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五章 琳娜遇险

    四肢通达,浑身舒泰。叶寒风扭了扭腰,第一次有种不想起床的冲动。不过还是一咬牙,坐了起来。

    ”咦,我的图纸呢?“

    桌面上空荡荡的,旁边的窗户紧闭,不可能被吹跑。他急忙起身,四处寻找。对于他来说,图纸很普通,花点时间就能再弄一份,但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却是无价之宝,若是落到有心人手里,足以改变局势,他可不希望在一个动荡不安的城市发展。

    只是一场徒劳寻找。

    ”不科学啊,门窗全部关好,房间就这么大,能去哪里?“

    从床底爬出来的他,万般疑惑,就差没把地板敲开来翻看。

    ”小男朋友,你是在找这个吗?“

    皮卡修煽动蜻蜓翅膀,一手拽着一张设计图,自由自在的翱翔盘旋。吹的设计图猎猎作响。

    ”我说找死找不到,皮卡修,你太不礼貌了,没经过同意就动我的东西。快还给我。“

    皮卡修也不敢过度调戏叶寒风,若是让洛璃儿知道,这个月的糖果肯定要没了,不过对于叶寒风的诬赖,却张嘴反驳。

    ”又不是我拿得,给你就是,现在是七点三十分,还有半个小时我就要去叫小主人。“

    叶寒风明白,必须在八点前离开魔法小屋,若是让洛璃儿知道他在隔壁房间睡了一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恐怖事情。

    ”咦?这是什么?“

    他想要拿起皮卡修放在桌子上的两张设计图,惊讶的发现图纸上压着一瓶药剂,更让惊讶的是,这瓶药剂呈腥红色,浓稠状态。

    ”这是?蛮牛药剂!“

    叶寒风吃惊的盯着这瓶珍贵的药剂,嘀咕着:”难道我还有画图成物的异能?画出图纸后第二天早上就能生成物品?“

    ”系统,系统,出来给我个解释啊!“

    ”咦?“

    迟迟不见叶寒风出门的皮卡修扭转回来,进门就看到神经质的叶寒风嘴里念念有词,张开双臂仿佛要迎接某些伟大存在降临。

    ”小男朋友,你是在施法吗?可是我怎么都没见过?“

    ”啊————“

    叶寒风大叫一声,仿佛最大的秘密忽然曝光,惊恐的瞪着皮卡修。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看到了什么?“

    皮卡修大为不解,扫了一眼叶寒风手里紧拽的蛮牛药剂,发出警告。

    ”你再墨迹,小主人就醒了,快拿起我给你的药,离开这里。“

    ”你给我的?皮卡修,你说这瓶蛮牛药剂是你的?“

    叶寒风一下子懵了,还以为穿越者的特殊能力,画图成物,没想到是个大乌龙。时间紧迫,容不得他打听,急忙收拾妥当,破门而出。头也不回的离开魔法小屋。

    魔法小屋二楼,半遮半掩的窗帘后站着一个满是疲惫的身影,身上的魔法袍被溶剂腐蚀出几个大洞,双上是来不及清洗的药剂,而在她身前,还有一瓶蛮牛药剂。

    ”小主人,他走了。“

    ”恩,我看到了,他手上拿着蛮牛药剂。“

    目送那道身影慌慌张张的消失在古树林之中,洛璃儿方才收回远眺的目光,疲惫的半依靠在沙发上。整整一夜高强度的工作,终于赶在叶寒风醒来时完成,其间更是几度冒险尝试,差点酿成大祸。

    ”小主人,家族传来消息,第二家族暗中派遣大量人员进入学院,可能和左明思失踪有关,或许要对黄昏之手动手。家族吩咐左右家族子弟不得参与双方的战斗。“

    ”隔山观虎斗?坐享其成?家族未免太小看黄昏之手和第二家族。“

    洛璃儿摇了摇头,驱散脑海中叶寒风离去的身影,皱着眉头,嘀咕道:”爷爷刚离开学院不到七天,黄昏之手就已经迫不及待动手?第二家族怎么会如此鲁莽?完全不是他们的行事风格。家族的事情就由二叔做主吧。他是代理族长。“

    走进古树林,叶寒风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他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监视他,直到进入古树林,方才消失。

    ”得去琳娜的牧医室看看,希望那个库卡醒来,带来一些好消息。“

    有了蛮牛药剂,他甚至渴望能碰见费罗,隔夜之仇,见面必报。

    牧医室房门紧闭,了无音讯,仿佛一间主人外出的空房子。

    ”等了一晚上,白等了。“

    ”费老大让做的事,别瞎议论,你没见过昨晚上的场景,几个头头被叫过去,差点被砍下一条手臂。瞪着,那个丑女肯定会过来,这个牧医室每天都会准时看门。嗯,马上就九点了。应该出现了。“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出现在林间小路,朝着牧医室走来。

    琳娜有点心神不宁,整整一夜没看到叶寒风回来,他实在想不明白除了牧医室,他还能去哪里。特别是今早上暗地里传出来对于叶寒风的追杀令,更是让她担心不已,那可是黄昏之手的追杀令,从未听说有人能活下来。

    “叶同学该不会死了吧?”

    她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更加的担心。

    “丑女!哪里走!”

    路边齐腰高的杂草中忽然跳出三个大汉,大喝一声,张开一张渔网铺天盖地的撒过来。琳娜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人已经被扑到在地,渔网缠身,瞬间失去反抗之力。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救命啊。”

    三个大汉丝毫不在乎,乐呵呵的对望一眼,便有一人抬脚踩在她身上。

    “叫啊,叫破喉咙也没人听到,这里真他吗的偏僻。”

    “咦?”

    另一名大汉发出一声惊异,弯下腰大手往琳娜脸上一扯。

    “啊————不要啊————”

    琳娜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恐之极的哀求,却无济于事,脸上的伪装彻底消失,露出本来面目。

    “吸————”

    三个大汉猛地倒吸一口凉气,再看想琳娜,满眼都是侵犯之意,磨拳擦手,猴急的已经开始解裤腰带。

    “草,哥几个的福气。”

    “干,这哪里是是丑女,比班花还要漂亮。”

    “兄弟们等什么,少活三年也值了。”

    加入黄昏之手的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地痞无赖,赌鬼,酒鬼,色鬼,杀人犯,强盗劫匪。只要为黄昏之手效忠,统统接纳,在这些各种鬼掌控的组织下,风气极度恶劣,直接的影响学院学员,加入黄昏之手的学员几乎没有一个能够出淤泥而不染,眼前这三个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一面淫笑,一边已经迫不及待的扒光自己。

    “啊,救命啊,不要,救命啊————”

    琳娜发了狂的哀嚎求饶,只是,眼前三人毫无半点怜悯,反而变态的笑着。

    嗖————

    一点寒芒先至,长枪如龙。

    钢枪脱手而出,笔直的钉在三个好色之徒身前。

    叶寒风阴沉着脸,闪电般出现,抬脚出拳,二十秒不到,撩翻三个色鬼。他毕竟有所顾忌,不敢轻易取人性命,但心中的怒火冲天,下手自然是又快又狠,直接把三个好色之徒打成四肢脱臼,此时正如泥鳅在地上一边翻滚,一边哀嚎痛呼。

    “琳娜,你没事吧?是我,不要怕。”

    他上前掀开渔网,琳娜已经害怕的一直闭着眼睛,本能的蜷缩成一团,相当的无助。

    “叶同学,真的是你吗?”

    琳娜猛地扑进叶寒风怀里,痛哭流涕,倾述道:“他——他们想侵犯我,我好怕————呜呜呜————”

    “不哭,不哭,没人能伤害你。”

    琳娜虽然从未受过如此大的惊吓,但还是渐渐的安静下来,手里拽着掉落的伪装,害怕的紧跟着叶寒风。

    “别叫了,叫破喉咙也没人来。”

    叶寒风上前一人给了一脚,他们顿时收住声音,只见一个个疼的不行,又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憋的满脸通红,热汗直冒。

    “谁派你们来的?道具还挺足的。渔网,腰刀,还有绳子。是有备而来。”

    “叶寒风你敢打我们,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叶寒风愣了一下,这人是不是痛的脑袋不清楚,居然还敢威胁他。

    “哦,那你说你是谁?”

    “我们是黄昏之手,惹我们,你死定了。”

    “不对,不对,你们怎么知道我叫叶寒风?我有这么出名?”

    “哼,识相乖乖放了我们,我们可以在费罗老大面前替你求情。”

    “费罗?”

    叶寒风看了一眼琳娜,转念之间,便想明白一切,他们是接到费罗的命令,专门来抓琳娜。想起昨天被伏击,他恨不得杀死费罗,报仇雪恨。

    若是旁人,叶寒风一顿胖揍,说不定就会放了,而费罗的人,万万不能放,否者下一刻,就会带着费罗反杀过来。正好,用他们带来的绳子把人捆绑起来。扔进牧医室之中。

    咚咚咚————

    叶寒风扛着一个歹徒刚推开牧医室大门,突忽的就是一阵敲门声,古怪的是,声音是从牧医室内部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