…啧啧…有几个真才实学…大多不值一提啊….”

    余下的话,陈庭壁没有说完,可是林秀岂能不知他的话中意思。

    眼下,余氏端坐一旁,微闭眉眼品味香茶,而陈庭壁已然抛出文风战书,为了自己的以后,他必须有所反应。

    一旁的陈姝灵看到这里,心已揪起来,虽然她与陈庭壁同父异母,可这个纨绔弟弟还是有些本事,想他聪慧灵光,见思卓越,自四岁入门拜夫子以来,但凡所学,一遍可成,否则余氏也不可能独揽整个陈府大权,其中很多缘由就是陈玉对这个次妻之子的宠爱。

    见林秀默然应允,陈庭壁拱了拱手:“既然如此,小弟就抛砖引玉,林公子,见笑了!”他眉眼略弯,漏出一丝狡黠:“士农工商,工商角徴羽,卑。”

    此对一出,陈姝灵立刻觉察到陈庭壁潜在意思,这还是在嘲笑秀哥的家世,不过林秀在听到此对,眉宇微皱瞬息,双手抱拳低吟九字:“寒热温凉,温凉恭谦让,尊。”

    陈庭壁原本还略带自得的神色即刻僵硬,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深意嘲笑林秀商贾身份,可是林秀却大度以礼仪谦卑回应,在心胸上,他已经输了。

    旁边,余氏稍微一琢磨,已经明白其中的深意,此番被林秀夺回一筹,心有不悦,但也没有过了火候,且余氏发现林秀在进学圣德两年后,明显老成许多,若换是两年前,那是林秀如脱缰野马,整日舞枪弄棒,着实会面色骤现恼怒,不过若真是那样,倒随了她的心愿。

    短暂的寂静之后,余氏起身,临出门前,她说:“林秀,别怪叔母如此,叔母都是为了姝灵好,她早年没了娘亲,我虽是后亲,可我待她如亲生女儿,现在她已经到了出阁年龄,这关乎一辈子的事,叔母要替亡故的姐姐尽到该有的责任,林秀,你理应明白。”

    林秀心下品味,个中味道让他很不舒服,可是娘亲有话在前,为了姝灵,绝对不能忤逆余氏,故而他抱拳施礼:“叔母教诲,林秀谨记于心!林秀一定会努力进考,获得功名,以官家徒子的身份来迎娶姝灵,绝不委屈姝灵一丝一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