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何召唤我

把本章加入书签

328.此人不足8为惧

    充等着哈斯卡充分体验了一盘和太阳肩并肩的愉悦用户体验后,剩下的两位神灵武士也依次上去飞了一盘,照列是一番很不优雅的大喊大叫,给其他住户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这里的总管本想去提醒一下的,结果一靠近就看见两座小山一般的壮汉,以及三头熊一样的羊一同在那边大呼小叫,之前准备好的一番劝诫责难之词被他强行咽回了肚里,反而转口询问他们晚饭打算吃点什么?他好提前准备。

    就这样,三位蛮子high爽了,回来之后还厚着脸皮找白亦索要那张浮空羊皮和操控的办法,打算带回哈洛加斯让大家一起开心开心。

    “要让你们也能操控的话,还是有些麻烦的,我得好好想想。”白亦认真的回答道,要让对魔法一窍不通的蛮子学会如何控制法阵,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那么就全靠希望兄弟了!能在天空飞翔实在太爽了!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哈洛加斯的其他兄弟也享受一番!”哈斯卡大咧咧的说着,顺手就想给白亦的肩膀来一巴掌,得亏他动作敏捷躲开了,换成坐着的大理石长凳被一巴掌拍成了两截。

    “我会赔偿的!”白亦无奈的对着闻声赶来的侍女喊道,接着又回头对哈斯卡说道:“不过这需要一些时间,但更关键的是,我眼下手头还有点其他事要做。”

    “什么事?我们帮你去做就好了!你帮我们飞上天,我们替你解决事情和麻烦,虽然我们是兄弟,但这也是很公平的交易。”哈斯卡接着说道。

    绕了半天的话题,总算是回到正路上来了,白亦也没有什么隐瞒的意思,直接了当的说道:“我在找一样东西,就是发出那股波动,也就是你们前来这里的目的,它对我很重要。”

    “原来如此...”哈斯卡点了点头,又纠正道:“不过那不是我们来此的目的,先祖只是叫我们确定那件东西不会威胁到我们,如果让希望兄弟你拿到那件东西的话,肯定不会威胁到我们,嗯~这应该就是先祖想要的结果。”

    先祖的指示居然还能这样理解的吗?不过说起来,好像也确实如此?先祖不知为何很信任他,导致麾下的神灵武士也很信任他,而他也确实打算和这群蛮子们好好相处。

    “能拿到希望兄弟你制作的宝物回哈洛加斯,就是我们此行的最大收获了,如果你还觉得不够的话,我再送你几把长矛好了,那可都是用最好的龙牙做成的。”扎扎也在旁边说道。

    “呃,不不不,这就不必了,我不会收你们东西的。”白亦连忙拒绝道,他拿这种龙牙做的长矛又没什么用,留给他们自个丢去吧。

    “那...我们先去帮你找东西吧?”查查在旁边问道。

    “那东西恐怕不太好找...”白亦带着苦笑的腔调说道。

    “这不是有咕咕和羊在吗?”哈斯卡说道,“我们找东西虽然不太擅长,但它们可是找东西的能手,就连大雪封山的冬天都能在厚厚的雪堆下找到香甜的芋头,相信它们就好,之前过来的时候如果没有它们带路,我们恐怕早就迷路了。”

    什么芋头居然能在雪堆下面生长啊?怕不是什么魔物的果实吧?那种玩意真是人能吃的吗?而且话说回来,找芋头和找书这能是一码事吗?白亦暗自腹诽道。

    “总之,找东西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希望兄弟你就专心你的工作就好!”哈斯卡说着,又习惯性的想拍白亦肩膀,这一次,又把另一条石凳给拍得粉碎...

    “我还是会赔偿的...”白亦有气无力的说着。

    既然就这么说定了,双方便分头行动,扎扎给自己的雪雕说了什么时候,它振翅飞上了高空,三头把花园里的花花草草啃得七七八八的羊也带着三位神灵武士离开了行宫,不知道跑什么方向撒野去了。

    “算了,让他们自个折腾折腾吧,只是希望他们能记得我的话。”白亦低语着,分开时他照着先祖留给他们的交待又复述了一遍,生怕他们在外面惹是生非。

    他自己一个人往皇城法师协会的方向走去,要制作这种高难度的法阵,肯定是需要专业的魔法实验室才行,于是白亦便出示了自己的不朽级徽章,临时借到了一间魔法实验室,又额外购买了一些身上没有准备的材料后,便把自己锁进了实验室里。

    而他的这一连串动向,此时也已经分别做成了两份报告,分别放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其中一个,自然是皇帝。

    像白亦这样的顶尖高手,自然是重点盯防对象,更何况白亦这种大清早还闹了一通的家伙,而白亦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有人监视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此时皇帝正在读着下面递上来的行动报告,书桌旁还放在白亦之前送来的那份申请信,上面已经签好了名,盖好了印章,具备了法律效力,只是还没来得及送回给白亦。

    “在城里转了一圈之后,去北门阻止了一场冲突,把三头蛮子接去了行宫,大吃了一顿,毁了我的花园和几条石凳,然后现在自己缩进魔法实验室里了?”皇帝饶有兴致的看着白亦的行动报告,顿时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一连串的事情和即将现世的秘宝有丝毫关系吗?

    “你们觉得,他究竟为何事而来?”皇帝问向身边的三位幕僚,“该不会真是来办手续的吧?”

    “怎么可能?”一位幕僚微笑着说道,“他如果真那么老实就来办个手续看个热闹,那可真是谢天谢地了,我私人掏腰包赞助他那所学院一万金币。”

    “你还真看得起他?”另一位幕僚打趣的问道。

    “你要是能把一位深渊大君解决了,把古夫的百万难民救下来,最后再解决掉北陆的一位圣灵级强者,那我也看得起你。”

    “不用怀疑此人的强大,那是毋庸置疑的,好在我们提前订下了对我们更有利的规则,而找东西这件事可不是力量强大就行的,只要他不打算用蛮力强夺的话。”第三位幕僚说道。

    “他应该不会,他既然有创办学院的想法,那么就势必会背上名誉这根无形的枷锁,约束着自己的言行举止,与整个国家为敌这种事,他不会做,也不敢做。”皇帝自己在旁边说道,“不过那几个蛮子,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根据当值的千夫长汇报,他们力气很大,物理防御也很高,但没有丝毫魔法波动,只是空有一身蛮力而已,据说他们是来自艾欧群山的高山蛮族,和草原上那些不太一样,要更厉害一点。”一位幕僚汇报道。

    “蛮子就是蛮子,能厉害到哪里去?也是希望的面子够大,陛下才没追究这事。”另一位幕僚说道,“反正,这种恐怕连波动都感应不到的蛮子,对于找东西没有丝毫帮助。”

    “如此一来,希望在我们的规则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势,他只有一个人,再加上几个蛮子?也不过是多吃我几头猪羊,这不足为惧...希望其实自己应该也能意识到这一点,这才没有展开行动,还在观望状态。所以我们还是把更多精力放在教会或者那些心怀不轨的北陆人身上吧。”皇帝格外自信的最后总结道,把白亦那份行动报告随手扔进垃圾桶,又把桌面上那番签署好的申请信随手递了出去,“找人给他送去吧。好了,让我们来继续讨论教会那边的问题,他们恐怕才是这次最大的对手...”

    而在另一边,位于城郊的另一座行宫里,北陆派遣过来的使节团也聚在一起,他们面前的一张方桌上放着很多份纸业,全都是几个值得关注目标的具体行踪。

    其中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面容阴沉,目光深邃的男子手中恰好拿着白亦那份行踪,他仔细阅读了一遍之后,敲了敲桌子,吸引来同僚的注意力,这才开口说道:“这个希望,应该就是杀死那个青云门弃徒之人。”

    “哦?实力不错嘛?那他采取了什么行动吗?”另一个穿着一件无袖汗衫,露出两条野牛般坚实胳膊的男子问道。

    “很有趣,也很诡异的行动,就像不是为了秘宝而来的一般。”面容阴沉的男子说着,简单复述了一遍白亦的行踪。

    “啧,这还真是有趣,表现得就像一位与世无争的学者?可堕神教那边的消息,却说他是一位神使?神使为什么要去建立学院?而不是创办宗教?”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身材矮小,但全身都散发出一股强大气势的男子。

    “南陆人的调调,总是喜欢搞些神神秘秘的玩意,不过堕神教那些神棍,更不可信,虽然他们是我们此次活动的主要合作人和情报来源,但你们也不要什么都信他们的。”最后一人,身着一身北陆的标准长衫,看着就像一位学者那般的家伙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