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章黎城

    夏北藜城,圣德书院。

    “古人云,义有三分..”

    朗朗的吟诵声从圣德书院荷叶湖边的堂庐中传来,年近五旬的夫子杨茂一手抚须,一手执杖,在众弟子伏案前来回走着,此课为‘君堂义理’,国家大道的枯燥字眼缓缓渗入堂中弟子的耳廓,虽然大眼看去,这些来自北地各城各县的名门弟子摇头晃脑,一副陶醉其中,但他们心底是否将这些义理牢记心中就不得而知了。

    忽听得阵阵梆子声自堂外传来,此音犹如石粒坠入湖中惊碎明镜般,使得堂庐内的弟子们顿时从吟诵中收回神思,其中稍逊拙劣的更是嬉笑开言:“夫子,梆声鸣悦,已到下堂时分,我等已腹中饥渴..”

    闻此,杨茂只恨这般不成器,待胸中浊气升至咽喉,他却只能生生将其压制下去,末了才叹息背身,冲众弟子摆手,得到信号的弟子们道一声夫子辛劳,便哄散离堂,各自快活去了。

    时至夏朝平顺年间,国号泰安,夏安帝继位以来,雄心高亢,帝威四海,以安天下为方略,北迫北蛮,西摄鞑靼,在大夏兵锋利刃之下,夏威远扬,北蛮、西鞑等族皆敬畏不已,年年朝贡奉岁,一丝一毫都不敢逾越。

    于后,夏安帝宣功重赏,以示皇恩浩荡,不少武将英杰一跃登天,成为沃土大吏,只是此般行径亦使得文氏臣子地位下降。

    眼下堂中弟子中不少都是武将之后,性情粗犷豪迈,礼仪规矩俨然偏弱,此番学术策论的讲义在他们眼中可远不如刀枪剑戟、战马长弓有意思,杨茂虽享誉‘云海书阁’的美称,又获当朝文书阁三品学究,太子义师的贤称,更肩黎城圣德书院院长之位,如此名望加身,他却无法对这些将门子弟高言低呵,否则,介时一群武夫蛮横发难,他这圣德书院怕是没有安宁的日子了。

    就在杨茂暗自叹息政途迷离、文武相冲的世风时,一言问候传来:“夫子辛劳,弟子林秀拜安告退!”

    闻言,杨茂满是褶皱的老脸上漏出一丝欣慰。

    他转过身来看去,身着青衫衣、头束直鬓发、相貌清秀、身躯修长壮硕、北地四城二十八县的第一学子林秀林仲毅正恭然肃立于面前,对于此子,杨茂甚是喜爱。

    一来此子以平白之身,凭借自身实力冲出县考重围步入学府,这在辽北武风盛行之地已然高出那些武夫学子一截,再者此子武风气质颇深,与儒雅气息共同加身,在杨茂眼中,这是难能可得的文武全才,不过唯一的遗憾之处便是此子平白之身上却点缀了一毫商贾的烙印,这一点曾让杨茂开院收其为弟子时焦躁数刻,毕竟这个时代的商贾以铜臭居于四行之末,实在如不了世人的眼。

    不过面对高才学子,杨茂到底迈过心中世风的坎,将其收为弟子,更在新秀佳才的时节赐字‘仲毅’予林秀,以慰其志。

    “仲毅,此番下堂回去,切莫像他人那般贪耍玩乐,要时刻温故习文,修身习艺,吃的枯燥之苦,方能行出人上之途!”

    “谨记夫子教诲,安请夫子歇息,弟子告退!”

    林秀应声一拜,缓身后退直至堂庐门庭处,这才转身离开。

    堂庐外,荷叶湖边的凉亭处,两名刚及弱冠的学子正靠在亭栏边低语,待二人看到远处竹林小道上匆匆跑来的人影后,靠在凉亭围栏上、皮肤黝黑、两肩微宽、体躯壮硕的学子张祁粗声抱怨:“仲毅每次都这么拖沓,真不知他那一身武人气魄是如何生出来的,如此文不文,武不武,实在突兀至极,那般杂乱繁琐的礼节,我看了简直头大,偏偏他还这么上心…”

    此话即出,张祁身旁,依栏背靠、略显消瘦却中气十足的学子李天笑骂一声:“张祁,如此呱燥,小心待会我与仲毅动手给你紧紧皮肉,两年了,你难道还不清楚好兄弟的性情?他那是尊师,那如你这般夫子近身两眼不识的货,在我看来,这仲毅将来前途明亮的很,文能治,武能行,可比你我路子宽,且他的身手你也晓得,若是让他知晓你在这嚼舌根呱燥,小心他与你切磋搏艺,料理你两番…”

    张祁皱眉撇嘴,不以为意:“你怎么不说让他与我比拼马术技艺…”

    “怎么着,显摆你的家世富裕,战马众多?不如你与我比拼骑射?”

    眼看二人又斗起嘴来,急跑而来的林秀当即拂袖抱拳,笑着冲二人以表歉意:“着实不好意思,让二位兄弟久等!”

    闻言,张祁也懒得与李天相争口舌,他一手揽着林秀道:“兄弟们,废话少说,说到天了也就那个意思,本少爷听闻醉仙楼来了一批新舞姬,其中有个胡人,模样俊巧极了,本少爷赶早在醉仙楼定好位置,现在就走,咱们兄弟三人可得好好欣赏一番,说真的,本少爷还不晓得胡女与咱们夏女有何区别呢?”此话一出,更是让三人不约而同的笑起来,那般粗狂豪放的笑声在荷叶湖边久久回荡着。

    醉仙楼,黎城名豪集聚地,三楼玄字号屋内,林秀,张祁,李天三人开怀痛饮,三五杯烈酒下肚,三人脸颊露出了微红。

    期间,三人虽然斗嘴不断,可氛围却火热似仲夏,且说这林秀家住北地临城临水县,自小习武,擅长近身搏艺,志向步入高堂,让林家成为临水的大户,不再饱受同族和其它名望的小看,彻底摆脱林家商贾的烙印,因此两年前在北地四城二十八县县考中博得头筹,自此名声开外。

    那抱着二斤花雕酒坛子的黑脸学子本名张祁,黎城行军都营总指挥使张纪之子,实实在在的将门之子,虽然年近二旬,却勇武豪放,已经使得三十斤重的马槊,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个将门之子偏偏在搏艺上回回惨败于林秀之手,这让张祁总是追问林秀到底找了何人为师?学得这么一身好本事!

    酒桌对角的古藤椅上,歪靠椅背咂着小酒的李天一脸酒醉模样,但是那双明亮深邃的牟子时不时散出几丝狡黠之意,据传李天出身军武世家,家族自夏开国就是行伍中人,家祖更是担任过夏祖皇帝的禁卫军统领,不过具体如何,林秀至今不得而知,张祁私下派人探查,也没什么结果,且李天为人谨小慎微,从不说家世问题,二人也不好意思再过多打探,即便如此,这些细小也不影响三人义气相投的同谊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