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章襄城

    中年男子盯着何晴,冷言开口:“晴儿,你这么做是丢为父的脸,快随我回去。”

    “我不,我就不,我讨厌他,我..”不等何晴说完,中年男子大呵一声:“放肆!”这一声吓得林秀一个哆嗦。

    “伯父,晴儿只是一时想要散散心,并无他意,要不..”旁边,疤痕男子轻声开口。

    不成想何晴完全不惧父亲的威严,高声反抗:“凌天,你不要给我假惺惺。”

    何晴说这话时,身后的何瞳使劲拽着她的衣角,暗示何晴不要再说下去。

    面对女儿的蛮横,几名家奴得到家主示意,过来强行把何晴从林秀的马上拉下,林秀也被这些蛮横的家奴撞倒了一边。

    凌天冲着家奴呵斥:“不得放肆。”他快步走到何晴身边,想要搀扶,却不成想何晴完全不领情:“滚开,别碰我。”

    紧接着,何晴夺马飞奔离去,凌天顾不得其它,上马直追。眨眼间,十几人全都离去。林秀气愤的从地上站起来,看着远处烟尘,只能把怒气吃进肚子。

    “公子,咱们走吧。”

    突然飘来的声音把林秀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何瞳还在自己的马上坐得端端正正。

    “你…你….怎么没走?”林秀有些口吃。

    “公子,他们因为表姐的事把我给忘了,我家在襄城,从这往西五十多里,你不会让我走回去吧?”说着,何瞳露出一脸的委屈可怜样儿。听到这话,林秀睁大眼睛,敢情这姑娘的大伯压根就没把她放在心上。

    临城在北,襄城在西,送这位姑奶奶至少得半天功夫,可是眼下这状况。

    “唉…”林秀重重叹息一声,男子大丈夫,总不能将这姑娘给扔到荒郊野外!无奈之下,林秀只能继续牵着马一步一步往襄城走去,何瞳倒是坐在马背上轻松地一摇一晃,随口还哼着小曲,完全没把刚才所受的遭遇放在心上。

    五个时辰之后,林秀终于看到襄城城门了,步缕蹒跚的他刚走到城门,就被城门卫拦了下来。

    “小子,哪来的?干什么去?”

    听着盘问,林秀有些抓狂,不过他现在的模样着实让人怀疑,发鬓有些散乱,衣服也沾满了灰尘,更重要的是他还牵着一匹上好的骏马,马上还有个模样俊俏的女子。

    “喂,快放行,不然小心你们的脑袋。”听到这话,林秀眼睛一亮,原本还想费些口舌的他回头一看,马背上的何瞳正在趾高气扬冲着城门卫下令。

    “二小姐,奴才眼拙,没瞅清二小姐尊荣,放行,快给二小姐放行。”城门卫当即撤去路障。

    此时林秀纳闷了,这小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何瞳笑嘻嘻道:“公子,我大伯是襄城郡守,我父是行军都营总指挥使,这些人怎么会不认识我呢,我家就在前清街,快送我过去”

    “不是…你….我…..”林秀被这一番话说的真有些火气,这大家贵人使唤人怎么这么顺手。

    “公子,快点,到家后,我让我爹谢谢你,你不是学子么?我可以让我爹给你一个差事干,就这么说定了。”何瞳催促道。

    林秀很想发狂,很想把她从马上拉下来,自己上马离开,但是如果真这么做了,恐怕就离不开襄城了。

    襄城属于临城上属之地,这个小城是北地除藜城,燕城外,最为繁华的城镇,南下的外族客商没有不经过此地的,同时,该城还有一个独特之处,那就是军政合一,本城郡守有权募兵两千以下作为地方安定,毕竟从襄城再往北除了临城,茫茫几百里的地界直至边塞,就再无大城。

    林秀到了何大小姐口中的前清街,远远看去,行军都营总指挥使府门前有两个硕大的石狮威风至极,八人两队的带甲兵士更让闲人不敢靠近。

    “小姐,您该下马了吧。”远远的停毕,林秀忍着怒气,恭敬的对何瞳道。

    “公子,再往前走些呗,我的腿麻了,走不动嘛。”何瞳再度露出那副大小姐的尊荣。

    “你…你….”林秀真的有些受不了了,这些大家子弟,怎么都一个德性。

    看着林秀又要急眼的模样,何瞳乐的像吃了蜜一样甜:“好啦,不要给本小姐摆你那张哭丧脸,你救了我和我姐,我就是想让我父谢谢你嘛!”

    “不敢当,在下只是一介草民,您是千金大小姐,请立刻下马,不要再戏耍在下了。”说着,林秀冲着何瞳施了一礼。

    “穷酸秀,脑子一根筋,没一点意思,哼。”面对这么个木头疙瘩,何瞳的兴致瞬间没了,当即冷着脸子自己下马。

    谁知一路安生无比的骏马此时不老实起来,竟然抽疯似的踢腾几下。

    “可恶的臭马,哎呀!”话音未落,何瞳一个不小心便从马上摔了下来,也亏得林秀眼疾手快,上前一步,将何瞳接在怀里。

    “走开,男女授受不亲,别碰我。”何瞳刚一落地,就推搡着林秀。转身对着马匹就是两脚:“可恶的坏马,和你的主人一样无赖,踢死你。”

    “你怎么可以这样…”林秀实在是积了一肚子火,但偏偏身份地位的差距让他不得不把所有话都咽在肚子里。随后何瞳不再搭理林秀,转身向都府内走去,盯着她的背影,林秀真想上去踹她一脚以泄心火,当然,这只能想想。

    待何瞳站在府门前回过身来时,林秀已经离去,望着林秀远去的背影,何瞳嘴角露出了一丝古灵精的笑容,举起手来,手心赫然是一只墨蓝色的香囊,正是刚才林秀接她时顺手从腰间摸来的。

    “穷酸秀…不过…本小姐觉的你酸的很有意思…”

    虽说路上经历了一些不快,但是这完全不影响林秀思家的心情,出了襄城,策马狂奔,三个时辰后,他已经到了临城地界,这么一来离自己的家就没多远了。

    “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光亮划过天空,紧跟着瓢泼大雨从天而下,北春的雨,娃娃脸,说变就变,放眼看去,无数雨滴像千千万万的珠子从空中砸了下来,云层中电似火龙,霹雳震天,透过珠帘望去,远处什么也看不清,像给大地蒙上了一层白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