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屠龙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千一百六十五章 你信了吗?

    “你到底是谁……”

    花月亭神色复杂的看着宁奇,她已经可以确定,自己与宁奇之间的差距太大,根本不是对手,对方很有可能是三大王朝才有的宗师境高手!

    “一个过客。”

    宁奇微笑道。

    过客?

    赵若等人神色微微一变,心中已经猜到或许有一天,宁奇会离开赵府,不过到了那一天,赵府应该已经成为天龙国第一家族,甚至……会成为天虚王朝第一家族!

    “前辈可是宗师境高手?晚辈天龙国太子,乾龙。”

    乾龙突然上前一步,毕恭毕敬的行礼道。

    “嘶……”

    在场的赵府之人全部倒吸一口凉气,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乾龙,包括赵卓,都被乾龙的来历所震惊。天龙国太子的身份,可比天龙宗的御气境武者要高上太多太多,换做以前,只怕赵卓等人已经跪下行礼了,刚刚突然听到乾龙自曝身份的时候,有不少人下意识的想要跪地,结果他们却反应过来,赵府今

    时不同往日,既然家主没有行礼,他们自然也不需要下跪!

    “天龙国太子?”

    宁奇眼神微微一动,似笑非笑的看着乾龙,“小小年纪,就已经真元境十阶,只差半步就可踏入御气境,如此资质,在此地算是不错了。”

    “前辈赞誉了。”

    乾龙谦虚的微笑道。

    “不过……”

    宁奇笑着摇摇头,伸手随便一点,赵九愣了一下,“北玄前辈,您喊我?”

    “赵府随便一人,资质都要比你好,比如他吧,用不了几个月,或许就能追赶上你如今的境界。”

    宁奇微笑道。乾龙微微一怔,下意识的看向赵九,心中惊疑不定起来,对方只是一名真元境一阶的存在,用不了几个月,就能超越自己?他有些不信的看向宁奇,如此修行速度,别说是他,恐怕就算是他的亲爹,天龙

    国国主,也没有见识过吧?赵九激动的看向宁奇,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的资质到达什么程度,毕竟他以前只是个仆从,没有什么对比,但是宁奇说的话,对他来说,就是真理,既然宁奇说他几个月就可以突破到真元境十阶,那就肯

    定可以!“前辈,这小小赵府之中,却有数百个真元境高手藏龙卧虎,晚辈的确很是佩服,只是……一个真元境一阶的武者,想要在短短几个月内成就真元境十阶,恐怕以前辈的实力,也是无法办到的吧,否则……

    那三大王朝麾下的真元境武者,岂不是多如牛毛?”

    乾龙讪笑道。众人都知道他说的没错,特别是花月亭三人,他们清楚的知道,就算是宗师境强者给人灌顶,也不可能让一名真元境一阶的存在在短短几个月内突破到真元境十阶,最多提升一两阶罢了,而且很伤本源,

    没有宗师境强者会做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

    不过赵府的人却不同,他们亲眼见过宁奇的神通,已经成为宁奇的信徒,自然相信宁奇所说的一切!

    “你不信?”

    宁奇淡笑一声。

    “这……晚辈的确不太相信。”

    乾龙犹豫了一下,随后点点头。

    宁奇笑了笑,天空之中突然下起了一阵毛毛细雨,这些雨水落在赵卓等人身上的时候,他们的神色变了!

    赵卓他们本来就是御气境,当雨水渗透进他们的体内,他们发现自己的修为正在疯狂的暴涨!

    御气境一阶,御气境二阶,御气境三阶……眨眼的功夫,赵卓五人已经突破到了御气境十阶,下一刻,他们的真元开始质变,一股先天境的气息,从五人身上散发而出,而那些本是真元境的赵府子弟,也在疯狂的突破着,不多时,他们的气息已经

    全部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御气境气息!

    三百多道御气境气息,五道先天境的气息,就这样充斥在这小小的空间当中……

    花月亭、乾龙、池飞、吴中,四人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一幕,心中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整个天龙国,也才十多名先天境武者罢了,可眼下,赵府之中却有了五名先天境武者,还有三百多名御气境武者,再加上有着鬼神莫测之能的宁奇,这样的势力,只怕已经完全超过天龙宗,乃至整个天龙

    国!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突然都成御气境了!三百多御气境……这……”

    池飞只觉得后背发凉,一层冷汗从他额头上冒出,本来被三百多名真元境武者围着就让他有些不自在,现如今却被三百多御气境高手围着,一下子让池飞有了一种羊入狼群的感觉……

    “北玄前辈,我们……”

    赵若等人震惊的看向宁奇。

    宁奇笑了笑,朝乾龙道:“你信了吗?”

    “……”

    乾龙嘴巴张了张,随后沉默无语,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表达自己现在的震惊。

    “是那阵雨!”

    吴中有些激动,连忙张开嘴巴接着雨水,可是他身体却没有任何变化,几息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一脸震骇的望向宁奇。

    “这到底是什么手段,一场雨,就让这三百多名真元境武者,突破到御气境,五名御气境武者,突破到先天境??”

    花月亭脸色苍白的看着宁奇,心已经有些乱了。

    宁奇笑了笑,转身朝院子走去。

    乾龙突然反应过来,眼中露出一丝激动之色,立马上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道:“求前辈收晚辈为徒!”

    他的举动让花月亭等人愣了一下。

    可是乾龙却突然想到一个关键点,这位前辈为何要在自己面前表现出如此通神的手段?

    答案只有一个!

    乾龙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不是对的,就算没有这个猜测,他也绝对不会放过眼下这个机会,宁奇的表现,已经超越了他对宗师境强者的理解,甚至超过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这已经不是凡人的手段了!

    “丁风,安排他的住处,其他人送客。”宁奇头也不回的淡淡道,身影很快消失在院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