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章游侠

    “小二,将我的马喂些草料,给我来些饭食,再要一间普通的客房!”林秀刚一下马,就赶忙对客栈的小二吩咐。

    “公子,真不凑巧,今日不知怎滴,过往商客忒多,现在客房满了,您看?”店小二不好意思的应着林秀。

    “满了?”

    店小二的话让林秀有些犯难,看着已经嚓黑的夜空,自己也跑了这么久,不休息可不成,更何况夜里赶路也不安全。

    “算了,先来些饭食,还有,给我的马喂些草料。”

    不多时,一碟素菜,一盘牛肉,一碗面被端了上来,林秀大口吃着,这吃相让其他桌的客人看的笑话:“瞧这家伙吃饭的样,活像饿死鬼投胎,我真怀疑他身上的学子服是不是偷来的。”

    “世风日下,还别说真有这个可能…”

    对于耳边的风言碎语,林秀毫不在乎,人心公德自在天,何须为这些琐事烦心?因而林秀继续大口吃面,毕竟接下来行程还多着,没有充足的体力可不成。

    这时,一句轻柔宛若蜜饯甜美的话语飘入自己的耳廓,这让林秀端着面碗的臂膀稍微一顿:“公子,我们可以坐在这里么?”

    听闻声音,林秀抬起头,面前,一位气质不凡、头戴面纱、身着洁白如雪华丽衣饰的女子站在自己的桌前,身后还有一男一女,两人腰间都挂着佩剑,应该是世家护卫。

    “小姐请便。”

    林秀应了一句,便不再言语,继续埋头大吃,三人坐下,店小二急急跑来,冲三人问道:“三位客官吃些什么?我们这有……”

    不等店小二说下去,冷漠如冰、没有表情的男护卫墨清直接拿出一锭足量的银锭,沉闷开口:“少废话,捡最好的上!”

    看到银子,店小二就像见了祖宗一样点头哈腰:“明白,大爷稍等!”

    只是三人坐下不过片刻,旁边一桌的汉子们已经讥笑起来,碎言中的苗头直指本桌的两位女子。

    “瞧小娘子俊俏玲珑,她那身段可真诱人啊,要是能把她骑在身下一晚,老子少活几年都成。”旁边的壮硕汉子戏虐妄言起来。

    如此下流的话让面纱女坐不住了,林秀微微抬头,余光看去,面纱女的身子在抖动着,估计气的不轻。

    反观那几人,一个个身体强健,应该是江湖上干些见不得勾当的游侠,相较之下,林秀感觉要出事,三两口扒拉完饭食,当即起身离开这是非之地,结果一声纤细却不乏威慑的呵斥传来,让他不由的停下脚步侧目望去。

    只见面纱女的女护卫墨莉当即挺身,抬臂怒指游侠:“阿杂碎,下流坯子的种,说这不着脸皮的话也不怕闪了你的舌头,想活命就滚,不然姑奶奶取了你们的狗命。”

    说实话,林秀很难相信,这个年纪不比自己大不到哪去的小侍女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气势。

    “哈哈哈,小蹄子还挺来劲,老子就喜欢辣的,不知道在床还能这么来劲么?哈哈哈!”几个游侠肆无忌惮的回应着,这下驿站大堂里的其他人也都哈哈大笑起来。

    “你……你们这些不要脸的胚子……”

    或许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江湖人氏,墨莉气的满脸通红,却无法反驳游侠们的话语。同样的,面纱女也没受到过这种轻薄,她双手紧紧抓着衣襟,纤细滑嫩的手背竟然凸显出一根根青筋。

    “混账,不得放肆!”

    突然,一直默不作声的男护卫墨清大呵一声,但见他气势凛凛,迅速拔出佩剑,一个凌空飞跃,冲着游侠刺去。

    场面瞬间混乱起来,见状,墨莉对着墨清大喊一声:“我来助你。”随即拔剑跟上,誓要教训这些下流混账。

    “混账东西!”

    墨清冷面阴沉,杀意四现,眨眼功夫以逼至游侠近前,探身抽臂,一个白蛇探洞,剑锋直指游侠的心窝,这是奔着要命去的。

    “他娘的西痞子,老子的命没那么容易拿!”

    游侠平日里过得都是刀尖舔血的日子,根本不惧这种搏命之事,但见这游侠怒呵,后仰以手撑地,用力一脚将身旁短椅踢起,挡了墨清一剑,墨清手舞剑花,短椅被打的四散分离。

    “弟兄们,抄家伙。”

    游侠的同伴对于这护卫的狂妄也是恼火不已,纷纷抽出靠在脚边的环刀,冲二人攻来。

    客栈的老板、店小二看到这情况早吓得逃出店外,找救兵去了,其他看客倒是饶有兴致,远远站着观望,毕竟平日里可见不到这景象。

    虽说墨清、墨莉二人先手为攻,但是四个游侠过得是死里找食的日子,勇悍至极,且这地方桌椅相近,空间狭小,一时打的霹雳啪啦,难分上下。

    忽听一声怒吼,一条长椅被暴怒的游侠单手抓起,猛地发力冲着墨清甩来,右手环刀携风跟上,墨清反手抽出腰间的另一柄短剑,双剑其出,长椅被劈成两段,同时交合一个劈斩,挡下环刀。

    数步之外外,墨莉身轻如燕,借机突进,剑锋虚晃,刺向眼前的阿杂碎,或许力道不够,攻击皆被游侠的环刀挡下。

    不过墨清、墨莉二人还是在拼斗中占据上风,眼看情势愈发不妙,两名游侠大呵一声,合力冲着墨莉攻来,墨莉压力骤增,招架不住,被一脚踹在肩头,墨清见状,心中焦急万分,手中长剑瞬间舞出多个剑影,面前的游侠一时慌乱,环刀脱手,被一剑刺中肩头,仰面倒地,惨叫响起。

    舍了受伤的游侠,墨清轻轻一跃,闪过两名游侠,而后对着墨莉身前的游侠就是一脚,紧接着双剑齐上,几道白光闪过,游侠胸前出现数道血痕,随即惨叫着滚到一旁。

    被墨清弃到一旁的游侠虽然肩头受伤,可他气急交加,眼睁如牛,无意中看到独在角落的面纱女,顿时歹意大发,他奋力唾出一口血水,恶声道:“小娘子,你的手下可把老子害苦了,老子就是死也要拉你做垫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