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七章 涌动

    啪

    染血皮鞭重重的抽打在**上,皮开肉绽,鲜血迸射。

    啊

    吊架上,被打之人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咬牙切齿,发出怒吼。

    “肯布塞家族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混蛋。”

    “肯布塞?左明思二少爷,你觉得你还有机会活着离开这里吗?肯布塞可不会为了一个离奇失踪的人与黄昏开战。识相你还是乖乖的把信交出来。让你死个痛快。”

    迈肯斯阴狠的笑了起来,一挥手,旁边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牧医开始为他治疗伤势。一边打一边治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什么信?我不知道,迈肯斯,你敢对我动私刑,佐罗斯督察都救不了你。识相你就把我放了。”

    啪

    血鞭猛的落下,引得左明思再次痛呼,他本来就虚弱,两鞭下去,疼的晕厥过去。

    “哼哼,甘道夫那个老家伙好不容易才离开学院,前往帝都,佐罗斯?那个碍眼的家伙,或许该为自己担心。不久的将来,德科诺兰学院即将改名为黄昏之手学院。哈哈,哈哈哈”

    “督察神机妙算,夺取德科诺兰学院,威逼那些学员加入我们,到时候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联手,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吩咐的事,准备的怎么样?”

    “督察放心,人员全部到位,只要制造一起混乱,趁机把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的势力全部扫除。”

    “按计划,行动吧。”

    黄昏之手也是被逼的不得不造反,按照他们的推断,从左明思手里拿不到信件,肯定就是落入第二家族手中。能够连根拔黄昏之手在德科诺兰学院的机会,换谁都不会错过。

    他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唯有专暗为明,这才有了此事的放手一搏。

    只是,那封信既没有落在左明思手里,更没有进入第二家族,此事正躺在某个人的怀里。当然,黄昏之手是不知道这件事的。

    随着迈肯斯的命令,黄昏之手潜藏在德科诺兰的数百成员悄然行动。

    “嗯?”

    牧医室内,叶寒风发出一声惊疑,扫了一眼库克。

    “你确定左明思在监禁大楼里?”

    他还是不敢相信,监禁大楼代表着纪律,那么多巡逻队,而且由凶名赫赫的佐罗斯督察坐镇,谁敢招惹他,难道?

    “库克,佐罗斯是不是黄昏之手的人?”

    佐罗斯身为督察,可以说只手遮天,监禁大楼几乎是德科诺兰学院唯一的武装力量。

    若佐罗斯督察效忠于黄昏之手,恐怕只有逃出德科诺兰学院才能活下去。

    “你们为什么绑架左明思?他对对你们有威胁?若黄昏之手想要霸占德科诺兰学院,对发他大哥左之柱效果会更大。不要抱着侥幸心理,我能从死亡边缘把你救回来,也能把你送回去。”

    谜团必须解开,只有知道黄昏之手为什么这么做,才能更好的看清局势。

    库克咬牙切齿,双拳紧紧的握成拳头,面目狰狞。

    “这些混蛋,无情无义,我手下出了一个叛徒,暗中下毒,后来我才知道是受到黄昏之手的收买。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隐瞒什么,黄昏之手从今以后就是我的敌人,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至于绑架左明思,我并不清楚为什么,好像是黄昏之手一封很重要的信件落在他手上,必须用最短时间内拿回来。至于他具体的下落,我不知道。只能确定在监禁大楼内,因为那个杀害我们的凶手,就供职于监禁大楼。”

    库克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如同竹筒倒豆子,稀里哗啦把所有知道的全部吐露出来。

    叶寒风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衣服之下,藏着一封黑纸红字的信件,来自塞恩负责人斯洛的尸体,极有可能就是库克口中的那封信,也就是黄昏之手不惜冒着和第二家族开战也要拿回来的信,可是,他看了七八遍,只是一封普通的升值信,毫无价值。

    “看来,我把一颗定时炸弹藏在身上,若是被黄昏之手知道信件在我身上,十条命都不够死。”

    他的目光掠过被丢在墙角的三个好色之徒,心里有点疑惑,他们三个服务于费罗,费罗效忠于黄昏之手,昨晚一次伏击,今天一早又埋伏在这里,难道已经被发现了?他急忙上前审问。

    “你们三个,谁派你们过来的?”

    三个好色之徒还想硬气的拒绝回答,身上的疼痛告诉他们,四肢脱臼,已经没有硬气的底气,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费罗老大让我们抓这个女人,从她嘴里问出你的藏身之所。”

    叶寒风看他们的表情,不像是撒谎,脑海中浮现出费罗第一才见面张口就是一百金币,看来只是为钱而来,并不知道信件在他身上。

    不过,看着这三个人,顿感烦恼。放走,他们肯定会去找费罗,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不放?费罗见他们迟迟不归,铁定寻找,这个偏僻的牧医室并不安全。

    “你的实力恢复的如何?”他问库克。

    库克跳下床活动了一下身体,微微点头。

    “叶老大,可以战斗,你救了我,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请你收留。”

    “啊?”

    叶寒风微微一讶,如果他没看走眼,库克的实力是中级战士。先不管绑架左明思的对错,但凡敢冒着得罪第二家族绑架他,表现出来的勇气和胆量已经远超常人。关键是,还让他们成功了,只是可惜运气不佳,被自己上司出手给杀人灭口。

    库克对黄昏之手彻底死心,并且满是仇恨,叶寒风在他眼里,能够在决斗场上战胜狂化的左明思,肯定是隐藏实力。加上救命之恩,突然之间的效忠,意料之外,倒也在情理之中。

    叶寒风想要组建佣兵团,必须有人才行,库克实力不错,于是微微点头。

    “正好,等度过这波风波,我打算组建一个小型佣兵团,我提前向你发出邀请。库克同学。”

    “我愿意接受邀请。”

    叶寒风从旁拿起长枪,递给库克。

    “出自矮人之手的钢枪,精锐级兵器,你手无寸铁,暂时就用它防身,同属一个佣兵团,我们就是自己人。”

    库克郑重的接过长枪,认同自己人的说法。

    收获第一个成员,叶寒风很高兴,组建佣兵团之路往前跨进一大步。

    “叶同学,你快出来,外面好像有人。”

    叶寒风并不想把琳娜卷入这场风波,知道的越少越安全,才让她在仓库外等待。这个偏僻的地方平常一天都不会出现一个人,两人对望一眼,提起兵器就往外走。

    “哪里有人?琳娜你躲进仓库。”

    他一手按住剑柄,另一只手横举盾牌,把琳娜揽入怀中,一直护送进入仓库,把门关上之后,才折身往牧医室门口张望。

    “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躲在小树林里。”

    库克背靠墙壁,把收集的情况汇报出来,同时提醒道:“这只是前门,后门和周围不知道还有没有。”

    牧医室极其偏僻,后面和两侧几乎被杂草封堵,荆棘密布,没有人会蠢到从那个方向走进来,只要守住门前这条小路就可以。

    “可能是路过的学生,不要暴露,等他们离开。”

    自我安慰一句,他抬出半个脑袋眺望一眼,果断的否决自己的想法,对方身上穿的不是校服,更像是某个组织的统一服饰。

    “叶老大,如果我没猜错,这是肯布塞家族的战士。”

    “什么?肯布塞家族?难道他们和黄昏之手干起来了?为了左明思?”

    库克同样表现出不可思议,第一家族,第二家族,黄昏之手,三角制衡,任何两边失衡,对于整个城市都会是一场灾难。

    恩格斯大陆,散落的城市是城邦制度,肯塞尔城更是其中典型。军事,政治,自成一体,由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把持,共同管理这个城市,城市最高指挥官由两个家族共同推举产生,每三年选举一次。

    不过,肯塞尔城名义上还是效忠于王国,效忠于鹰鹫王哈鲁的旗帜之下。近年王国与其他王国时有纷争,王国对于埃塞里德防线的投入和关注大大减少,至少整个条防线有脱离王国掌控的趋势,北方的兽族时刻想着南下,给整条方向造成巨大的压力,战士们多有怨言,各方贵族借此机会,趁机笼络大批战士。肯塞尔城身为埃塞里德防线核心城市,最为严重,几乎整个城防军九成战士暗中效忠于第一家族,第二家族和黄昏之手。三方势力打起来,稍微打出点火,肯定会扯上城防军,到时候就是一场灾难性的混乱之战。

    甚至,埃塞里德防线为此崩溃,兽人大军趁机难下。

    “开玩笑。为了一个左明思,引发毁灭之战。”

    叶寒风自嘲之下,强制按耐住这个想法引发的担忧,目前更关心的还是怎么保命。

    “老大,他们有动作了。”库克低声示警,提醒走神的叶寒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