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六章 暗流

    咚咚————

    叶寒风把肩上的好色之徒往草丛一丢,缓缓的拔出腰间短柄重剑,警惕的跨入牧医室。

    牧医室内,仓库的门被人从外面锁住,就是这道门不断的颤抖,发出敲门声。

    门里面的是库克,经历这不堪回首的一夜,他的伤势恢复的很快,昨夜上半夜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仓库里面有不少药材,为了防止小偷,门窗全部加固过。琳娜也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把锁头,临走的时候愣是从外面把门锁死。

    被困一夜,普通人都不会有危险,库克尽管虚弱,本身却是一名中级战士,很快就可以行走自如。不过,悲催的是仓库里没有专门的饮用水。库克昏迷时就没有人喂水,醒转过来更加饥渴。

    若是一个牧医,能够分清药剂和药材,就地取材,也能解渴吃饱。问题就出在这,库克起初还不敢乱吃,后来实在忍不住,试着喝了两瓶药剂,吃了一点看起来味道不错的药材。

    这不,前面的毒还没有完全好,此时满脸红豆,浑身通红,也不知道中了什么毒,感觉要原地爆炸。

    叶寒风看了一眼仓库,见锁头安然无恙,顿时松了一口气,幸好那三个好色之徒没有提前搜查,否者库克就藏不住。仓库内传来敲门声,也就是说库克醒了。

    ”上天保佑,马上就能问出左明思的下落。“

    他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迫不及待的扬起重剑,一剑就把锁头削断,推门而进。

    ”你是什么东西?“

    眼前这个人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全身发红,脸上长着倒刺一般的痘痘,看着都让人恶心。第一眼叶寒风还以为闯进来什么怪物,不敢靠近。

    ”救————救我————“

    叶寒风扫了一眼仓库东倒西歪的瓶子,推断出眼前这个东西应该就是要找的库克,即便如此,还是不敢相信。

    ”琳娜,你快进来,需要你帮忙。“

    闻声赶来的琳娜吓得尖叫一声,用比进来更快的速度逃离牧医室。

    ”叶同学,快跑,怪物————“

    叶寒风一头黑线,伸手召回,解释道:”别怕,他好像是库克,好像脑子进水,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你快来看看,还有没有救。“

    ”啊?他是库克?不可能吧?“

    琳娜走三步停一下,又好奇,又害怕,远远的眺望那个趴在地上的人。像一只被烤熟的乳猪,一片通红。

    ”好像真是一个人,怎么会这样?“

    她目光扫过如同被洗劫的仓库,忍不住大叫一声,一边数落库克,一边检查损失的药材和药剂,很快她就知道为什么库克会变成这样。

    ”他把火鳞粉吃了个精光,没烧死算他命大。“

    叶寒风瞅了瞅那个在琳娜手里倒扣的瓶子,摇了摇头。火鳞粉是从火蜥蜴身体里提取出来的红色粉末,能做药剂,也能做燃料,是锻造高阶兵器必不可少的助燃剂。他敢肯定,若是此时往库克身上丢一点火星,马上就会成为一个火人。

    ”还有救吗?“

    ”救————救命————“

    库克一听自己吃了一大罐火鳞粉,吓得不轻,不断发出求救。

    ”能救,叶哥哥,我马上救他。“

    在琳娜的指挥下,库克爬上病床,等待治疗。

    琳娜随即挥动魔法杖开始施法,叶寒风见帮不上忙,想起门外还有三个被捆绑起来的好色之徒,嘱咐一句,出门搬运。

    德科诺兰学院,斯巴达克斯决斗场外围,不知何时,陌生面孔占据了赌场和街道。甚至有不少人通过斯巴达克斯决斗场混入德科诺兰学院,潜伏四方。

    第二家族看起来是动了真怒。

    特别是左之柱,弟弟在他的保护下消失,已经过去两天,生死不知。

    叶寒风的突然消失,在左之柱的眼里,已经划归绑匪帮凶,尽管是叶寒风通知巡逻队救援他弟弟。在他看来,只不过是做戏。而随着黄昏之手发出对叶寒风的追杀令,似乎更坐实这个可能性。

    “还没找到叶寒风?”

    某个地下室内,左之柱沉着脸,有两个人站在他身前,毕恭毕敬。左边一人闻言,微微摇头。

    “大少爷,教学楼,宿舍,以及能想到的地方我们的人都找了,连影子都没看到。”

    另一人补充道:“已经证实,黄昏之手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发出对叶寒风的追杀令,或许被他们找到。”

    左之柱眉头紧皱,短短一个月,叶寒风三个字几乎每天都在流传,自从斯巴达克斯决斗场战胜左明思之后,名声大振,塞恩那些平民甚至开始拉帮结派,为他助阵。离那场决斗才不过两天,叶寒风居然被黄昏之手追杀,真是匪夷所思。

    “这个叶寒风到底什么来路?他一个平民,怎么突然就成为职业战士?你们查出来什么?”

    斯巴达克斯决斗场决斗之前,左之柱甚至没拿正眼看过叶寒风一眼,此时却不敢轻视,早已吩咐人细查,要把叶寒风的老底给掀出来。

    “大少爷,他只是一个平民,来路清晰,甚至能够查清楚干过的每一件事,对了,我们把他最亲近的两个人抓了起来,逼问之下,也没有发现什么。”

    面瘫脸索尔和胖子明格斯为此吃足了苦头,第二家族虽然不会像黄昏之手毫无顾忌的滥杀无辜,但因为牵连到左明思失踪,却不会手下留情。

    另一个人脸色担忧,犹豫了一下。

    “大少爷,瞒着家族调集三百名战士潜入德科诺兰学院,如果让家族知道,恐怕————”

    “哼,他们压根就不关心左明思死活,我不救他,难道等着给他收尸?查清楚没有,黄昏之手要找的那封信,到底是什么东西,冒着与我们开战,不惜对左明思动手。”

    两个人对望一眼,脸上有点害怕,也有点激动。

    “查到了,那封信表面看起来是很普通,但若是通过魔法媒介打开,会获得一份名单。记载着黄昏之手所有潜伏在德科诺兰学院的成员,以及各个藏匿地点,甚至连学院周围的据点也一一记载。如果我们能拿到这封信,就能从黄昏之手手中夺过德科诺兰学院,到时,第一家族的称号就是我们的了。”

    “什么?那封信在哪里?”

    左之柱亢奋不已,若是能拿到这封信,家族肯定会进军德科诺兰学院,救出左明思指日可待。

    “神秘失踪了。据传,黄昏之手怀疑信封在二少爷手上,这才冒险劫持。不过,到现在黄昏之手还在否认此事。”

    “让我们的人注意,营救左明思之余,查找信件下落。”

    “是,大少爷。”

    两人领命之后缓缓退去,布置人手,开始拉网式排查。他们唯一确定的是,左明思肯定在德科诺兰学院,至于死活,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