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把本章加入书签

522:番外末路相逢:渣爹你给我们钱钱!

    小家伙手指举起,“喏,那个又破又旧的小区就是我和苏家玉住的地方!”

    然后大眼睛望着男人,你还不愧疚吗?快点愧疚吧!给我们钱钱吧!

    江城禹:“……”

    面无表情的往前走。

    小家伙剁了剁脚,追上去,想拽男人的裤腿又不敢,侧脸蛋有点偷偷的笑容。

    苏家玉奇怪,这鬼家伙,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她蹙眉,仔细一想,有种不好的感觉

    上心头,看到那男人走到楼栋前,一大一小都停住了,女儿扭头在对他解释什么,

    苏家玉一愣,立刻掏出钥匙跑过去,“江先生,稍等一下,那个要密码,密码是……”

    还没说出口,果然听见‘嘭’的一声!以及男人懒散收回的长腿。

    “……”苏家玉脸黑成锅底,这不是她家的门,是楼栋防盗门!是公家的门…江黑道!

    她气喘吁吁地跑过去,旁边有两个吓坏了的老奶奶,苏家玉窘迫得一逼,那铁门往

    里凹进去,惨兮兮……男人把小桃子拿进去,扭头一看面前的矮子张嘴数度嗫喏,他

    淡目一扫,两个老奶奶直直后退几乎要摔倒。

    他斜了阿左一眼,“修。”

    “……”

    苏家玉这才松口气,吐槽无力,跟在他后面跑上楼,望着他那条长腿,笔直的,看

    着精瘦的啊,怎么那么大恐怖功力。

    他浑身上下,就没有一根汗毛她不怕的。

    到了四楼,小桃子扶着墙喘息,男人用腿扶了扶她的小身板,皱起眉头盯着墙上掉

    落的灰。

    苏家玉站在破旧的防盗门前,很是犹豫,回头悄悄看一眼男人,冷不丁就被他的眼

    神撞着,暗光下辨不清那眼神是善是恶,但估摸是不耐烦了,抬脚踢了一下门。

    苏家玉一蛰,只得慢吞吞打开。

    她不想让他进去,那是她母女的小小世界,虽然很破但温暖,这男人一身戾气和杀

    气,而且,她不想让女儿生长的拙劣环境被他看不起,被他嫌弃。

    她也有自尊的。

    “哎呀,苏家玉你快点啦,磨磨蹭蹭我口好渴哦。”小桃子咳嗽了一声。

    苏家玉无法,担心女儿,只得赶紧开了门。

    一片黑暗,窗户不怎么进光,一股陈旧的味道,夹杂着女人独有的那种香气,还有

    奶味。

    江城禹走进去,男人深刻的面部线条却没变化,苏家玉偷偷瞧了眼,发现他看什么

    都一样,既不惊奇也不显水,叫人捕捉不到情绪,除了那股自带的邪气和阴霾。

    他打量了一眼,大摇大摆地就往唯一的坐垫——那张窄小的沙发走。

    苏家玉扫了眼他的皮鞋……算了,她低头给小家伙换鞋,冷不丁随着男人坐下去而发

    出‘咚’的一声,她猛地抬眼,就看见:“……”

    沙发塌了……

    江城禹抬臂稳住身躯,慵懒的眼皮一掀,极度阴沉了。

    “……噗!”死寂中,小桃子爆笑出声,苏家玉简直捏了把汗,捉不住她,“那个我们

    家是破沙发啦!苏家玉没钱换,我们平时坐都是很小心的,谁叫你一下子就坐下

    去,你又这么重……”

    “草。”只听他暴躁低声。

    苏家玉站在那里不敢动,小家伙蹲在男人的长腿面前,无辜道,“渣爹,你别骂妈

    咪啊,穷又不是她的错,我们都穷了六七年了,这沙发和我们相依为命,现在眼看

    就被你坐坏了,它坏掉了我们就没沙发了呜呜……”

    说着,抬手擦一擦眼角。

    江城禹一把提开她,深静慵懒着眸,冲门口的阿左吼一句,“死的?去买新的!”

    然后,他视线对准女人,似笑非笑皆是冷:你就这么教小孩的?

    苏家玉脸色一僵,眼里好似有无数火光冲上来,可神情却只剩下难堪,好想对他吼

    一句,你不是连女儿都不救吗?还来反讽我干什么!女儿是我养大的,你有什么资

    格瞧不起我!

    一切的话,最终吞没在肚子里,不敢怒他,也不想在小桃子面前怎样。

    小家伙今天很高兴。

    她懦弱了,拿起柜子里的零钱,低声冲小家伙说,“妈咪去买菜,苏桃你自己玩一

    会儿,我马上回来了。”

    “哇,妈咪要去买菜咯!渣爹你喜欢吃什么呀,你说啊,今天我们请你客哦!”

    江城禹再度把她拎到另一边,站起身,单脚把沙发撂起,阿左立刻进来收拾,说

    道,“大佬喜欢吃肉,还有葡国鸡,老佛爷这些。”

    小桃子懵了一逼,走到门口追妈妈,“苏家玉,他们说的是什么?我怎么都没听

    过,你怎么买菜啊?”

    葡国鸡苏家玉倒是知道,六年前随那人去澳门一趟,吃过……她眼神一敛,回过神,

    “妈咪会看着买,你不要什么都操心,回屋去。”

    “喔!”

    “等一下,苏桃。”

    “嗯?”

    苏家玉把她招呼过来,压低声音严肃地问,“今天下午绑架的事,妈咪还没问你,

    干嘛要去街心公园玩?那里离得很远!王奶奶说,你去过好几次,到底怎么回事?”

    小家伙沉默了几秒,两个食指头互戳,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亮起那双大眼睛,“那

    天早晨你回来哭了好久嘛,三天前我跟水水阿姨打听,知道是我渣爹回来了,我记

    得他的大楼楼在哪里,所以这几个月我有时候会去那附近,王奶奶一点都不守信

    用,什么都告诉你!不过今天我运气好好,一去就撞到渣爹了,还好我聪明带了海

    绵宝宝,让他想起了我,心软就把我绑架走啦!”

    苏家玉一阵惊愣,想不到她还有这样的心思,几个月都去守株待兔?

    这可不是遗传的她的智商,她没这么有心计……一时震惊,转而又很沉默,心底好似

    流过酸水,最终转为涩然,她想爸爸,卑微的小心灵是她这个当妈妈不了解的,所

    以还特地抱了海绵宝宝,用这个念想去唤醒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

    她也做到了。

    苏家玉摸摸她的头,咬紧牙关叹息,“你不要这样懂事……妈咪会搞定一切的,你就

    当你的小朋友不好吗?”

    “可我觉得你搞不定渣爹啊。”

    “……”苏家玉垂头丧气。

    “你别那么怕他啊!我听水水阿姨说他是个混混!不过据我初期观察,就算他不要

    我,他至少不会伤害我啦,所以我不太怕他耶!”

    苏家玉失笑,这胆子随了谁了,小傻瓜,大人的世界里,他当然能伤害你妈咪,他

    已经伤害了。

    ……

    等了不到十分钟,小桃子就震惊的看到一座崭新的沙发搬进来了。

    江城禹走出那扇窄小的门,把小家伙提出去,“别在里面添乱。”

    他往楼上走,小家伙爬楼很慢,男人的余光时不时回头瞥一眼,又开腔,“喂,楼

    上有天台吧?”

    “我不叫喂啊。”小桃子抱着楼梯栏杆,小嘴红红嘟得气愤,“十四的好爹都喊她宝

    贝的,怎么到我这里就是‘喂’了?看来爹的好坏直接影响了女儿的幸福,哼……渣

    爹,我叫苏桃,我再说一遍哦。”

    “……”男人低头点烟,“你不是生病吗,还这么多废话。”

    “那是因为你老是气我啊!超级不合格诶你,谁家爸爸跟女儿这么说话呢,渣爹,

    你是不是不会和小朋友交流啊?”

    “那是不是意味着,你就我一个私生女啊?”

    “我是不是你的唯一女儿啊?”

    “我妈咪是不是你的唯一女人啊?”

    “你他妈……是不是要把嘴缝上啊?”他一句脏话没来得及收起,头次和小屁孩对话,

    毫无准备。

    眯起眼睛瞧,怎么都觉得这小东西思想成熟,那女人到底会不会教育孩子!什么都

    冲他问,百无禁忌。

    他么,自己倒也是个百无禁忌的混蛋。

    “别对着小朋友说脏话啦。”小桃子语重心长的教育,气喘不上来,小脸发白。

    那男人扭头,烟叼到薄唇,最后还是下来一趟,大掌一提,一路把她拎到了天台,

    暮色静好,城市一片蒙光,火红的夕阳千万尺,那两道影子,一道修长凛冽,一道

    小丁矮矮,并排站着。

    小桃子受不了地呛了呛,“渣爹,你害我抽了3分钟二手烟诶,小孩和妇女面前男士

    不能抽烟,这是绅士风度的体现,你知道吗?”

    某人懒懒的刺过来一眼,最后还是把烟丢到一边,“草,所以我他妈讨厌小孩。”

    “你又说脏话,你真调皮!”

    江城禹低头盯着这个小玩意,居然被她糯糯地说‘调皮’,拜托,别人对他的形容词

    一般是‘恶魔’‘杀人不眨眼’‘坏事做尽’‘葡国大王’这种,头一次这样反差萌,冷硬

    的男人心,微微扎了一下。

    “像十四的好爹,他就不会在孩子面前说脏,陆叔叔超有绅士风度耶……”

    “那是个伪君子。”他听不得了,脸一沉,挑起凶恶的眉,“别人是好爹,老子怎么

    就是渣爹?你再敢喊一声试试。”

    “事实嘛。”小家伙摸摸脑袋,小脸慢慢怂拉下来,抬头又冲他笑笑,大眼睛里点点

    水光,“你又不要我……虽然我和你没什么感情啦,不过我缺一个老爸啊,虽然没有

    也不会死啦,不过我还是贪心啊,像你送我海绵宝宝,我就还想要天线宝宝!还想

    要苏家玉少一点烦恼,能开心地笑起来,她都好久没笑了……”

    风轻轻地吹,十月的天气不冷,吹得人好似心里都痒痒。

    那痒,也无关痛痒。小桃子等了好久,没等到他说话,抬头一看,是一张被夕阳泼

    墨般的精致脸庞,他也和陆叔叔一样,有超级超级好看的侧脸,甚至比陆叔叔还要

    邪魅,可他表情慵懒,邪肆,冷漠,仿佛从骨子里坏意发出。

    江城禹觉得,这小玩意比那个女人鬼心眼多多了,好聪明,居然还懂以退为进,一

    分半分讨人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