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百四十七章 暴怒

    语气强势霸道,李霁一脸正色。

    回过神的赵青却看见他将正拿在手中的一个福哥儿摆在小桌上的小泥人捏的粉碎,五颜六色的粉土从指缝中慢慢流出,染花了月白色的直裰而尤不自知。

    赵青心一咯噔。

    他,这是,紧张?

    他紧张什么?

    是担心她会就此遭到南北镖局的无情报复吗?

    这念头一闪过,莫名地,赵青心一阵狂跳。

    心中因被李霁无端训斥而生出的气恼顿时如燃放过后的烟花,随风而散。

    赵青嘴角弯了弯。

    一丝甜甜的笑意止也止不住地溢出来。

    已做好准备迎接这野蛮女人接踵而来的怒火的李霁顿时呆住。

    他莫名其妙地挑挑眉。

    赵青忍不住掩了唇咯咯地笑出声。

    被笑的莫名其妙,李霁脸颊微微泛起一丝暗红,他作势一瞪眼,“……你笑什么!”

    心情格外的好,赵青却是一点都不怕他。

    兀自掩了唇咯咯的笑。

    觉李霁耳朵都红了,怕他恼羞成怒,赵青强自止住了笑。

    她一本正经地咳了咳,抬头看向李霁。

    李霁别扭地扭过头,看向窗外。

    咳咳……

    赵青又差点笑出来,怕李霁真的恼了,她连忙装作咳嗽了两声。

    沉静下来,看着李霁别扭的侧影,赵青在心里组织了下语音,认真说道:

    “西北捐税刚被劫持,朝中一定会有人拿这个做文章弹劾傅大哥,罢免了他保管谭西省捐税的权利,这时候,最好就是有个自己人出手接收谭西省捐税的漕运,否则,就会被南北镖局抢去!而因五年前裘老爷之事,南北镖局恨透了傅大哥,谭西省捐银的保管一旦被他们接到手里,他们一定会利用手中的特权联合现任布政使在财政上处处刁难傅大哥……只有我出头,才能帮傅大哥继续掌握谭西省的财政大权,节制谭西布政使!”

    聊聊几句便把傅万年的窘境一一道破。

    赵青看着李霁,继续解释道:

    “……傅大哥曾是西北王的先锋猛将,而西北王的母妃庄贵妃和皇后娘娘恩怨及深,甚至有人猜测西北王妃的失踪就与皇后娘娘脱不开干系……”而谭西布政使就是皇后娘娘的人,“如此种种……我猜西北王一定希望傅大哥能牢牢地压住谭西布政使,牢牢地掌握住西北的财政大权!”

    丢失了捐税银子,傅万年处境岌岌可危。

    只有哄西北王高兴了,傅万年才能在西北王的庇护下化险为夷,才能在西北地区长久地干下去。

    而她,也好大树底下好乘凉。

    这就是所谓的相互扶持,互惠互利!

    赵青说的自信满满,李霁的目光却慢慢地变得凛冽。

    她猜的一点都不错!

    就是为了摧毁傅万年辛苦打通的西北到京城的漕运线路,彻底切断自己对广利行的援手,为了除去傅万年、为了南北镖局顺利打入西北,烈亲王才不雇朝廷利益,公然劫持朝廷税银,使出这阴毒的一石三鸟之计!

    这招太狠辣了,猝不及防间,甚至都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唯今之计,他也只有如她所说,挑选精湛死士,临时成立一个够规模的镖局,去接手谭西省捐税漕运这烫手的山芋!

    说句心里话,这些死士,也都是他耗费巨资培养的绝世高手。

    随便叫一个都能以一当百。

    损失一个,他也心疼。

    可是,他可以牺牲任何人,唯独不包括她!

    强制压下心头的暴躁,李霁强忍着耐心说道:

    “南北镖局自开国就存在,历时百年,触角早已渗透到楚国各地,上至皇子皇后,下至狱吏山贼、三教九流,都和南北镖局有着盘根错节千丝万缕的联系,牵一而动全身……”

    若非如此,若非顾念一旦动了烈亲王,楚国立即就会因南北镖局的起义而分崩离析,楚国经济也会因此而瞬间崩溃,以自己手握五十万大军的强势,早已将烈亲王一党连根拔了!

    哪会被他压的死死的?

    谋士们一直鼓动他,所谓成王败寇,管那么多,先把烈亲王打趴下再说,谁的拳头大,谁就说了算!

    而面对父皇的优柔寡断,多少次,他都想干脆奋起一搏。

    背负杀兄的骂名又如何?

    帝王家从来就没有血肉亲情。

    古往今来,他不是第一个有这种想法的人,更有人早已把这想法变成现实!

    只是,这是他李家的天下。

    和烈亲王斗的再狠,也是内斗,他不忍心看着楚国百姓因为他们的无上权欲,为了烈亲王那难平的欲壑而陷入连年征战,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他一直想找到一个平稳的方法。

    能兵不血刃地把俨然已经成为楚国毒瘤的南北镖局暗暗分化瓦解,也因此,曾经他才会把有着开立史无前例票号能力的沈怀瑜看的那么重!

    甚至结拜为异性兄弟。

    或许,就是因为自己这一念之仁吧?

    才让明明掌控着一股可以撼天动海的势力的自己,几年来竟被烈亲王压的死死的!

    想起这些,李霁心头顿生一股深深的无力。

    他看着赵青,神情一阵恍惚。

    她是个堪比沈怀瑜的奇才,只是不知道要把她的西泰商行培养成可以和南北镖局有一战之力的巨大财团,还需要多久?

    他还能不能等到那一天?

    可无论如何,有她在,他还有希望。

    若当真急功近利让她接了谭西省的捐税镖运,在她羽翼还没长成前就正面和南北镖局对上,她立即就会走上当年沈怀瑜的老路。

    那么,他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极具耐心地把南北镖局的庞大不可撼动告诉了赵青,李霁最后道:

    “……连万岁都因南北镖局这只巨擘的存在,而处处受外戚钳制,三嫂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一旦对上,怕是不出一个月,三嫂这五百人就变成了一堆白骨!”

    知道赵青的固执和她骨子里的那股不畏强势的执拗,李霁强忍着极大的耐心语重心长劝道。

    赵青微微一笑。

    “俗话说,巨大的风险总是伴随巨大的利益,现在接手谭西省捐税的漕运,风险是大了些,可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若能……”

    “你闭嘴!”

    话没说话,李霁就忍不住暴喝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