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章借宿

    歇息完,林秀穿好衣靴,骑上马向最近的村子跑去。

    牛家庄,太阳西下,村口的夜灯笼已经挂了起来。

    “牛大,快点,你娘喊你回家吃饭。”路过的乡亲冲着还在挂灯笼的汉子喊道。

    “婶子,俺晓得了,我这马上就忙完了。”

    牛大应声,他是村里的哨夫,长得粗壮有力,便挑起了这苦差事。挂好灯笼后,牛大扛起木梯向家中走去,这会儿天已经黑透了,牛大没走几步,一声马匹嘶鸣从身后传来。牛大放下梯子,张大眼睛向身后张望,要知道马可是金贵牲口,村上没几家有。

    林秀紧赶慢赶可算到村里了,北方天,妗子脸,说黑就黑,这才喘口气功夫,天已黑的如瞎子看路,远远看去,只有几盏灯笼在风中摇曳着。

    “你谁啊?干什么来了?”

    猛地一句话把林秀吓了一跳,定睛看去,面前十步左右的地方,一汉子正在警惕的看着自己。

    “大叔,在下林秀,是一学子,赶着回家,路过此地,想看看能不能借宿一晚。”话一出口,牛大愣了一愣,半晌才开口:“你叫我什么?”

    这让林秀有些迷糊:“这…有什么..不对?”

    “哈哈哈,黑灯瞎火,你也瞅不清俺,听你这口音,你是滦北临城那片的吧,行了,今晚来我家吧!”牛大笑着说。

    林秀赶忙道谢:“多谢大..”想着刚才的反问,硬是没往下喊,牛大也不在乎,扛起木梯子往家走去,林秀牵马在后面跟着。

    在一处小小的石墙院子前,牛二将林秀引进屋去。

    “娘,咱家来客了,再添副碗筷!”牛大热情的招呼着林秀。

    当林秀看清面前“大叔”的模样,再想起刚才的称呼,当即不好意思起来,因为牛大顶多二旬靠上,二人错个五六岁,怎么也称不了大叔。

    对此牛大哈哈大笑:“小兄弟,没啥,俺就是粗人,声音憨,人长得黑,显老,不过俺不在乎这些,俺叫牛大,这会儿看清了,喊俺声牛哥就行!”

    “牛哥,今晚就多有打扰了,这是给你和伯母的!”

    话落,林秀从袖袋里拿出一些碎银子,约有三钱左右,一看这,牛大板起了脸色:“小兄弟,你这是弄啥,俺们这可没这规矩,你要这样,今晚俺可就不留你了。”

    与此同时,牛大的娘亲从灶房将饭菜端了出来,她满面慈祥:“孩子,在咱们这不兴这个,俺们娘俩要是收了你这钱,传出去还不让村里人笑话,收好吧,你这出门在外,银子得省着点花。”

    牛大母子的热情朴实让林秀感到一股温暖。

    “那就多谢了。”

    一顿很普通的晚饭,几碟子淡盐青菜,几碗甜粥,可是那浓浓的乡味让林秀吃的满嘴留香,甚至有些急不可耐,期盼着早些回到自己的家。

    “小兄弟,今晚你和我挤一个屋,对了,你说你是学子,那你知道的肯定不少,给我讲讲呗?”饭后,牛大抹着嘴巴对林秀问道。

    “牛哥想知道什么,小弟但凡所知,必定告知牛哥。”

    “牛儿,别胡闹,人家明个还赶路呢。”

    牛大娘亲呵斥几句,转身又对林秀笑笑:“孩子,你别听他的,当初让他去学堂跟夫子识字,两天就受不了,这会儿瞎胡闹,甭搭理他。”

    对此,牛大在一旁咧着嘴嘿嘿傻笑。

    夜深了,窗外的北风呼呼吹着,乌黑的夜空倒是星星点点,光亮四溢。

    “小兄弟,你以后是不是要去当大官,听俺们村人说,皇帝老爷征召有才华的人给他办差,看你这模样,肯定有大才!”

    对于牛大的话,林秀有些黯然,虽然他说的很可笑,可这就是北疆很多地方的实情,北疆地域,民风彪悍,每逢兵事,必然从北疆抽取壮丁,以备新军,久而久之,北疆境域的文风就被大多数人抛弃了,时至今日,南方县学愈加发达,文人客吏位居上座,可北方却成了军功勇悍的代表,甚至堂堂北疆第一大城黎城圣德书院,在这平顺年间也不过寥寥百十几名学子,实在少的可怜。

    “牛大哥,你想的可真远!”林秀笑着说:“等我学业结束,就回到县里做一小吏…”

    不待林秀说完,牛大已然惊呼起来,想法也从皇帝老爷蹦到县府公衙:“小兄弟,到县里当官,你可真厉害,每次月初我们这的县老爷巡视,那可真是威风极了,小兄弟,你真行,早知道当初我还不如好好听夫子的话….”

    清晨,出生的太阳还蒙着薄薄的一层晨雾,村户门前的黄狗惺忪呆立在窝门前,偶然一声惊诧,便象征性狂吠几声,以示自己的护院职责。

    林秀对二人躬身拜谢道:“牛哥,伯母,多谢你们的招待,林秀在这里谢过了。”

    牛母将一只小布包递给林秀:“孩子,这些干饼路上吃,早些回家,别让你爹娘操心。”

    “小兄弟,你赶紧学完当大官,俺也好跟着你沾光。”一旁的牛大笑着插话。

    “没问题,牛哥,小弟忘不了你,伯母,林秀走了。”

    翻身上马,林秀对牛大母子再施一礼,随着鞭子重重抽在马屁股上,骏马扬起四蹄,向前一跃,飞奔离去。

    临水村西街巷,李虎扛着一大片猪肉“呼哧呼哧”来到林懋家门口,伴随着喘气,李虎浑身的肥肉有节奏的抖动着,只见他将肉往肩上提了提,挥起油腻的胖手敲起门来。

    “林伯,开门啊,我是虎子。”

    林懋打开门,看到虎子肩头的半片猪肉,略显迷糊:“虎子,让你来拿皮子,你扛着块肉干啥?”

    “林伯,我爹说了,最近草原不安生,商路难走,好多皮子运不进来,皮子价格高了,我爹就让我多送一块肉,要么林伯您可就亏本了。”李虎笑嘻嘻的应了句。

    “臭小子,你爹还真是个明白人,进来吧。”林懋笑骂一句,转身进屋,李虎则把肉放下,呆头呆脑等着,不过片刻,林懋拿着一张黝黑发亮、毛质松滑皮子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