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狐为妃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十三章 输赢

    第六百十三章 输赢

    花玉龙心中一骇,他输了,蓉儿就要……

    花玉龙此刻后悔的要死,他多么希望时光可以倒流,没有这一场斗丹,他赢不了萧兮,反倒毁掉了花玉蓉,他最疼爱的妹妹。

    “蓉儿。”花玉龙渐渐聚焦的眼神落在花玉蓉苍白的脸上,痛心疾首道:“哥哥对不起你。”

    花玉蓉的身体摇摇欲坠,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她不要对不起,她不要当众给萧兮这个贱民跪下,更不要断了手筋,成为废人。

    “哥哥,你在说什么?你输了一场斗丹,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花玉蓉笑了,无辜的表情仿佛什么也不知道。

    花玉龙怔了怔,大概是没想到,花玉蓉会这么说。

    众弟子的目光都落在花玉蓉无辜的脸上,又看了看赢得胜利的萧兮,谁都没有离开,他(她)们在等接下来的一场好戏。

    斗丹的赌注,有部分弟子是听说了,他(她)们本以为萧兮会输,没想到萧兮天赋惊人,完美的逆袭了。

    但花族乃圣都第二大家族,萧兮得罪的起花族吗?

    不过,看萧兮和南华君之间的关系,貌似匪浅,倘若南华君做萧兮后盾的话,萧兮倒也能得罪的起花族,毕竟圣都无论是皇族还是第一家族,或是第二家族,都没有谁愿意得罪南华君。

    院长和长老们对赌注心知肚明,但他们并不知道花玉龙输了,是要花玉蓉给萧兮跪下,并且自断手筋,当时高傲自负的花玉龙,是带着必赢的态度去说的这件事。

    萧兮冷冷的笑了:“花玉蓉,你哥找我斗丹下赌注的时候,我的要求你听得一清二楚,还迫不及待的让你哥答应我,怎么,现在得了失忆症了,想不起来了?要不我给你治治失忆症?”

    花玉蓉脸色发白又发青,眸色微闪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哥找你的时候,我和她在宿舍,不信你可以问她。”

    花玉蓉贴近胖丫头,手指悄悄的在胖丫头背后捏了一下,眼神警告的看了胖丫头一眼。

    胖丫头本就站队花玉蓉这一边,又对萧兮恨之入骨,觉得今天她丢尽了脸面,都怪萧兮,她当然会帮着花玉蓉。

    “没错,我一直和花二小姐在一起……”

    胖丫头话没说完,就被萧兮打断。

    “花玉蓉,你挑唆你哥来找我斗丹下赌注,现在又输不起了吗?那好,你输不起,就让你哥代替你偿还。”萧兮声音极冷,嘴角噙着冷笑,扫了一眼从地上起身的花玉龙,讥嘲道:“我活到今日,还从未有过男人跪在我的面前,求我的呢!花玉龙,你跪下吧!跪求之后,就自断手筋,这是你提出的赌注,你该不会忘记吧?”

    胖丫头闻言,脑中轰的一声,炸了开来,她一心站在花玉蓉这边,没想到萧兮这么狠,会让花玉龙替花玉蓉偿还。

    “不要,我说错了,花二小姐没有和我在一起,我记得花二小姐去找花大公子了,回来之后,她对我说了花大公子和你斗丹,还有赌注。

    萧兮,你不能让花大公子代替花二小姐偿还赌注,这是你和花二小姐之间的仇怨,不该连累到无辜的花大公子,你要找,就找花二小姐,让她给你跪下,让她自断手筋。”

    花玉蓉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胖丫头会在这个时候出卖她。

    花玉蓉恨不得撕碎了胖丫头,扬起手,狠狠一巴掌打在胖丫头脸上,狰狞的骂道:“你这个贱人,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我哥永远都不会看上你这个贱人,你们尚书府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胖丫头脸上留下血印,半边脸很快就肿了起来,倒不是她脸上被划破,而是花玉蓉掐破的手指,留下的血印。

    众人不是傻子,很快就看明白了,他(她)们心中十分惊诧,特别是看到花玉蓉狰狞的表情,像似要吃人似的。

    花玉龙可是花玉蓉的亲哥哥啊!花玉蓉为了保全自己,居然不顾亲哥哥的死活。

    院长和长老们也失望的摇头,觉得花玉蓉面目可憎。

    花玉龙失望又心痛,这次不是为花玉蓉心痛,而是为自己心痛,他没有想到疼爱了十几年的妹妹会这样对待自己,他就是个傻子,才会被自己妹妹如此利用。

    萧兮冷眼看着胖丫头和花玉蓉狗咬狗,又把花玉龙失望的眼神看入眼底,她心中没有半点同情,雪上加霜道:“花玉龙,愿赌服输,你和花玉蓉,总要有一个人,付出代价。院长和长老们都在看着,你们兄妹今日是逃不掉的。”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从残忍。

    经历的三次生死,萧兮很明白这个道理,她黑眸冷如冰霜,没有半点人情味,冷眼看着这对兄妹反目成仇,最后自相残杀。

    南宫湚心中微微一震,黑眸动也不动的看着萧兮,把萧兮冰冷的表情纳入眼底,这样的萧兮很陌生,她精致绝美的脸上,再也寻不到当初小狐狸才幻化成少女时候的单纯和可爱,她像杀手一样的冷漠,一样的轻视人命。

    南华君浓密的羽睫微垂,看着萧兮冷漠的容颜,平静如湖的眸色微动,仿佛一颗石头,丢到湖中,惊起了细微的波澜。

    他眸色微敛,抬起手指,轻轻一弹,狰狞的花玉蓉腿窝一疼,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花玉蓉凄惨的叫声就响了起来,她手腕不知何时被何器割断了经脉,鲜血很快就染红了袖口,她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血淋淋被废掉的双手,凄厉的惨叫。

    花玉龙被这一幕惊到了,虽然他刚才心中对花玉蓉失望过,但毕竟是他疼爱了这么多年的亲妹妹,看到花玉蓉被断经脉,花玉龙还是很不忍心。

    院长眸色闪过吃惊,他刚才好像看到,是南华君动的手。

    此时,南华君神色淡淡,飘渺如仙,一点也看不出是他对花玉蓉出的手,就算院长说出来,也不一定有人相信,只听闻南华君救人,还没听说南华君杀人。

    南华君就是人们心中的神,双手怎会沾了罪恶的血腥?

    “蓉儿。”花玉龙踉跄的跑下比试台,到了花玉蓉身边,从怀中拿出丹药送到她嘴里之后,却被花玉蓉吐在了他的脸上。

    唾液含着血水,花玉蓉猩红的眼神犹如地狱的恶鬼,狰狞的看着花玉龙,把花玉龙骇了一跳。

    “是你害了我,你技不如人,斗不过萧兮,为什么要和萧兮斗丹?你还提出输了自断经脉,你是我的亲哥哥啊!你怎么能害我断了经脉?

    花玉龙,你是不是看上了萧兮,被她迷了心窍,联合她害我变成废人……”

    花玉蓉恶毒的言语攻击花玉龙,将他伤的体无完肤,他不曾想过,自己的妹妹,会这样的想自己。

    花玉龙气的浑身发抖,花玉蓉越说越不像话,他一气之下,抬起手掌狠狠的掴了花玉蓉一个耳光,将花玉蓉打的摔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