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小姨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312章 那是谁的手?

    试纸,指用化学药品浸渍过的、可通过其颜色变化检验液体、或气体中某些物质存在的一类纸。

    但上岛樱花从信封内拿出来的试纸,却是女人用来检测有没有怀孕的早孕试纸。

    嘎拉没什么文化,可也算是对女人很熟悉的老手了。

    所以他对早孕试纸一点都不陌生,更知道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只是,他不明白隋月月怎么会给老大送来这东西。

    难道说,月姐怀孕了?

    忽然间,嘎拉脑海中浮上了这个念头。

    接着,他就理所当然顺着往下想:“是谁让月姐怀孕的呢?除了李老板之外,应该也没别人了。”

    心里边想着,他的眼角余,飞快的扫过上岛樱花。

    女人在仔细检查过试纸后,脸色完全趋于了平静。

    不过,她的双眸中,却闪着极力掩藏的嫉妒。

    老大的反应,更让嘎拉确定他的想法,是没错的了。

    要不然的话,老大干嘛要嫉妒呢?

    “尼玛的,这件事不好办了啊。”

    嘎拉心中这样喃喃地说了句,可也很奇怪:“月姐,为什么要让老大知道她怀孕了呢?”

    自以为很聪明的嘎拉,想破了脑袋,都没想到隋月月为什么要这样做。

    唯有肯定的继续想:“嗯,大人物做任何事的意义,果然不是我等小人物能测到的。”

    就在嘎拉为此事而大伤脑筋时,岳梓童也在伤脑筋。

    她已经在月下的罂粟花海中,双手环抱在胸前,在石子小径上徘徊大半夜了——居然,没一个人来理她!

    就好像,她是死是活,也没人关心那样。

    隋月月不理她,岳梓童可以接受。

    爱丽丝不理她,她也没觉得当回事。

    也许,这俩人腆着脸的来搭讪,岳梓童还不一定给她们面子呢。

    可李南方,又是凭什么不理她呢?

    凭——什么!

    是。

    岳梓童承认,她在和隋月月谈判时,确实因为得意忘形,从而忽略了李南方的感受,让他残留的一点信心,再次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但那能怪她吗?

    要怪,也只能去怪她的得意好吧?

    得意这玩意,可不是轻易就被人控制了的。

    有时候,就是实在忍不住啊。

    既然是实在忍不住,那她能有什么办法。

    李南方,又是凭什么,因此不搭理她?

    不对,是冷战。

    就像结了婚的小夫妻,因为一点小摩擦,就展开冷战那样。

    岳梓童不在乎冷战——小夫妻之间的冷战,有时候则是增进双方感情的增进剂。

    但冷战这玩意,再怎么不可或缺,也得有个度吧?

    这特么马上就要月上中天,午夜降至了,李南方怎么还能忍心,本宫独自徘徊在希望的田野上,好像个孤魂野鬼那样呢?

    难道,那个没良心的,全然忘记本宫是为何来到这儿的吗?

    本宫放着被人众星捧月般的荣华,却偏偏千里走单骑来这儿,看隋月月的脸子,还不是为了李南方?

    他凭什么要忽视这个现实?

    死没良心的。

    岳梓童越想,心里越有气。

    这个人遇到事后,自我开解是很正常的,无论做错任何事,只要能找到最合适的理由,心情就会好些。

    岳梓童徘徊半夜后,不但给找到了最合适的理由来开解自己,而且还能迅速从这个理由中,精准发现她所受的委屈,以及李南方是个死没良心的现实。

    如此一来,她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了。

    她要问问那个死没良心的,凭什么要这样对待本宫。

    他倒是在竹楼中睡得很舒服,却撇下小姨在野地里,一个人孤魂野鬼似的没人理。

    想到孤魂野鬼这四个字后,岳梓童忽然间打了个冷颤。

    这是因为她猛地想到,这片罂粟田内,埋了很多尸体。

    气死了。

    她怎么会忘记这件事呢?

    那些被埋在这儿当花肥的人,有哪一个是好死的?

    都是横死的。

    故老相传,所有横死之人的冤魂,都会在埋骨所处纠结不散,哀嚎哭泣。

    等到子夜时分,阴气最盛时,它们就会化成人形,在那儿飘荡,寻找替身,籍此来还阳,追讨杀它们的凶手。

    本性属阴的女人,从来都是冤魂附体的绝佳目标。

    可笑本宫还在这儿滞留不归,这不是故意等着被冤魂附体么?

    想到这儿后,刚打了个冷颤的岳梓童,背后汗毛唰地就竖了起来,哪敢再滞留片刻,拔脚就像竹楼那边跑去。

    占地数千亩的罂粟田,绝逼是散步的最佳场所,从最东边走到最西边,大概需要二十多分钟的样子。

    刚才心里没鬼时,岳梓童不知来回走了几趟。

    每次,她都能从中深刻体会到“人在花海中遨游,惬意到酸爽”的地步。

    可现在,她却是怕的要死。

    恨不得一步就跨过数百米的距离,再腾身跃进二楼的某个窗口,然后紧紧抱着小外甥那充满阳刚之气的身子,寻求心安。

    很巧,刚才还如洗的月亮,被一片乌云给遮住了。

    又有一阵风,自南边的谷口处刮来,催动了无数的罂粟花,好像有了灵魂那样,都对着岳梓童左摇右摆,好像在说:“别走,别走啊。你看后面,后面啊。”

    后面有什么?

    岳梓童不敢回头,只能听到莎莎的脚步声。

    就仿佛,有无数个被埋在罂粟田内的冤魂,都从地里冒了出来。

    个个都披头散发,面色狰狞的长大嘴巴,舌头吐出了老长,无声的狞笑着,身子摇摇晃晃,被风催着扑了过来。

    其实岳梓童也知道,背后根本没什么孤魂野鬼。

    所听到的莎莎声,那也是罂粟花的叶子,被风吹动后才发出的声音。

    而且她更是在国安呆过六年的精锐特工——什么样的大阵仗没见过啊,怎么会害怕那些不存在的鬼东西!

    但圣贤有句俗话说得好,叫鬼不吓人,人吓人。

    意思是说呢,世间本无鬼,鬼在人心中。

    如果心中无鬼,荒坟野岭也是人间仙境。

    心中有鬼,胆子再大,防鬼装备再齐全,也会怕的要死。

    很明显,岳梓童就是属于后者。

    她一边健步如飞的向竹楼那边疾走,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别怕,别怕。哪有什么狗屁的鬼啊。即便是有鬼,依着本宫的本事,也能让它重新再死一次。本宫当前胆战心惊,甚至还听到鬼的脚步声,那纯粹是自己吓唬自己罢了。只需回头看看,就一切安好。”

    “回头看看,就看一眼,用眼角余光。”

    岳梓童双拳紧攥着,用超级大的毅力,克制住心中对未知危险的恐惧,让僵硬的脖子,总算开始转动了。

    刚转了平时轻松就能转到的八十度角,岳梓童的眼角余光——

    余光!

    就看到了一个飘忽的黑影,自她背后十多米处,随风飘忽而来。

    黑影身上,有煞白色的,长长的东西飘起,发出扑簌簌的声音。

    哇靠。

    果然,有鬼。

    岳梓童在看到这个又黑又白的身影后,就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巨响。

    心脏,好像漏跳了一个节拍。

    全身的血液,都瞬间凝固。

    手足,在最短时间内,就变得冰凉,僵硬。

    居然,迈不开步了。

    又黑又白的鬼影,却没有停止,依旧徐徐飘来,好像还抬起了一根胳膊。

    鬼影的胳膊抬起时,白色的东西,一下暴增半米多长。

    就像由无数的冤魂组成,无声的吼叫着,要挣开白色的长带,扑过来,钻进岳梓童的身体内。

    “啊!”

    岳梓童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恐惧,张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声惨叫,赋予了她力量。

    重新激活了她僵硬的身体,猛地向前一窜,撒脚冲向竹楼那边。

    她发出的惨叫声,在她耳边,在罂粟谷内,在天地间,反复回荡着。

    让她除此之外,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动静。

    唯有用最快的速度,向前狂奔。

    可她刚跑出没几米,就噗通一声扑倒在了地上。

    幸亏栽倒在地上时,不是饿狗扑食的姿势,不然她圆润白嫩的下巴,肯定会擦破。

    说不定,还会把整齐的小门牙给磕掉。

    她是怎么摔倒的?

    岳梓童可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是干过——她开始承认了,她是混过六年国安的特工,绝不会在仓惶逃走时,出现左脚绊倒右脚这种错误。

    那么,她为什么忽然就摔倒了呢?

    是因为她觉得,有东西忽然抱住了她的右脚。

    会是什么东西?

    鬼。

    除了那些冤魂之外,还能有什么东西,能挡住岳梓童逃亡的坚定步伐?

    “松开我,放开我!”

    岳梓童凄声尖叫着,双足接连飞踹,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

    嗯,是踢到了什么东西。

    如果有人站在她旁边,就会看到她正在猛踢那些美丽的花儿。

    踢开那些鬼手后,岳梓童双手撑地,从地上飞快的爬起,继续向前狂奔。

    却再次一脑栽向地上。

    又是可恶的鬼手,抱住了她的右脚!

    “放开我!”

    岳梓童再次惊叫声中,向前面扑倒的身子,忽然顿住。

    她的下巴,都快要碰到地面了。

    却这样突兀的停住了。

    她呆愣了零点零几秒的时间,清晰意识到她为什么能保持这个动作了。

    因为有一只手,抓住了她背后的衣服。

    那是谁的手?

    岳梓童的眼眸,微微一转,就再次看到了那根白色的东西。

    那东西随风扑簌簌,急促敲打着她的左肩,左脸。

    “我被鬼给抓住了。

    它们,正在试图钻进我的身体。

    赶走我的灵魂,把这具身体据为己有。”

    岳梓童猛地张嘴,发出一声足可以震惊整个世界的尖叫。

    然后,她再次从尖叫声中,收获了极大的力量。

    猛地半转身,右拳狠狠打了出去。

    她发誓,她打出的这一拳,绝对是她有生以来,速度最快,力气最足,角度最刁钻的一拳。

    也是事关生死的一拳!

    无人能敌。

    鬼也不行。

    果然,那个抓住她后辈衣服的鬼,没有躲开岳梓童这电闪一拳。

    砰地一声。

    拳头狠狠砸在脸上的感觉,是那样的清晰。

    接着,她就听到了鬼的闷哼:“呃!”

    (今天继续两更,明天恢复正常更新,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