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不设防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百八十六章 人怕出名猪怕壮

    “噶。”贺港顿时愣了愣。

    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些恐龙妹争先恐后扑了上去。

    “庄风,我要给你生猴子。”

    “小婊砸,一边去,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姿色,我偶像能看上你吗”

    “就是,你生出来的,那不是猴子,那是猪崽”

    “欧巴,看我一眼嘛,我也是南云人哟。”

    很快,贺港就被一群绿肥红瘦的妹子包围住了,她们大多是外地来京打拼的,在京城也没找到合适的男朋友,想找一条捷径,奈何姿色平平,有钱人也不愿意包养,正巧关注了新闻,所以第一时间跑过来,如果跟我好上了,往后在京城里,那还不是作威作福、吃香喝辣吗

    她们也是不遣余力的,不停往贺港身上蹭,有些火辣的妹子,各种猴子偷桃,海底捞月,搞得贺港面红耳赤,貌似他还是个纯情小处男呢。

    “喂,喂,美女们,庄风只有一个,经不住你们盘丝洞的折腾,倒是看看我啊。”有的弟子挤眉弄眼说道。

    “没错,劝你们不要白费力气了,庄风老大的女朋友是关神医的孙女关若兰,一般的庸脂俗粉,她哪能看得上啊。”这些弟子很是羡慕贺港,却没有点破我。

    “那又怎么样,长得漂亮的不一定活好,你们睁大眼睛看看,他已经被我弄石更了,换做那个什么关若兰,有这本事吗”

    “对啊,他一副春心荡漾的模样,明显就很爽嘛。”

    果不其然,此时贺港的下边,撑起了一个小帐篷,对于她们的侵犯,原本是拒绝的,结果被捣鼓了几下,实在受不了,再这样下去,搞不好就得投枪缴械。

    “干嘛呢干嘛呢”这时候,不远处的陈宗师,忍不住呵斥道。

    他刚才忙于招呼那些达官显贵,发现这边的混乱场面,赶忙出言制止。

    陈宗师表露出的不怒自威,把这些妹子吓得一哄而散,却引来了不满的议论。

    “吼什么吼,难道你还能剥夺我追求偶像的权力吗”

    “就是,你这个怪大叔,小心我去微博曝光你。”

    我给贺港使了个眼色,他顿时心领神会了,清了清嗓子,没好气说道,“咳咳,这是我师父,你们别这么疯狂,给我一点私人空间行不行”

    除了膨胀的裆部,倒也像那么回事,随着他的开口,那些妹子就开始装委屈,要求合个影啥的。

    贺港看了我一眼,我轻轻点头,这倒是无所谓,现在是法治社会,如果她们赖着不走,确实很头疼,只要是合理的要求,尽量满足一下也无妨。

    就这样,十几个妹子纷纷跟贺港合影,有的在他脸上啵了几口,才意犹未尽地离开了国威武馆。

    此时满面红光的贺港,有些晕头转向,忍不住感叹道,“哎,真是世风日下啊。”

    “喂,贺港,我有必要提醒你,尽量避开晚上出门,这年头,长得帅的男性被强奸的案例时有发生,虽然你没有颜值,但你借用了老大的名声,随时有可能被女人榨成萝卜干。”

    “何止萝卜干,我估计他得精尽人亡”

    听到这些话,贺港顿时成了霜打的茄子,“老大,你套路我”

    “嗨呀,没事的,你堂堂一个武者,只要你不愿意,难道那些娘们还能强迫你不成”我摇头晃脑说道。

    国威武馆的弟子,纷纷笑出声来,包括那些内门弟子,他们怕是以为,我忘了之前的赌约。

    “走吧,之前的约定,也该履行了。”我压低了声音说道。

    果然,一提这话,他们顿时面色发青,“我肚子不太舒服,去一趟卫生间。”这会儿,罗涛捂着肚子,一脸难受的表情。

    “哦哦,那正好啊,自给自足,我们陪你一块去吧。”我嬉皮笑脸说道。

    “啊,庄哥,是大杨泽成跟你打赌的,我可没参与啊。”罗涛连忙赔笑道,一旁的杨泽成,吓得身子一抖,脸庞充满了惶恐。

    话说,这家伙也真够悲哀的,在我参赛之前,抛开真武七绝,比他强不到哪去,然而今天的我,经过了一次深度的蜕变,至少提升了两个层面,跟陈宗师这种级别的大佬,应该也差不了太多。

    不过我要走的路还很长,不只是局限于京城,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预感,总觉得血魔消停太久了,自从上次覆灭了一个小型的武术世家,就一直没有动静,虽说我的成长速度一飞冲天,但相比他,依旧有些不够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在武圣碑里,张真人都跟我讲了,血魔修炼的是极为霸道的魔功,以鲜血和人命祭奠,不同于武者的循序渐进。

    我不能听之任之,有机会的话,应该选择主动出击,趁着血魔尚未完全觉醒,将他一举击毙。

    这样才能天下太平,毕竟,我总不可能一直让嫂子她们待在杜馆长那里吧,一来失去了自由,二来多有不便。

    “你不承认没事,贺港,小本本拿出来,有哪些人参与了,包括他们提出的赌约,咱们今天一一解决。”我摆了摆手,倒不是说我强人所难,这些内门弟子一直有着强烈的优越感,确实有必要粉碎一下他们的自尊心,而且我可以肯定,那几个家伙,给外门弟子带来的心理阴影,远不止是这一点惩罚所能比较的,说起来,已经是便宜他们了。

    “好勒。”贺港快步走过来,“罗涛师兄,你亲口说的,吃猪食,杨泽成师兄,你说用嘴巴打扫厕所,还有”

    他就像个审判官一样,宣布他们了他们的命运。

    “大师兄,你可要救救我们啊,要不是为了帮你撑场面,至于沦落至此吗”

    “对呀,大师兄,要不你豁出去了,一个人全权履行吧。”

    “我赞成,反正大师兄经常跟我们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说不定吃完了厕所的东西,大师兄有望奋起直追呢”

    听到这些声音,杨泽成气不打一处来,“草了,你们这些狗东西,平常怎么待你们的,外门弟子的修炼资源,分了一大半给你们,现在就想是过河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