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三章陈府

    临水西面的岗子山上,三人席地而坐,配着野果和清酒,赵源开口道:“秀哥,这时间过得可真快,现在想想咱们一别都数年了,在外艰辛吧?”

    “还行,二老对我期盼高,再苦,我也要去。”说到这里,林秀思虑须臾,话语转沉:“源哥,虎子都和我说了,咱赵叔他…”

    不等林秀说完,赵源神色骤然酷冷,其中的恨意伴随着起伏的胸膛缓缓释放出来:“我爹他命不好,头一回学人家贩些马匹挣钱,不成想碰上马贼,连人带马一块没了。”

    说着,赵源将手深深按进泥土,手背的青筋也突兀起来:“可恶的马贼,抢了马,还杀人,我去临城击鼓鸣冤,那些狗官却搪塞我,一日拖一日,到最后不了了之,如此的人,根本不配坐在那高堂之上。”说到恨处,赵源咬牙切齿,目睁如牛,那般态势恨不得将这狗官与马贼一同嚼碎在唇齿间。

    “有朝一日,我一定要亲自杀了那些马贼,给我爹报仇。”

    “源哥,你的仇算俺一份,狗杂碎马贼,除了欺负咱们老百姓,就没点其他能耐,要是哪天被他虎爷我撞见,我非要剁了他们喂狗。”一旁的李虎也狠声不断。

    为了不让赵源沉浸在曾经的痛楚中,李虎转脸换了话头:“秀哥,听说黎城圣德书院是个很厉害的地方,你这学到底能整个什么官职?”

    “不好说!”林秀对此显得有些忧心:“那些贵人子弟相互争搏,结势挤压,看似衣着华丽的外表下,藏得都是权势之心,说句心里话,我觉得到时候如果顺利,直接返回原籍下放到咱们临城,在那某个差事就不错了,再不济在咱们县府内当个胥吏,不过这也足够了,以国子学士的身份在胥吏之位磨炼两年,自然可以升上去。”

    听到这话,赵源和李虎都觉的很不公,以林秀的才能,最终要返回原籍做个胥吏,这般大材小用,实在让人无法理解,对此林秀并未过多解释,他之所以知道这些还都是与张祁、李天二人相交的缘故,那些豪门大族相互盘根错节,把持权势,这般结果使得推恩制、荫萌制发挥到极致,否则那李天张祁二人如何说的只要自己留下,就能许以职位的劝言?京考殿试不过是一群废物子弟求得富贵之途的唾言?这一切还都是他们出身将门豪强,权势在手?

    只是林秀深知自己出于何处,若是一味高攀,便会迷失心智,最终落得惨淡,所以他只有按自己的方式在这临水之地先行搏出个富贵,光耀林家的门楣!

    …….

    回乡数日来,林秀接连数日与李虎、赵源四处耍乐,甚至有些忘记杨茂夫子时刻温顾的教诲了。这一日,林秀起了个大早,在张氏的帮衬下,林秀头束发髻裹丝带,一身青衫蓝锦,腰束礼带,乍眼一看宛若大家公子。

    “秀,去了陈府,先去拜见你陈叔父,虽然他与你父有过当年交谊,可现在他是临水县令,官民有别,不同过往,一定要按规矩拜见,切莫让人家小瞧咱们,说咱们不懂礼数!”

    听着娘亲的教诲,林秀频频点头:“娘,儿定然谨慎于心,不过想来娘亲多虑了,当年爹爹与陈叔父有过媒妁之言,允诺我与姝灵结为姻亲,且当初儿入城县考,他还以资鼓励,那般态度与曾经无疑,再说了,我与姝灵自小长大,情深意切,相必叔父也不会做那棒打鸳鸯的恶人!”

    “我的傻儿,你莫不是学的头脑顿痴了!”

    张氏闻言教训起来:“士农工商,你爹还是落没的商,你陈叔父虽然看好你,但那只是以前,且这数年外出并不知晓有些事!所以记着娘亲的话准没错!”眼看娘亲要怒,林秀只好赔笑符合,最后又在张氏数次反复交代下,林秀方才离家前往陈府。

    陈府陈叔父名陈玉,当年是一落寞县学子弟,林懋见其可怜,便资助进考,不成想陈玉守得云开见明月,竟博临城郡守青睐,虽未再进学府入大考,可就此入了临城郡府,从小小府衙胥吏做起。那时陈玉感激林懋,故而开言与林家定下娃娃亲,这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当初的府衙胥吏已然变为现在的临水县令,而富商林懋却到了商没地步,两相一比,着实一天一地。

    不过这陈玉还算重情义,任职临水县后,对林懋多有照顾,对于曾经的媒妁之言也从未决口,就连当初林秀参加北地四城二十八县的县考,陈玉还派府丁马车护送林秀,可见其人品性。只是事无两全,这陈玉进入府衙任职胥吏后,结发妻却病亡了,留下一女姓陈名姝灵,这陈姝灵长得虽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姿色,可也称的上贤惠淑德、秀美可佳的丽人,以林秀来配如此贤妻,也是天造地设的美谈。可是后来陈玉納了一妾余氏,这余氏出身一落魄下位的官家女子,对陈玉与林懋的娃娃亲持以反对态度,理由便是官家子女嫁入商贾人家,实在有损他县令的身份。

    这么多年来,林家逢年拜访陈玉,余氏都未给过好脸色,也就两年前听闻林秀夺了北地四城二十八县县考头筹进入黎城书院,那张僵白的脸才算稍微缓了下来。

    从临水村到临城县不过三十余里,林秀骑马半刻功夫便到陈府门前。

    陈府门前,看门的门堂见到林秀衣冠楚楚,相貌端庄,且那股子书生气息浓厚,其中却又夹杂着北地武夫的味道,他便蓦然的多瞧几眼,直到林秀笑脸示意,门堂才近身低声询问:“不知公子到此有何事?”

    林秀拂手回声:“在下临水林仲毅,前来拜见陈叔父!”

    “林仲毅?”门堂目糊着一张脸,显然不识林秀。这时,府内一五旬老者出门至此,见到林秀,他迟疑片刻,随着眉宇抖动,进而笑脸绽开,脚步也不由得快了两步,人未到身前,音已传入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