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二章好友

    听到这番话,林懋好似堵了石头的心胸才算出了口气,看着身前孝顺上进的儿,林懋只感觉老眼有些浑浊,随着思绪缓缓的飘散,他好像看到了林秀锦袍着身的模样,而在众人敬仰的角落里,一脸踌躇巍巍的林中涣正期盼的望着自己…

    北地春夏之际,大雨来得猛,下的大,去得却很慢,这场雷雨呼呼啦啦下了一晚上,不少池塘的水都漫了出来,次日清晨,雨去云开,带着一层雾纱的太阳可算爬过了山头,待薄薄的寒雾散去,一道绚丽的彩虹挂在了天边。

    早起饭后,林秀向二老交代一声便出门探望两年未见的好友——李虎。自打穿开裆裤时,林秀就和李虎是好友,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黑瘦子赵源,当时三人是临水出了名的坏,偷鸡摸狗,摘瓜溜果没少做。为此,林秀没少挨揍,但谁也没想到,人言中的痞娃子竟然在某个夜晚转性子,随后在县考中拔得头筹,考进圣德书院,即便辽北再怎么武盛文衰,这在当地也算街坊邻里饭后茶余资谈的话头了。

    “虎子,太阳三竿早过了,快给哥开门。”林秀站在李虎家门前接连大喊,拳头捶门咚咚直响,不知道的还以为强盗上门。

    随着咋呼声飘入,门内传来懒样洋的答话:“谁啊,大清早锤什么门!”其中的抱怨着实凸显。

    “吱扭”一声,大门开了,睡眼惺忪、一脸目糊的李虎好似小山一般出现在来人面前。

    “听说你已经是个大胖子,这亲眼一见,活脱脱你家猪圈里直立起来的兄弟!”

    李虎正打着哈欠,听到这么熟悉的声音,使劲揉了揉眼睛,让后小眼睛使劲大睁,愣了片刻后,李虎一个熊抱把林秀抱入怀中,高兴的喊道:“秀哥,你啥时候回来的,咋不和我说一声,我接你去啊。”

    原以为自己七尺身躯已然高了不少,可是看着已经接近九尺的大胖子,林秀方才知道自己长的慢了:“松开,松开,快勒死我了。”

    闻此李虎不好意思的挠着大脑袋,嘿嘿一笑:“秀哥,老想你了,这都两年没见了,刚才激动坏了。”

    林秀缓过气来,冲着李虎肩膀使劲捶了一下:“好家伙,这么瓷实,昨个回来了,不过雨下的太大,就在家里陪二老,听我爹说你这小子胖的稀奇,这不一大早就来找你了。”

    “秀哥,别站着,快进屋,咱俩好好喝一杯!”

    只见李虎轻轻一拉,林秀便不由自主向前走去,就这一瞬,李虎的气力便在不经意间显露出来。

    进屋坐罢,李虎熟练地从箱子里摸出一坛陈年老酒,林秀一闻,笑着道:“虎子,这是你爹的吧,咱要是喝了,你估计少不得一顿打。”

    李虎满不在乎,大手一挥,摆出两只碗来:“秀哥,咱早都习惯了!”说着还故作姿态的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身板:“就这身材,我爹根本打不坏!就是打,他也嫌累。”

    二人饮酒醉谈间,林秀闻之另一位好友赵源的爹爹前年让马贼打死了,他娘亲一病不起,没了爹爹的照应,赵源独自一人撑不起家中的皮货生意,索性关了门,向村县里的铁匠拜了师,学点打铁的手艺糊口。

    听完林秀心下黯然,那股子酸意就像老醋冲头一般刺激着他的神经,李虎喝了一大口酒,道:“秀哥,没事,这两年源哥家还算可以,这小子真不是盖的,打出的刀具可是好的狠,我家的刀具都是他一手打的,且隔三差五我都给他家送些肉,让他补补,你不知道,以前他黑,现在更黑。”说到这,李虎往前探了探身子,故作夸张:“上月初,晚上给西头五婶家送肉,黑灯瞎火的,他在我旁边走来我硬是没看到,吓老子一跳。”

    随后二人又喝了不少,李虎算着老爹快回来,赶紧开溜,拉着林秀去找赵源。

    来到临水县有名的牛记铁铺,离铺子老远就能感觉到阵阵热浪迎面扑来,空气中带着干火一样的废铁浊气,让人喉咙抽紧,难忍不适。

    牛师傅年不过五旬,此时正立在火炉前,他赤膊上身,一件皮子衣松松垮垮挂在胸前,精壮的臂膀时紧时松,一手轮着铁锤,一手紧握铁夹,铁锤每落三下,他都会用铁夹夹着通红的铁毡放入旁边的水缸,以此淬化铁的韧性和硬度。

    约莫十个来回,牛师傅停手歇息,从旁柱子上拿过酒葫芦润润口,结果一抬头就看到李虎那张胖胖的大脸。

    李虎上前一步,勾着脑袋嘿嘿笑起来:“又来打扰牛伯做生意啦,怪不好意思的,要不您歇着,我来试试。”

    只见牛师傅放下酒葫芦,笑了笑,骂道:“猴精,滚蛋。”待他目光转到一旁的林秀身上时,林秀上前傅躬身施了一礼,道:“牛伯,还记得我么?”

    听到此话,牛师傅疑惑片刻,好像没什么印象,毕竟村里的小伙就那么多,林秀出去数年,牛师傅一时没想起来了。

    李虎当即插话道:“牛伯,他是林秀啊,咱们北地四城二十八县县考小状元啊,牛伯可真是贵人多忘啊。”

    经这话一说,牛师傅长长“哦”了一声:“原来是林家的那个小子啊,不错,不错,懂礼数。”

    这时一黑高个从里面出来了,当他看到眼前的人时,愣了一下,随即便是喜悦之情迸发:“阿秀,啥时候回来了?”

    林秀看着儿时的好友,心里说不出来的感慨,赵源,三人里话最少却最靠的住好兄弟,想那时三人结伴作坏,每次出事顶上去的都是这个黑汉子,如今做了铁匠,原先略黄的肤色已经成了黝黑色,消瘦的脸庞似乎已经显现出岁月的磨练,一双清澈的眼睛还是那么的有神,坦露的胸膛和臂膀凸显出肌肉的轮廓。

    李虎也从一旁开口:“秀哥,源哥,咱哥仨可算凑一起了,走吧,今天得有点行动,不然临水的乡亲们都把咱仨给忘了。”听到李虎这么一说,三人顿时笑起来,神色之中已然回到当初那个童稚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