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美食厨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六章 风铃草七,邵星靥的真正身份

    ..,

    既然这摊主极力推荐,那她自然不能拂了他的“好意”。

    还别说,这摊位上真有一样东西,散发着浓郁的灵气,罕见的是,那并非什么古玩玉器,而是一株长相怪异的草,恰巧,这东西她认识。

    风铃草,灵气御音,可奏出极其美妙的音乐,算是一种奇异灵植。

    “这是什么?”

    叶蓁捡起风铃草,摆在面前问道。

    她很清楚,华夏没有这种东西,而且如果不是修者,根本发挥不出这风铃草的作用,这摊主应该是机缘巧合下采到的,并非有意而为之。

    果然,摊主看到风铃草,眸子虚晃着闪了闪。

    这东西的确是他偶然采到的,拿来鬼市也只是因为这草叶模样独特罢了。

    风铃草的叶子宛如铃铛,一串串挂在根茎上,在华夏植物中,还真没有这种模样的,可以算作是新物种,恰巧鬼市就是贩卖新物种的好地方。

    运气好了,碰到喜欢的,还能卖个高价。

    “一看你就是个内行,这玩儿意也只有我这摊上有,你要的话,一千!”

    摊主眼珠子一转,陡然看到站在叶蓁身边西装革履的陈凯旋,不禁咬牙喊出一个高价,他很清楚这些有钱人,在女人面前绝对不吝啬的大方。

    如果一株草卖上个一千块,那可真是发达了!

    摊主心里喜不自禁,等着陈凯旋和安凛自发掏钱,来个开门红,谁知,他话音刚刚落下,叶蓁就将手里的风铃草丢下,起身就准备走了。

    风铃草以灵气御音,只是听着好听,半分作用也无,一千块她是肯定不买的。

    安凛和陈凯旋犹豫了一瞬,也起身跟上,他们倒是想给叶蓁买下,不过想想她也不是什么缺钱的主儿,有自己的主意,他们贸然决定说不准还惹得她不喜。

    两人倒是聪明了一次,叶蓁可不会平白占他们的便宜。

    “诶诶诶,等等,行,算我乱出价,一百块,一百块你要的话拿走!”

    眼看着三人就要离开,摊主不禁大喊道。

    他心下也是后悔,好不容易有人看上了这草,早知道就不喊那么高的价了,谁知道这美人油盐不进,身边两个人模狗样的家伙还如此不上道。

    反正是空手套白狼的买卖,一百块他也不亏。

    听到摊主的声音,叶蓁回身,将一百块丢下,拿起风铃草转身就走,半分都没有停留,一百块一株风铃草,用来装饰自己光秃秃的葫芦空间,恰到好处。

    摊主看着叶蓁的背影,突然暗自咬牙,总觉得自己亏了似的。

    风铃草一到了叶蓁手中,就以肉眼看不到的弧度招展着嫩叶。

    叶蓁眸子微闪,她如今蕴含生命法则,对任何生物都具备一定的作用,也是让灵植颇为喜欢的,她相信,自己如今对灵植的亲和度,已经堪比精灵族了。

    安凛和陈凯旋好奇地看着叶蓁手里的植物,但转瞬就没了兴趣。

    三人一路走过,倒也碰上了不少好东西。

    叶蓁也捡了些漏,虽然不是什么大物件,但也有些价值了。

    安凛和陈凯旋也买了些心仪的物件,还让叶蓁帮忙掌眼了,待鬼市结束时,三人都满载而归,连安凛都忘记了那半截玉钥匙的悲惨事情。

    叶蓁吩咐了玲珑阁伙计好好看着店,就离开了潘家园。

    安凛和陈凯旋开车来的,自然可以顺道送叶蓁一程。

    *

    在叶蓁回程的时候,邵星辰已经由保镖带回了星海湾。

    邵家财力不菲,邵星辰对邵星靥也足够大方,购下的别墅是距离玫瑰园最近的一栋,环境自然也是不错,这地方灵气充足,连邵星靥都颇为满意。

    而对邵星辰而言,能和邵星靥共处一室,就是最美妙的。

    站在门口,他驱逐了保镖,拖着疼痛的身躯推门走了进去。

    在邵星辰推门进来的那一刻,原本在二楼主卧打坐的邵星靥就豁然睁开妖媚的眸子,她眸子闪了闪,穿着性感的睡衣,趿着拖鞋下了楼。

    听到响动,邵星辰抬头,就看到一双光洁笔直的腿,在灯光下白的发光。

    他眸子一亮,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了,眼珠子几乎要贴到邵星靥身上。

    邵星辰心头也暗自自嘲,他有过那么多女人,哪一个不是身娇体软,容貌不俗之辈?但每每面对她,总是像个没见过女人的毛头小子似的。

    “怎么还没睡,在等我?”

    说话间,邵星辰眸子发亮,声音也软糯至极。

    闻言,邵星靥眸子深处掠过一抹不屑,转瞬即逝,她温柔浅笑地看着邵星辰,见他一直捂着胸口,不禁上前几步,柔软的手抚摸他的胸口。

    “怎么了?你受伤了?”

    邵星靥皱着眉,语气极为柔和。

    邵星辰只觉得自己要醉了,恨不得时间就停在这一刻,心爱的女人抚摸着自己的胸口,那种柔软的触感,暧昧的香气,瞬间火气全部冲向某处。

    他忍不住苦笑一声,都变成这副德性了,居然还想着那档子事。

    “你怎么会受伤呢?姐姐好担心你”

    邵星靥眸子扫过邵星辰,语气更加柔和,还透着点点魅惑。

    “对了,姐,叶蓁是不是修者?”

    听到邵星靥的话,邵星辰瞬间就回过神来,当即也顾不得浑身的燥热了,他眸子阴郁,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叶蓁的肉般,一副恨恨的表情。

    他邵星辰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吃这种闷亏,一时间心头难以平息怒火。

    如果叶蓁不是普通人,那他刚刚发生的一切倒霉之事就是她干的!

    邵星辰在心底暗暗决定,一定要报这一箭之仇,正好也可以借此为自己心爱的姐姐除去心头大患,他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你去找她了?”

    邵星靥面色一变,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还顺手推开邵星辰,也不顾他因为疼痛而扭曲起来的五官,胸口裸露出来的蓝色狐尾几乎要摇摆起来。

    在她看来,邵星辰就是她的禁脔,他可以和任何人发生关系,但唯独叶蓁不可以,这是她的心头大患,也是唯一让她产生不安的女人。

    她不得不由此怀疑,邵星辰每次箭在弦上始终不发就是为了叶蓁!

    这般想着,邵星靥看向邵星辰的目光就闪过些许嗜血。

    她虽然由兽转变为人,但骨子里的兽性却丝毫没有减退,反而因为用着人类的身躯而让这种感觉愈演愈烈,她决不允许自己的禁脔背叛自己!

    在邵星靥的目光注视下,邵星辰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被冰冻了。

    “星靥,你在怀疑什么呢?我爱的是你,从头到尾都只有你一个!”

    虽然在高阶修者的气势压迫下邵星辰动弹不得,但看着邵星靥,他不仅不怕,还有些不满地出声辩驳,他生平第一次喜欢一个女人,还为此沦落到尘埃里,他什么都可以忍受,就是无法忍受心爱的女人怀疑他的真心。

    闻言,邵星靥眸子一闪。

    她上下打量着邵星辰,眸中有血光划过,当即冲上去将邵星辰扑倒,将其压在地板上,狠狠撕裂了他的衣服,俯身坐在他身上,四处点火。

    不多时,就直入正题,一切都发生得极为突然。

    邵星辰已经愣住了,但感觉着温暖而紧致的地方,激动的脸都红了,此刻的他,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反而是一股喷涌的舒爽席卷而来。

    他从没被女人压在身下过,但却没有丝毫耻辱感,反而乐在其中极致享受。

    邵星靥摇动着自己丰满的身躯,居高临下看着邵星辰近乎迷乱的神情。

    她清明没有半分**的美目中闪过点点满意和得意,这才对,她蓝尾天狐一族,生来就应该有着让任何雄性为之痴迷的魅力。

    过了许久,才云歇雨顿,空气中散发着浓郁的情事过后的暧昧味道。

    邵星辰已经可以动了,爪子不安分地摸上女人的饱满。

    “如果叶蓁是修者,那我身上的伤是她搞的鬼!”

    将邵星靥半抱在怀中上下其手,邵星辰咧着嘴,眼神中极为满意,但说起叶蓁时脸上却露出一抹颇为森冷的笑,一口白牙寒光凛然,好似要择人而噬一般。

    “她的确是修者,而是实力不低”

    邵星靥神色慵懒地靠在邵星辰怀中,眯着眼睛冷哼着说道。

    闻言,邵星辰脸色表情一顿,旋即更显愤怒和暴躁。

    果然,他的猜测没错,今晚造成他如此大失颜面的就是叶蓁,哼,邵家和叶家的确无法和平共处,这一次,他必然要将这水给搅浑,将叶家所有人都杀了!

    邵星辰心头暗自决定,一定要让叶蓁体会一次他今晚的痛苦。

    “你可调查出来了,当日宴会上的那个男人,到底在哪儿?”

    邵星靥伸手将自己的头发卷在手指上,眼神中情绪有些复杂地问道。

    她自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凭着蓝尾天狐的能力很快修到十二品,几乎是这片大陆的顶尖强者了,可惜,在那个看似普通的男人手中,却一夕溃败,甚至若非她逃得快,很可能将命也留在那里,这是她从未想过的。

    “没有,据说当日离开l省后,就没了踪迹”

    邵星辰皱着眉摇了摇头,因为邵星靥对那个男人和叶蓁极为关注,所以他也就一直在用心调查,可惜,什么信息都不显,别说踪迹,那个男人连身份都没有,就像是凭空出现在华夏的一样,这不禁在他心头埋下一丝诡异之感。

    不过他也就此联想到当日在星辰俱乐部抹去他的记忆,拥有神鬼莫测手段的神秘人,毕竟那张支票出自叶蓁之手,安娜又说是个男人,两者极为吻合。

    “没了踪迹…”

    邵星靥狐狸眼转了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现在想他们做什么,我明天回家让母亲从国调几个魔法师过来,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说不能还能借此一举除去叶家这个祸害!”

    邵星辰在邵星靥身上揉捏着,语气不满而阴森地说道。

    他倏然一个用力,引来邵星靥一阵轻颤。

    空气中气氛再度变得暧昧而火热,邵星辰呼吸也粗重了不少,他虽然女人不少,但还是第一次得到心爱之人,自然是珍之爱之,如同刚开荤的初哥。

    邵星靥对这种事也不抗拒,反正最后得到好处的是她。

    她原本已经闭上眼睛准备享受了,却在此时豁然睁开眼,一把推开正要提枪而上的邵星辰,她眸子闪烁,穿好睡衣就推开大门走了出去。

    在她的视野中,一抹纤细的身影缓缓走在小路上,她长发被晚风掀起,月光照在她身上,仿佛欲要临风而去的仙子,这一幕美的如梦似幻。

    而邵星靥却恨得咬牙切齿,这个人族,竟然比身为天狐一族的她还出众!

    她没有重生前,也算是蓝尾天狐一族中的佼佼者,匍匐在她身下的雄性多如过江之卿,她也素来自负,没想到重生后,在这个唯有她一人为天狐的世界,更是得到了更多雄性的目光和关爱,这种感觉让她极为得意和膨胀。

    她本以为自己就是最特别,最完美的,谁知,竟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邵星靥看着那抹纤细的身影,眼神中充满了恶意。

    就在这时,叶蓁停下脚步。

    她转身看向邵星靥,她是修者,对于角落中掩盖的恶意目光自然能够第一时间察觉,清淡的目光穿透重重草木,一眼就看到了恶意目光的传达者。

    在这里看到邵星靥,叶蓁闪过一瞬间的惊讶,当然,也仅仅是惊讶。

    邵星靥也没有躲避的意思,她迈开步子,逐渐靠近了叶蓁。

    “叶小姐,距离上次宴会,我们也有许久未见了吧?”

    距离近了,邵星靥看着叶蓁细致如美瓷的肌肤,精致而清美的五官,眼神中闪过一抹狞色,但旋即就掀起红唇,笑眯眯地说道。

    叶蓁还没开口说话,就率先退开一步。

    修者五官灵敏,她能够清晰看到邵星靥颈上青青紫紫的痕迹,以及她身上还未彻底散去的麝香味,她也不是纯洁无瑕的小姑娘了,自然知道她刚刚做了什么。

    她并不希望这种味道沾染到她的身上,所以两人还是离远些为妙。

    邵星靥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叶蓁对她的嫌弃,不禁娇躯微僵,她侧头上下打量了叶蓁几眼,更加觉得这个和她一样来自外大陆的女人很讨厌。

    “叶小姐,我也住在这里,我们倒是可以时常聚一聚,你意下如何?”

    邵星靥很快敛去自己的不悦,脸上带着善意的笑。

    “你装的不累?”

    叶蓁眯了眯眸子,色淡如水的樱唇微动,淡漠地问道。

    她着实想不通,眼前这个分明是条美人蛇,而且当日在宴会上两人也撕破了脸,难道在邵星靥看来,她就如此愚蠢不成?

    既然她能猜到邵星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那后者自然也能猜到她的身份。

    叶蓁没兴趣和邵星靥在这里装模作样,直接戳破了岌岌可危的那层表面。

    话落,邵星靥脸上的善意就消失了,她狐狸眼冷冰冰地盯着叶蓁。

    “我本想和你做个朋友,没想到你如此不识好歹!”

    话落,邵星靥就手臂一挥,手中赫然出现了一把蓝色的剑,她性感的睡衣随风飞舞,嘴角带着一抹玩味般的笑容,下手却狠辣。

    既然那男人不在,何不乘着这个机会将叶蓁杀了了事?

    狐狸本就没什么耐性,她也根本不惧怕当众杀人。

    实力到了她这个层次,足以处理好一切,在她动手的那一刻,路灯以及路灯上的监控噼里啪啦一阵响动,陡然报废,星海湾瞬间暗了下去。

    她已经脱离了野兽范畴,对华夏这些足以留下证据的东西极为敏感。

    叶蓁神情冷漠,她早看到邵星靥时就知道今晚少不得要动手。

    她手一晃,一把青色的弯弓就出现在手中。

    “是你!”

    邵星靥原本准备动手,但一看到那把雕刻在记忆中的弯弓,就失声尖叫出来,俏脸瞬间惨白如纸,盯着叶蓁的神情如同看到了鬼一样。

    电光火石间,邵星靥脑海中涌过些许早已忘却的片段。

    *

    山巅上,一片片白云被霞光映得粉红,西落的金光将天照射出一片惊艳之色,瀑布飞流而下,树木丛生,飞鸟翱翔,云雾蔼蔼,宛如仙境。

    一尾蓝狐慵懒地趴伏在山洞里,妩媚的眸子打量着自己悉心守护的“姒兰”,这是一种吞服后实力精进的天材地宝,它就是这株灵植的伴生神兽。

    不过最近是它发q的日子,所以它必须要在这个安全的阶段去找个雄性。

    蓝弧用舌头舔了舔自己光滑漂亮的皮毛,绕着散发着幽香的灵植走了一圈,留下神兽气息震慑某些妖兽,就摆着蓬松的尾巴跳走了。

    没想到,就是它离开的这个时间,居然有人族觊觎了她的姒兰!

    “这是你的香料?你既不愿,那我和你换可行?七品化形香两盘如何?”

    那人族看到它时愣了愣,旋即就淡声吐出这样一句话。

    那时候的它有些心动,不过看到自己的姒兰,还是放弃了化形香。

    而且,它是高贵的蓝尾天狐一族,是人族可以施舍的吗?

    蓝狐暴怒,咆哮着冲向那纤细的人族女人,谁知,她竟实力不弱,乃是仙尊级别,两人争斗不久,它渐渐落入下风,好在姒兰在这一刻成熟,有了自保之力,香气扑鼻,那人族没有防备,修为陡然被压制,也让它得了手。

    它本想将人族女人吞噬入腹以解心头只恨,没想到她死后身躯竟然泯灭成灰了,独独留下一枚别致的储物戒,也就被她纳为己有了。

    它本以为事情会就此完结,却没想到更大的灾难在后面。

    画面一转。

    一袭银袍的绝色男人手持长剑,居高临下望着它,就像是看一只蝼蚁。

    他伸手轻轻一挥,那枚被它隐藏在身上的别致储物戒就不由自主飞向他的掌心,那一刻,它分明察觉到他微微颤抖的身体,以及有些泛红的眼。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阴戾,冷漠,嗜杀,惊艳,外加几乎要将人溺毙的悲伤。

    他立在半空,愤怒似乎将天际都燃烧成了火红色,以天幕为背景,银白色的长发在寒风里吹曳起虚虚扬扬的弧度,那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它虽然偏居一隅,却也知晓饕餮大陆缥缈神尊之名,只因他是兽之至尊。

    那一刻,它似乎只记得自己沉沦在他的美色中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

    哦,后来它只来得及听到一句话,身体就爆炸成了数块碎肉。

    “她死了,你为何还活着?”

    在它醒来后,就已经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名叫华夏的世界。

    在饕餮大陆的日子已经被它藏在了记忆深处,轻易不会去回想,不是不想,而是惧怕,它很怕再次回到临死的那一刻,连求生的话都说不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