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落魄农村媳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三十二章:辩解

    李美龄不知道吕楠说了什么,张建平的话又不透露一点,可就是说这样的话,让她的心也跟着提着。

    “张建平,我不明白董富强的爱人找到你说了什么,让你回到家里就这样说我,咱们俩是夫妻,你说不了解我,可是你了解过我吗?你在乎过我吗?自从结婚之后,你就一直心放在李秀英的身上,李秀英看不起你,你又为了把王伟比过去,你这些年一直为心里的不平努力着,那我又算什么?这个家又算什么?”夫妻两个能走到今天,李美龄一直觉得张建平的错更多一些,加上心里害怕,她把平时不敢说的话都说了出来,“你现在就因为别人找你说了什么,你宁愿相信外人,也不相信我这个妻子,你还让我说什么?”

    “你是在心虚吗?因为你和董富强的关系不一般,所以只要一起吕楠,你就心虚的先指责别人?”张建平面上升起一抹冷笑,“看来吕楠说的并不假,你与董富强不单单只是同学关系,我说的没有错吧?”

    “我说不是你也不会相信,你现在已经相信吕楠的话,我再多解释又有什么用?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一直担心的事情,突然之间就被挑了出来,李美龄反而没有先前的害怕了,“张建平,你是想离婚吗?也可以,这样的日子过着也没有什么意思。”

    说完,李美龄起身回了屋,直接把门甩上了。

    张建平阴着脸。

    离婚?

    他怎么会离婚,就是为了自己,也不能再受李美龄牵连,只要一离婚,他的事业也会受到影响,他不会这样做,不过夫妻之间在吕楠找过来之后,也成了陌路。

    回到卧室的李美龄没有等来张建平追来,听到开门关门声,李美龄以为人走了,不多时又听到动静,自己房门也开了,她先是一惊,待看到是自己的儿子后,紧绷的身子才又松懈下来。

    “我爸说让我和你住。”张德一脸的不高兴,“妈,我都这么大了,和你住也不方便。”

    “我收拾一下,你以后住客厅的沙发。”李美龄也没有多说。

    张德也没反对。

    结果搬到新家之后,李美龄和张建平就正式的分居了,两人没有再说过话,也没有再提起那天的事,在家里表成陌路,也没有交流,而张建平又不时的下部队下连队,这样一来夫妻两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了。

    转眼过了两个月,已经进了秋天,天气一天比一天冷,董富强大批量出产出来的衣服,还积压了一半,就是把这些都卖掉,才能把借来的钱还上,家里的本钱还不算。

    董富强已经知道会赔钱,却没有想到会赔成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嘴上也起了一层的水泡,眼看着就是上火了。

    吕楠虽然没有说什么,脸色也阴的难看,董富强在吕楠面前,低伏做小,像以前那般哄着吕楠,也没有让吕楠脸上能对她露出笑来。

    “现在赔的这些钱,你打算怎么办?”这天,吕楠开了口。

    董富强低着头不作声。

    “就是都甩了这些货,还要赔上几万吧?你把自己存的那点私房钱都当是李美龄那要回来的钱给了我,你现在还有钱拿出来补这个洞吗?”吕楠的声音轻轻的。

    可却像一颗雷,在董富强的心里炸开了。

    “我......我没有。”

    “你的私房钱是怎么存下的,又存下了多少,你以为我心里没有数,不过是看在是夫妻的份上,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睁,结果没有想到你却用我的钱帮着外面的女人来哄骗我,真不知道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了,果然美色误人啊。李美龄的味道怎么样?”吕楠一双眼睛似毒蛇般。

    董富强的脑子已经不好使了,他一直以为他做的很隐蔽,没有人会知道,吕楠也不会察觉,更让他害怕的是吕楠知道了前几个月一直也没有表露出来,和他在一起时就像什么事也没有,这样深的心机才是让他害怕的。

    “你和李美龄在一起睡了,这事我知道。”吕楠又抛出一句让董富强神色大变的话,“现在我也不去追究那些,只要你把这些钱给我补上,这事就算过去,这边的厂子关了,你和跟我回南方,以后我也不追究这事。不然别怪我把你和李美龄的事捅到部队里去。”

    董富强点了点头,“好。”

    吕楠起身走了,没有再多看他一眼。

    董富强现在支哪里,吕楠都不会拦着,让他现在着急是怎么能不让李美龄被牵连出来,所以第一时间找到了李美龄,李美龄看到他之色,就没有好脸色。

    “你不愿意见我我知道,我也不想来打扰你,吕楠现在闹的这么厉害你也知道,厂子赔了几万块钱,吕楠让我找你把这钱补上,先前有件事我也没有和你说,他让你把厂子分的钱退出来,我把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给你补的,现在她也知道了。”事情到了这一步,董富强也没有开始时那么张不开嘴了,“现在你补两万块钱,吕楠那边就会松口,不然她要闹到部队来,还说知道了我和你的事。”

    李美龄脸色不好看,“两万块钱?你总共分多少钱你也知道,而且都花了,现在你让我再把钱给你,你回去告诉她,当初厂子第一批生意能挣钱,那也是我出了力的,我分的钱也是我该得的。”

    “和她说这些有用我也不会来找你,吕楠的心机很深,她能知道事情真相还一直面上不声色不动的和我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般,你就该知道到底她有多厉害。”董富强眼里闪过的害怕不是假的。

    李美龄咬着唇,紧紧的盯着董富强,“我没有钱,也拿不出来。她想闹就去闹吧,当时就咱们俩知道,也没有人看到,她就是来说我也可以反告她诬陷我,我怎么说也是军人家属,她不就是觉得我怕她来闹吧?让她闹,我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