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章林家

    雨幕中,一人一马在雨中奋力前行,对林秀而言,不管你老天爷下什么,都已经阻挡不了火热胸腔中那颗思家的心。

    “老头子,这雨下这么大,你也不过来帮忙收拾收拾。”

    张氏忙着将刚晒好皮子往屋里拿。

    “这鬼天气,刚才还大晴天,这会儿就跟死了老祖宗一样下这么大,想把地砸个窟窿。”林懋背手而立,望着门外回应婆娘。

    将皮子收拾好,张氏搬了个靠椅坐在林懋身旁,絮絮叨叨起来:“你说咱家秀儿现在咋样了,就年初那会儿写了封书回来,这都几个月了,一点信都没,也不知道这孩子过得啥样。”

    “谁知道呢?”林懋回身靠着门沿坐下:“最近睡觉也老梦见秀儿,梦里咱家秀儿长得老俊俏了,一点不比他老子差!”

    听到这话,张氏笑了起来:“行了,俺生的儿咋会比你差劲,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都土埋半截子的人了!”说着,二人都淡淡的笑了起来。

    对于二老来说,平时最多的话题就是林秀,当初,林懋北上跑皮货生意,家境富裕,但不知怎么,年近四旬了,张氏的肚子还没动静,这在同族同乡眼里,那就是林懋做了孽,老天爷不给他留种。

    林懋不信邪,四处求访,三十有九那年,林秀出生了,这可把他给高兴坏了,连着在临水村大摆筵席十五日,但是随后怪事来了,自家生意却差了很多,差到只能糊口的地步,张氏倒看得开,有了秀儿,比啥都强,后来林懋也释然了,不再把生意看的那么重,毕竟秀儿生的聪明伶俐,是个好根苗,他老而有后了。

    后来,林懋花尽老底,专心给秀儿找先生,拜师傅,最终林秀成为北地四城二十八县,唯一一个以平家子弟身份考进圣德书院的学子。

    “别胡咧咧了,想吃点啥,我给你做去,眼瞅着天色也不早了!”张氏站起身来,打算弄些饭食。这时,林老懋突然站起身来,冒着大雨往门外走去。

    “你干啥呢?还下着雨,老死鬼,抽什么风!”见状,张氏赶紧拿了个油布伞跟了上去。林懋冒着雨来到门前,冲着雾蒙蒙的远处张望。

    “你这是干啥呢?真以为自己的身体是铁打的?别找闲事,快回屋去。”张氏不满的呵斥着。

    “刚才我好像听见秀儿喊我了。”林懋张望回声,听到这话,张氏不再多言。

    大雨依旧下着,泥泞的路上已经深深浅浅聚起了不少小水坑。张氏将油纸伞撑起遮住林懋,半晌过后,张氏以少有的温柔开口:“别看了,啥时候回来,也不会是今天,回屋吧,要不等天好些了,咱们去黎城看看,省的你在这疑神疑鬼。”

    听着婆娘的话,林懋显得很是落寞,整个人仿佛又苍老了几岁,嘴里还絮絮叨叨的说着:“我真听见秀的声音了。”

    “走吧,这大雨下的潮气又得重几分,快进屋去,不然你腰疼的老毛病还得犯。”

    林懋听着唠叨,任由张氏扶着,踏过院中的积水,进屋去了。

    张氏虽说年岁小林老汉不少,脾气也不好,动不动就呵斥几句,甚至还动手,但是这么多年来,二人感情还是很深厚的,只见张氏拿起粗麻布轻轻给林懋擦拭着身上的雨渍,这时,刚关上的大门被人捶的“咚咚”直响。

    张氏将粗麻布扔到一边,撑起油布伞,向大门走去,嘴里还不住的抱怨:“谁啊?街坊邻里的,敲门不会轻点,闪着胳膊不要紧,砸坏我家的门,少不了你的荷包生孩子。”言外之意就是砸坏得赔。

    林懋看着婆娘的模样,无奈的笑了,这个婆娘是当年跑商从塞外带回来,除了那张刀子嘴,没啥不好了。张氏这随口说了几句,不成想敲门的声音更大了,隐约还有马匹的嘶鸣。

    张氏拎起长裙,快走两步,放下门栓同时,嘴里依旧没闲着:“别敲了,人不都来,再敲闪了你的胳膊,嘴里不会吱声,敲得跟催命似的。”

    “吱杻”一声,有些年岁的大门伴着声响打开了,原本还在抱怨的张氏在大门打开的那一瞬间,突然无声了。

    一阵短暂的寂静,除了雨珠“滴答滴答”的声音外,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一样。半晌,熟悉却又带着点撒娇的话语飘进了张氏的耳旁:“娘,闪了儿的胳膊,您老不心疼啊。”

    面前,林秀冲张氏甜甜的笑着,被雨水打散的鬓发一缕一缕贴在脸颊,连日赶路让他的面色有些苍白,显得很是憔悴,平日里干净的衣衫此时也沾满了黄泥水渍,但是那秀气白皙的脸庞,乌黑深邃的眼眸,无不向张氏表明了,儿子林秀他回来了。

    林秀望着娘亲,虽然笑着,但是眼圈不知为何止不住的酸了起来,张氏此时早已没了刚才抱怨,她伸出已经粗糙的手颤颤巍巍抚摸着林秀的脸庞,两年不见,林秀的个头又长高了,原本孩气稚嫩的脸上已经出现了男子汉的气息,甚至于颌下已经生出青青的鬓须。

    “娘,赶了好久的路,肚子已经响了好久,离老远就开始喊爹和娘,结果你们出来后又把们关上了!”林秀轻声开口,打断了平静

    “哎,回来了,回来就好,你看娘老了,发什么楞啊,快进屋,进屋去。”回过劲来的张氏也顾不得打伞了,拉起林秀已经粗壮的臂膀急急向屋里走去。

    林秀此时非常满足,任由娘亲拉着。林懋站在屋门口,早就看到了林秀,苍老的脸上绽放出奇异的光彩,嘴里得意的重复着:“我就说秀儿回来,你还不信….”

    进屋后,林懋看着林秀,才发现秀儿的变化已经这么多了,单就身子骨比之走时已然要高半个头了。

    林秀一进屋,就跪下冲着张氏和林懋磕了几个响头:“爹,娘,孩儿让爹娘操心了。”林秀的这一举动让林懋和张氏连呼使不得,张氏麻利的将林秀拉起,带着关爱呵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