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章归乡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林秀已经站起身来,他使劲打了个哈欠:“时候不早了,酒劲这会儿开始冲头了,睡觉去,明日还得早起吟诵策论,否则夫子抽验不过,要挨训的!”

    末了林秀似醉非醉的说了一句:“景允兄,其实你已经凌驾太多人之上了,若是刻意为了功业而功业,会迷路的!”

    说罢,林秀便摇摇晃晃向屋内走去,闻之林秀低呼自己的字,李天思绪冗杂,不知怎的,他总感觉林秀再表述什么,而自己却又抓不到,但是站在他的角度来看,林秀虽然现在坦然无欲所求,一心进考,可是世风的变幻就像风息浪潮一般一股接一股,他如何能安稳的走到京考殿前?在这种思绪下,李天的直觉告诉他,老天不会让如此大才埋没在世风俗尘之下,更不会让他走上那条平凡至及的卑微路途。

    ******

    深夜,杨茂在疾驰前往中都的马车内惊然坐立,看着眼前的诏令,他面色煞白,汗水止不住往下流——夏安帝急议世子大位,着四品以上文武官员入京!除此之外,在他手边还另有一份密令——尊师急回,秦召!

    ******

    当阳光透过竹叶窗照进养息阁屋舍,林秀,张祁,李天三人依旧在呼呼大睡,突然,林秀就像着了魔一样突然坐起,他揉了揉眼,朝窗外一看,太阳竟然升到三竿了。

    林秀当即大叫一声,紧接着一骨碌起来胡乱穿衣服,同时还不忘冲着依旧蒙头大睡的张祁、李天一人一脚“别睡了,快起来,要迟了…”

    迷迷糊糊中被人用力踹了一脚,张祁与李天摇晃着脑袋,骂骂咧咧与周公分别。

    竹林石道,三人一溜小跑向吟诵堂庐赶去,令人奇怪的是堂庐就在眼前,可是往日的吟诵声没有了,那股子静谧让人心底不安,在这小道上,除了三人的喘息声,就只剩下微风划过林叶的霫霫葱葱。

    “出什么事了?”林秀三人狐疑着。

    穿过竹林石道,进入堂庐,里面的景象让三人大吃一惊,此时堂庐空无一人,只有学院的一个武师在整理伏案草垫。

    “师傅,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夫子呢?”林秀对武师一拜,恭敬问道。

    武师转过身来,看着林秀三人反问:“你们三个还没走?”这话让三人更是一头雾水。

    李天问:“师傅,发生什么事了?”

    面对三人的迷茫,武师摇了摇头,索性放下手里的活计,说:“昨日下午,京都传来急报,召在外四品以上高官回京议事,咱们院长夫子可是文书阁大学究,昨日下午就启程应召回京了,临行前,夫子告令,学院暂停学业,目前来看是最少数月,至于何时开学,则由夫子通知各地驿马令员前去告知,其他人昨日就走了,就你们三个睡到这个点,定然是昨夜深归,不知此事。”

    听完这话,林秀三人相视一望,这事确实让人感到意外。

    “行了,收拾收拾离开吧,你们这些小子,整日寻乐到深夜,又贪睡到这个点,活该你们最后走!”说完武师继续忙自己的活计。

    回到住处,三人相互对视,末了张祁冲林秀道:“仲毅,不如留在藜城,军行,我爹说了算,咱们兄弟二人一起在黎城军营锻炼,也好为一年后的京考准备!”

    “行了,嗓门小点,爷几个耳朵都灵着呢!”李天粗声一句。就在昨夜,他已经借着酒力开口邀请,只是林秀婉言拒绝了,在这个时代,世家大族都希寻些才者入驻自己门下。

    此番闻言张祁的话,李天很想知道林秀会如何作答,在他看来,张祁与自己不同,他父是黎城大员,而自己父却在北疆燕城边镇一带,两相比较,若他是林秀,定然会接受这个历练的好机会,只是林秀的那份心性再次出乎了李天的意料。

    “想我出来两年,实在想念家中的双亲,现今正好借这个机会回去看看他们!”林秀当即拱手笑言相谢开口。

    听到这里,张祁瞬息个中意思,当即结话下去:“也对,百善孝为先,如此是该回乡看看二老,不过记得兄弟的话,在我黎城行军都营和轻骑营,兄弟留有你的位置!”

    随后三人闲说片刻,便各自收拾完行头,完事李天拿出酒坛子,满上三杯,冲二人道:“林仲毅,张俞至,两年之时间虽短,可胜在我们义气相投,分别前,咱们三人干了这一杯酒。”

    “干!”三人应声碰杯。

    酒穿肠,情留心,义不断,似雁南飞终始归......

    藜城北门五里外的驿站处,张祁将两匹健硕的骏马牵给林秀和李天:“兄弟,路上保重。”

    林秀接过缰绳,抚摸着骏马厚实的身躯,夸赞道:“好雄壮的马,这下回去可节省不少日子了。”

    “兄弟们,都爷们点,别像婆娘似的那么多废话,就此别过,日后有的是相见机会,介时我们三人一同驰骋疆场,走了!”李天说完,猛地一甩马鞭,骏马吃痛,飞驰而去。

    “这个混帐家伙,老子送他的可是军马,买都买不来的宝贝,他竟然连个谢字都没有。”听着张祁的臭骂,林秀哈哈大笑,他学着李天的语气回应:“张祁,谁让你银子多呢,要你军马是给你面子。”

    话落,林秀一个漂亮的上马,猛地一拉缰绳,胯下骏马嘶鸣,前蹄高高仰起,猛地落下,荡起重重尘土,随后向远方狂奔而去,远远的才飘来一句告别:“俞至兄,后会有期。”

    目送二人离去,张祁叹了口气,虽然只是偶然的停院,可是张祁不知怎么心底很不安,似乎好友这一别,三人便会各自远飞,再无见面机会一样。

    经过几个时辰的狂奔,马匹已然疲惫,林秀放慢马速,回身望去,早已看不到藜城的影子,并且路上的行人逐渐稀少,下了官道,林秀继续赶路,直到太阳西下,凉风初起,林秀才到达最近的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