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一章林家2

    半刻之后,饭桌上炖鱼、清炒狍子肉摆的一盘又一盘,林懋看着狼吞虎咽的儿子笑呵呵的,张氏则不停地把肉往林秀碗里夹,林秀嘴里满满都是可口的饭菜,含糊不清的说着:“娘,够了,爹,你也吃,别老看我吃啊,咱们都吃。”

    “好,好。”林懋满口应承,但是筷子却压根没动。对二老而言,林秀吃的舒服,那他们比吃什么都香,就这样一顿丰盛的饭菜在林秀风卷残云般的进攻下只剩下空盘子空碗了。

    窗外的雨依旧下着,寒意微散,但是林家这个小院里此时却充满了温馨,张氏坐在一旁给儿子缝制护心袄,林懋和林秀父子二人则伴着浊酒,低语交谈。

    “秀儿啊,这怎么突然就回来了?”林懋亲切的问着。

    “爹,这次回来可能短时间就不回去了。”

    “什么?”

    不明所以的张氏和林懋顿时紧张起来,同声的问:“孩子,发生什么事了?”

    眼看爹娘当即变色,林秀笑笑:“爹娘,儿一心进考,怎么会惹出事端被人撵回来?”闻言,林懋张氏方才静下心来,林秀是他们的希望,他们生怕林秀惹出什么祸端被人赶出书院。

    林秀顿了顿,说:“其实孩儿也不是很清楚,书院夫子是朝廷大学究,好像京都出什么事,夫子他老人家便奉旨回京了,短时间是不会回来,如此一来,书院也就停学了,我寻思外出两年,着实念家,便借此回来看望您二位。”

    “哎…哎…没事就好!”林懋听完,端起酒盏小呡一口:“出门在外,要稳重些,多听听旁人如何说?如何做?切莫焦躁乱心,还有就是,我和你娘在咱们这小地方能有啥事,你只管尽心进考,若是钱银不足,只管和爹说,爹虽然这些年走商没落了,可咱家的老底子还在…”

    林懋正说着,张氏从旁插了句,让林懋很是不快:“老底子还在,可是你的老辈份还在不在?”

    虽然话很模糊,可林秀依然从中听到一些,他当即开口:“爹,娘,咱家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事,刚才不都说了,我和你娘在家一点事都没,对了,秀,老李家的胖虎子还记得不?那娃子现在又高又胖,活似那县衙公府里的石像将军…”

    对于爹爹刻意转向的话头,林秀再度道:“爹,先不提虎子,是不是家里有啥事了?若是有事,您老不用自顾硬撑,儿大了,儿该帮你歇歇力了!”

    一旁的张氏看不下去了,索性放下伙计,道:“秀儿,还不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咱家意不行了以后,家道不如以往,去年,你大伯几个人合计了一下,决定以后族里宗舍祭祀不让你爹管了,这什么意思?不就看你爹老了,生意落没,你也常年在外进学,不参与族里的族祭,那些老人觉的咱家只享供奉不占供出,他们不乐意了,这些老不死的白眼狼们,捡着骨头都是赖狗子样儿,也不看看当年是谁帮着修建族祀,谁为他们出资外出...”

    张氏越说越生气,嗓门也越来越大,林懋觉的当儿子面说这些不合适,鼓劲大声呵斥:“够了!”

    但这一声就像捅翻了火炉子,使得炉子里的火星四溅飞散,张氏顿时火大,腔调更是提高数度:“够了,够了,你就知道够了,那些白眼狼说这话时,你怎地不呛几句,你是林家的老三,那些老混帐的弟弟,不让你参加宗舍祭祀,不享受那些小辈们的供奉,那和把你赶出来有啥区别,以后那些小辈们谁还会把你这个三叔放在眼里。”

    眼看娘亲目瞪面红,气喘连连,林秀赶忙起身为娘亲拂背劝慰;“娘亲,不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当。”

    一旁的林懋被婆娘这么一骂,也不吱声了,只是不停地揉起脑袋来,那般焦躁就像厚厚的蒙障一般罩在他的头上,让他喘不过气。

    张氏看到这里,随即心里颇有些后悔,眼看张氏嘴呶动一番,想再说什么缓一下自家老爷,却见林秀冲娘亲颔首点头,张氏便起身进里屋去了。

    望着林懋已经鬓发全白的苍老,这一刻,林秀心生酸痛,以至于世风日下,人心凉薄的苦楚像溪水般潺潺流入心怀。

    想当初林懋走商生意好的时候,家道殷实,正林氏大家百十口子人,即便林懋老三只是个四行之末的商贾,除却林家那群长辈小儿不说什么外,这方圆几十里,有谁不高看林懋一眼?那些个族辈们谁没沾过光?逢年过节,宗舍祭祀所有的物件都是林懋自己花费置办的,利事更是给那些长辈一个满盆,可是现在生意败落了,不想林懋多分那点岁贡,竟然找借口把林懋支赶出来,若是长此以往,那和剔除族谱还有何分别?

    “爹,这事是…林二伯的想法吧!”

    林懋低头眉锁如川,并未应语,但林秀已经猜到头尾,他轻轻叹了一息,眼下自家境况着实难堪,为了自己进考,林懋几乎把半个家当都花出去了。

    林秀往林懋身边凑了凑:“爹,别气了,世道轮回,老天爷不会这么刻薄,那林二伯不过念过几年私塾,着了县考贡生,加上你为他前后周转,他才背这名不其实的学士之名,眼下他竟然如此吆五喝六,老天可全都看在眼里,介时必将惩治于他!”

    话虽如此,可事实却无法掩盖,林二伯林中涣,林懋的兄长,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现在是临城郡府下放到临水县府的执笔郎,这般连胥吏都算不上的府衙仆役,在林氏一族竟然高高跃居,久而久之竟然嫌弃当初帮扶自己的三弟来,只是林懋念及兄弟情分,并未过多言明,且独自把这苦果咽下肚子。

    林秀为林懋端了一杯酒,轻言的说:“爹,儿现在可是黎城学院国子学士,地位比他高多了,待明年学业进考,儿一定再搏出个头筹,进入官府,让咱们林家成为临水方圆的官家大户,让那些人来到您老跟前作揖扣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