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00用0章 都是小希用压岁钱买的

    病房里,白母在卫生间里洗毛巾,白淼淼也不在,只有白敬海半躺在病床上。

    门一开,一个小孩滚了进来,瞬间就跌坐在了一堆的礼品盒间。

    白敬海愣了一下,再看过去,那小孩已经狼狈的跪坐了起来看着他。

    小孩长的真是漂亮,一双眼睛泪汪汪的,看着就叫人心疼。

    又听小男孩说是小希,叫自己姥爷,白敬海瞪大了眼,彻底愣住了。

    他心里却稀罕心疼的不行,这就是小希吗?可真是乖巧懂事可爱。

    白敬海还没反应过来,外头护士便赶了进来,扶着小希,冲白敬海说道。

    “白老先生,这是您的外孙啊?他可真是懂事,带了这么多礼物来看您,我说要帮他拿,小家伙还不乐意,我看出来了,他是怕我把他带的礼品弄坏,不放心呢。”

    护士说着捡起地上的一堆礼品,帮忙送到了床边儿放好。

    “白老先生好福气啊,有个这么可爱孝顺的外孙。”

    白敬海听了护士的话,心里觉得美滋滋又骄傲自豪。

    “谢谢你啊。”他冲护士点头说道。

    护士便笑着出去了,病房里安静下来,白敬海又看向小希。

    只见小男孩局促的站在那里,微微低着头,察觉到他的目光,小孩抬起眼眸红着脸不好意思的道。

    “姥爷,小希打扰你休息了吗?”

    小希眨了眨眼,蕴在眼眶里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白敬海看着小家伙哭了,先就心疼了起来,哪里还能赶人?

    他冲小希招手,“来,小希快来外公这里,是不是摔疼了?”

    他冲小希伸出手来,小希忙跑了过去,高兴的将手放进了白敬海的掌心。

    “姥爷,小希一点都不疼,姥爷你还疼不疼?”

    小希说着关切的指了指白敬海的脑袋,白敬海的头上还缠绕着手术留下的白沙带。

    “姥爷也早不疼了……”

    面对小男孩纯净的只剩下真挚关切的眼睛,白敬海忍不住慈爱的笑起来,伸手就想去揉小希的头。

    “咦,这是……”

    这个时候,白母从病房相连的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看到小希她一怔。

    小希僵了下,似有些怕姥姥赶人,往白敬海的身边又缩了缩,和白母打招呼。

    “姥姥,我是小希。”

    白母还没说什么,白敬海就看了她一眼,“那么大声做什么,别吓坏了孩子。”

    白母这会儿也反应了过来,有些神情复杂的看着小希。

    见他站在病床前,已经比床头柜高了那么多,俨然已经是个大孩子了,白母的神情有些恍惚。

    “姥姥,你要晾毛巾吗?小希帮你!”

    小希却已跑向了白母,很有眼色的接过白母手里刚洗好的毛巾跑去了阳台。

    “嗳……”

    白母喊了一声,小希没听见一样,已经在摇阳台上衣架的升降杆了。

    “他怎么来了?那个人呢?”

    白母蹙眉,看了眼白敬海问道。

    白敬海摇头,“没看到迟景行,就只这孩子自己来的,还带了这么多东西,累的满脸都是汗,刚刚进门就摔了一绞,孩子看着很懂事乖巧,你可别吓唬孩子。”

    白敬海还不放心的叮嘱白母,白母回头看,就见小希正将毛巾往晾衣架上晾。

    阳光照耀在孩子身上,头发毛茸茸的,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别提多讨人喜欢了。

    “这孩子长的和淼淼小时候真像……”

    “是啊,小时候咱们抱着淼淼出去,见到的哪个不夸孩子长的好!”

    两人说着话,却没发现,各自脸上已经全是慈爱。

    “长的可真快啊,还记得上次见他,明明还是个婴孩。”

    白母说道,倒想起来上次见面。

    那时候小希应该还不满三岁,迟景行抱着小希,带了很多礼品登门。

    门没进去,却被哄了出来,小希似乎是被吓到了,还哭了。

    “说起来,迟家那小子每年逢年过节都送东西过去,虽然我们从来不收,不过也算是他用心了。”

    白敬海突然开口说道。

    白母回头看他一眼,两人都没再说话。

    这时候白淼淼拿着两张单子推门进来,“爸,您昨天做的检查都出来了,恢复的很好……”

    白淼淼说着发现了从阳台进来的小希,面上假装一愣。

    “小希?你怎么来了?不是要上学吗?”

    小希跑向白淼淼,抱着白淼淼仰起头,“小希听说姥爷生病了,小希便和老师请了假,来看望姥爷。”

    “你自己来的?”

    白淼淼点头,病床上白敬海却已诧异出声。

    “是呀,姥爷,小希可厉害了。”

    小希点点头,挺着小胸膛。

    白母却先叫了起来,“你怎么能自己来呢!你还那么小,路上遇上坏人怎么办!”

    小希仰着头看着白母,“不会的,小希已经是大孩子了,知道怎么打车,也知道不去陌生人少的地方,更不会随意搭理陌生人,姥姥不用担心哦。”

    白母和白淼淼性格其实有点像,都是刀子嘴,她正想说我才没担心,但是对上小希黑溜溜的大眼睛,又被孩子软软的声音叫着姥姥,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小希快来坐在姥爷旁边,姥爷和你说啊……”

    白敬海招呼着小希坐在了身边的病床上,拉着小希软乎乎的小手,叮嘱着。

    “这个社会上,好人是有很多,但是坏人却也不少,你还太小了,这次虽然没出什么事儿,但是以后还是要和爸爸妈妈在一起……”

    “可是爸比平时工作很忙的,妈咪……”

    小希咬着唇,可怜巴巴的偷偷瞥了眼白淼淼,整张小脸都黯然失落了起来。

    白淼淼也立马红了眼圈,上前无声的搂了搂儿子。

    白敬海和白母顿时就内疚了起来。

    多好的孩子啊,孩子没有错,他们要是继续反对这桩婚事,这孩子岂不是再也没有妈咪了?

    又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居然就这样懂事,什么都会的,想必也是因为没有妈咪,就比平常孩子更为早熟。

    现在白淼淼好不容易和迟景行结婚了,这孩子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却又被他们给硬生生的拆散了。

    白敬海和白母就更加心疼内疚,又担心不安了。

    “小希啊,这些东西也是你买的吗?”

    白敬海心里叹了一声,声音越发慈祥了。

    “是啊,都是小希用压岁钱买的哦!姥爷,小希可有钱了,姥爷要是有什么想吃的可一定要告诉小希,小希一定买给姥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