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93章 冲冲啊冲啊!

    粗重活?

    拿块玉牌而已,算哪门子粗重活啊?

    在场几人顿时一脸无言,谁都看得出来,徐缺这货就是觊觎那块玉牌,想将来混进美人如云的瑶池,去搞事情。

    “哥,你什么时候才能要点脸?”徐菲菲无奈道。

    徐缺无耻就算了,可偏偏这货无耻的借口经常让人瞬间就看出来,完全就是懒得为无耻想理由了。

    “晕,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呀,你们真是的,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徐缺悻悻然的收回了手。

    不是因为被徐菲菲揭穿了,而是看到姜红颜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心虚了。

    老妪却是松了口气,说实话,她还挺怕玉牌落到徐缺手里的,生怕这家伙将来真混进了瑶池,那瑶池恐怕得一团乱。

    “诸位,时间差不多了,该启程动身了!”这时,于长老开口说道,目光看向天空。

    此时,已经陆续有无数身影,从第一领域的四面八方掠起,赶往那座巨大的半月宫殿。

    第一领域城虽然属于第一领域的中心地带,但城内各大家族,都只能算是傀儡,包括董家在内,全是第一领域里的各大宗派扶持上来的。

    所以真正的强者,现在才算全部出面,一闯炼月宫,争夺各种资源宝藏。

    “王公子,那边身穿白袍,胸口绣着青竹的,便是我离叶宗的人,我们先去跟他们汇合,便可一起行动。”于长老指向南面的数十道身影道。

    “好!”徐缺点了点头,大手一挥,脚下顿时踏出磅礴闪电。

    下一刻,姜红颜带上徐菲菲,徐缺拽着二狗子与泰迪犬,老妪与于长老同时跃起,一行人赶往空中,朝南面而去。

    很快,他们与于长老所在的离叶宗弟子汇合。

    虽说炼月宫造化很多,但众多门派也不可能倾力派出所有强者,毕竟炼月宫危险太大了,倘若有什么不测,很可能将整个宗派都给覆灭。

    所以这一次,离叶宗仅派出了数十名白银级别的弟子,由这位于长老带队,加上老妪与徐缺这几个外援,组成了团队。

    众多离叶宗弟子早有耳闻徐缺的实力,但这会儿大部分人都呆呆的看着姜红颜与徐菲菲。

    显然,这部分男弟子都被姜红颜的气质与容貌所惊艳,也被徐菲菲这个凡人吓了一跳。

    “放肆!”于长老当即沉声一喝,目光凌厉的瞪向众多弟子。

    那些弟子这才缓过神来,立马低下了头,不敢再随便乱看。

    于长老这才看向徐缺与姜红颜,歉然道:“抱歉,门中管教不严,让你们见笑了。”

    “无妨无妨,我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徐缺当即笑眯眯的摆了摆手,但下一刻,他眼眸里寒芒一闪,冷笑道:“不过再有下次,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王公子放心,再有下次,我必定亲自清理门户!”于长老紧忙应道。

    她对徐缺的实力很清楚,连老妪都要对这家伙忌惮三分,可想而知其实力有多可怕!

    众多离叶宗弟子也内心一凛,为之颤栗。

    他们虽然知道徐缺强大,但完全没想到于长老在徐缺面前,竟会如此的敬畏。

    “准备好,炼月宫马上就要开启了!”这时,沉默寡言的老妪开口,神情无比凝重。

    百年前她在炼月宫中被人埋伏,遭受重创,如今恢复伤势再度杀来,却依旧不敢掉以轻心。

    甚至当年暗算她的那些人,现在可能还在炼月宫中。

    徐缺也很清楚这一点,但并未退缩,手腕一挥,唤出系统,借用系统力量,从先前夺来的那口血棺里,提取出五把炼月匙。

    离叶宗的人也早已取出了钥匙,包括老妪与于长老,皆将炼月匙握在手中,准备就绪。

    “轰隆!”

    这时,炼月宫突然一震,引发一声巨响,炽盛的红光,顿时变得愈发鲜艳,弥漫整片天空。

    “炼月宫开了,大家冲啊!”远处西方方向,一群壮汉大吼道,纷纷拽着炼月匙,往那座半月宫殿冲去,士气很激昂。

    “那是圣金门的人,实力与我离叶宗相当,王公子,待会儿进去若遇到他们,千万不可与他们近身而战!”于长老开口提醒道。

    徐缺笑了笑,并未在意。

    近身战斗?他从来就还没怕过!

    “嗖!”

    与此同时,其他方位的各个门派,也纷纷动身了。

    许多白银强者,都由黄金强者率领,纷纷冲向炼月宫。

    于长老也分别点出了其中个别强大的宗派,让徐缺需要谨慎。

    比如刚才所说的擅长近战的圣金门,还有擅长速度的夜鹰阁,擅长远攻的天云宗。

    但是最需要忌惮的,始终还是那些身披红袍的炼月宗。

    “若是遇到炼月宗的人,直接转身离开,躲得越远越好。”

    于长老表情很是凝重,低声说道,“这一派的人与炼月宫有很深的渊源,传闻他们可以操纵炼月宫里所有的机关。”

    “行了行了,再说下去就没完没了啦!”徐缺听得有些不耐烦,摇了摇头道:“你们都太谨慎了,这样是没前途的,看看我们炸天帮,能发展到今时今日这般地位,就全靠一个字浪!”

    “没错!”二狗子立马一脸傲然,挥手道:“我们的宗旨就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于长老顿时语塞,有些无奈。

    她也只是好心提醒而已,生怕徐缺轻敌,最后牵累他们。

    但看到徐缺这般心态,她也无可奈何,只好不再多说下去。

    “二狗子,说得漂亮,来,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炸天帮的威力!”徐缺大声喝道,斗志满满,举臂高呼:“冲啊!”

    “冲啊!”二狗子也挥起爪子,大声喊道。

    一人一狗,立马把氛围营造得很热血。

    数名离叶宗弟子以为真是要出动了,立马跟着声音冲了出去。

    可刚冲出去几步,就发现徐缺与二狗子根本动都没动过,还留在原地大眼瞪着小眼。

    “冲啊!”徐缺再次喊道。

    “冲啊啊啊!”二狗子也跟着喊。

    徐缺顿时脸一黑:“你倒是冲啊!”

    “靠,凭什么不是你先冲?”二狗子不服。

    “因为我帅,要留着殿后!”

    “放屁,本神尊才是最适合殿后的强者。”

    “你他妈是想找机会跑吧?”

    “胡说,本神尊铁骨铮铮,只有战死,绝没有苟活!”

    “行,那我就留在后面监督你!”

    “好,我们手勾手,说好不逃走!”

    “没问题!”

    一人一狗很和谐的谈拢了,要走在后面,还勾起了小拇指,做了一番约定。

    在场众人看得差点吐血。

    这两货分明就是想躲在后面,居然还好意思说相互监督?怕是要监守自盗吧!

    “罢了罢了,我们先动身吧!”于长老摇头苦笑,挥一挥手,率领众多弟子动身。

    毕竟从一开始,她也没指望除了老妪之外,会有其他帮手。

    徐缺的出现,纯属一个意外,现在这家伙摆明了不想出力,而是要留在后面保护他妹妹。

    所以于长老也只能按照计划前行,将希望的筹码,都押注在老妪身上。

    嗖!

    随着众人前进,靠近了炼月宫,手中那把炼月匙,突然变得炽热起来,在手心中开始慢慢融化,滴出一缕缕鲜血。

    “轰!”

    下一刻,还不待徐缺反应,炼月宫外的那片红光骤然炸裂,宛若一圈巨大的烈日,绽放刺眼辉芒,瞬间将四周所有人都吞没了进去。

    炼月宫,真正开启了!

    ……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