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章夜语

    “做小妾?”林秀摇头:“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胡人乃外族,心不在这里,你若收了她,怕是会惹大麻烦的!”

    “那倒也是!”李天耸耸肩,转而叹息一声,似乎为自己得不到这样的尤物而郁闷。

    说起舞姬,林秀想起半年前从西疆传来的消息,年前,恰逢夏秋交季时节,西疆生事,西域鞑靼部族内冲突,一支部落误劫夏朝西进而回的商队,此事上达中都,引得龙颜大怒,夏安帝一令天降,夏朝铁骑西进出击,将那不长眼的部落赶到格里拉山谷的荒凉之地才停下,历时三个月,在入冬前,五千铁骑将士犹如杀神般疯狂追袭八百余里,追赶屠其袭我夏朝的部落两万余人,俘虏一千,战果大胜。

    只不过夹在鞑靼与夏朝中间的狄胡部落遭遇平白之灾,从时间上来算,这个阿雅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被俘虏的,随后被送入夏境,卖做奴婢歌舞娼妓,在这股屠胡的风气还未完全过去的情势下,圣德书院的学子李天若敢买个胡人,外面风言形势与朝堂暗流暂且不顾,单就他那个不知来历的将军老子就会把他掉在树上抽打。

    不知是不是被家世干扰了思绪,李天双臂交错撑着头颅,背靠椅栏,淡然自说:“仲毅,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话说的真不错,想我夏朝物产丰腴,百姓安康,边异族人却时刻窥视,寻主机会就妄图劫掠我朝,实为大患,如果可能,应该出兵毁其根基,亡其族脉,让其永远不能抗拒我朝天威,介时那些美女都给咱们送来…不论纳妾还是侍奉作仆…都不会有其它麻烦…嘿嘿…”

    说到最后,李天已经开始胡乱言语了,只是他没注意到林秀摇了摇头,若是直视林秀眉眼会发现他的神思已经飘向别处,战争,不管谁对谁错,可悲的都是百姓,那些胡人,纵然有很多不是,可是在林秀眼里,应该也有很多像自己这样为了安定富家翁生活而拼命努力的的平头百姓,若是亡其族脉,是否太过残忍了?

    待李天自顾说完,林秀才接声:“听闻你父是北疆军里的将军,介时学堂结业,你是入中都进行京考殿试,还是直接随你父从军?”

    “自然是去我父军中效力!”说起自家,李天的气势明显高涨许多,他当即昂首笑道:“仲毅,我知道你与张祁都很好奇我出身何处,只是身不由已,家门有规,不敢违背,不然我也不可能外出求学,再者多一句,张祁虽属官胄,可他毕竟是内城将门,而我,则是实实在在边镇军门,这其中的区别,以你的聪慧必然能猜到什么!”

    林秀闻此,脑子里瞬息浮现两个字:“军镇,避嫌,谨慎!”

    “不错!正是如此!”李天很满意林秀的答案:“所以我要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影响,否则被某些有心人一本参到中都,保不齐就会给我的家族带来什么麻烦,不过我李氏自开族起就为大夏东征系讨,剑锋所指,无所不进!”说到兴起,李天的牟子里已经闪烁出奇异的光彩,似乎他已经想象到自己金戈铁马,挥师征伐的壮景:“仲毅,身为堂堂七尺男儿,理应在盛世壮年立下足以傲视后辈的辉煌,我来圣德不过是想增进自身学识修养,毕竟当将军不能只会靠战刀征伐,还要靠这个!”

    说这话时李天伸手指了指脑袋,林秀似懂非懂,李天也不多言,当即大声:“罢了,日后你自会明白,仲毅,坦白的说,京考那些俗规我不在乎,自夏安帝以来,文弱武盛已成世风,传言太子儒雅,他若继位,兴许会改善一些,不过那都是多少年以后的事了,所以现在的京考仍旧是那帮靠着老一辈资历,走萌荫途径混饭吃的废物子弟晋升路途,于我们实在破落不堪,不值的一走!”

    “此话未免言过了吧!”林秀不认同此番观点:“想那夏安帝雄才大略,从先皇手中接下大政以后,十年内将北疆、西疆扩展数千余里,连曾经属于北蛮的克曾伈格大草原都成为夏朝北疆的放马场,此番业绩足以震慑四海,以此赏赐那些武将怎么又成为文弱武盛世风的代表了?再者说来,京考是步入征途的门槛,至于萌荫,那是他人先辈流过血,是皇帝的赏赐,如何又成废物子弟的晋升路途?别的不说,咱们院长夫子也是经由此路达到现在位置,他的博才多学你可感受过,换言之,你介时回你父军中效力,不也是因为你父的存在?”

    一连几个反问将李天说的愕然,短暂的迟钝之后,他笑着摇摇头:“仲毅,你的口才卓越,我知道我比不过你!不过富贵勇中取,帝王门前将军高,我还是那句话,京考,真的不适合我们,相信我的眼界,还有一点,仲毅,你武能弯弓上马,文能智谋划策,着实文武全才,但你耿正刚毅,也就我和张祁咱们这类北地性情的人容得下你,若是换成那些世家子弟,怕是容不下你这个商贾白衣出身的学子,到时免不了受气遭辱,若是生出事况,你的前途就没那么光明了!如此还不如随我一起去边镇,有我父在,埋没不了你,介时咱们弟兄一起建功立业如何?”

    直到最后,李天才把最想说的话给说了出来,但林秀不知是不是酒劲上来,还是夜风习习凉意微起,他着实感觉身躯颇冷,当即抱着膀子,牙齿打颤的应答:“上战场?那尸山血海的景象我想想都难受,再者说了,我叔父是临水县令,就算京考不尽人意,可我挂着圣德书院的学子名声,还有县考的业历,到时在县里谋个胥吏差事应该不难,此番已经足矣!”说到这里,林秀面目上情愫憧憬已经显露。

    闻之这话,李天皱眉不解:“仲毅,做一小吏,那岂不是杀鸡用牛刀,将才当卖郎,我等男子汉大丈夫,当顶天立地,若不以自身才学建功立业,光宗耀祖,那岂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