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九章 劫匪内斗

    “库克老大,一大早去哪里了?上头吩咐我们不要轻易离开仓库,第二家族的人正发了疯的找。”

    一道人影从门后闪出,下了库克一大跳。气得他拿起拐杖朝那个人脑袋砸去。

    “滚,你要管老子的事?人怎么样了?”

    他说的是左明思,身体没有伤痕,却一直昏迷不醒,他们中间并没有牧医,没办法辨别好坏,更没能力治疗突发状况。把左明思搬出牧医总部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举动,若是左明思死在他们手上,黄昏之手也保护不了他们,肯定要陪葬。

    “老大,我们不该怠慢,二十四小时轮流伺候。我们抓他干什么,这可是第二家族的二少爷。”

    库克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往内走。

    这是一个小型粮仓,位置偏避,在粮库区域非常不起眼,年久失修,周围大树遮蔽,荒草丛生,除了一条隐秘小道,几乎看不出这里还有一个仓库,十分的隐蔽。黄昏之手提前做了准备,仓库里已经准备六个人一个月所需的干粮,足够躲避第二家族的追捕。

    德科诺兰有不少牧医效忠于黄昏之手,库克大可以找他们治疗,并且治疗效果更佳完善,更加保密。并不是他不想,只是劫持之前上头已经吩咐,一旦进入仓库,就不能离开,否者就要受到黄昏之手惩罚。

    仓库内一临时搭建的床榻旁,上面躺着的正是左明思,脸色苍白,呼吸赢弱,第一次进入狂化后遗症,身体需要适应,恢复相对来说更加长久。

    “老大,这家伙一点东西都吃不进,过不了三天就要活活饿死。”

    一个小弟捧着一碗冷冰冰的干粮,即便是他们都难以咀嚼,怎么可能让一个神志不清的人吃下去。

    “该死,”库克握紧拳头,有点后悔当初接受这个棘手的任务,一震拐杖,哼道:“先喂点水,明天组织再不派人接受,把他往无人地方一丢,让别人捡回去,死也不能死在我们手里,第二家族可不是善男信女。”

    库克还算是有点手段,基本笼络四个手下的人心,换做临时拼凑的团队,估计已经争执起来。其他人听了他的话,倒也没有人唱反调,该忙的忙,该警戒的警戒。

    早上平静的过去,对于黄昏之手亲手安排的这个藏匿之地,他们还是很有信心,倒是没有几个显现出担忧和焦虑。

    “库克老大,午饭准备好了。”

    库克回过神瞄了一眼来人,心里闪过一丝疑惑,总感觉这个家伙不对劲,从他回来这个家伙张口就质问,并且有种错觉,这个家伙怎么总是出现在眼前?

    “太紧张了,仓库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这家伙总不至于监视我吧?”

    他晃了晃头,并未在意,更多的烦恼是如何脱身,若是让第二家族咬上,死无全尸。

    “库克老大,干馒头,这里是水。”

    库克并未发觉对方过度的殷勤,更没有看到对方眼底一闪而过的狠毒。旁边的几个同伙倒也不客气,见老大已经吃了,便纷纷上前分取食物,也不多想,张口就吃。

    库克吃了个半饱,壶中的水少了大半,少了一眼恭恭敬敬站在旁边的小弟,疑惑道:“你怎么不吃?”

    “哈哈,哈哈哈————”

    哈腰驼背的小弟忽然放声大笑,眼中满是残忍,面容扭曲,指着库克手中的水壶,狂笑不止。

    “水里有毒!”

    库克大叫一声,试图提醒其他同伴进食。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为什么下毒,但,只要一个人没有中毒,就有机会击杀这个小人,营救他们。只是,当他转头,一切都晚了,其他三个小弟纷纷趴在地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食物和水跌落在旁。

    滋滋滋滋————

    水触及地板,冒出一阵白烟,证实他的话,水中有毒。

    “你————为什么————”

    库克是中级战士,体制比较强,才没有像那几个初级战士一样直接倒下,不过,当他一开口,白沫便不断往外涌,打断他的话。

    “组织要你死,你安心去吧,库克老大,你死了之后,我就是老大了。”

    “小人————背叛兄弟————不得好——死————”

    噗————

    一段染血金属突然从卑鄙小人肚子上冒出来,得以和狰狞在他脸上退却,艰难的转头,终于看到杀他的人。

    一个包裹在夜行衣之中的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狠辣精准的一剑,从背后刺入,刺了个前后通透。他认的,正是这个人威逼利诱,许诺扶持他为老大,让他把毒药下到水里。

    “为什么————我们————是一伙儿的————”

    “你知道的太多。”

    黑衣人淡淡说了一句,后退半步,抽出细剑,凌厉凶狠的一剑,穿心而过。

    “黄昏之手!”

    噗通!

    库克用尽全身力气高呼一声,只是从他嘴里发出的声音更像绝望哀嚎,语音不详,身体朝前一倒,如同他那三个手下一般,口吐白沫,在地上抽搐。

    “愚蠢的家伙,劫持一个人,还被人知道名字,死不足惜。”

    黑衣人一甩细剑上的血迹,收剑入鞘,背起床榻上的左明思扬长而去。

    “应该就在附近。”

    叶寒风嘀咕一句,明白离目标越近越危险。

    对方的痕迹在附近消失,肯定是目标做了反跟踪手段,但身为一名顶尖特种兵,再高明的伪装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块不必要的遮羞布。

    循着微弱的痕迹,还是被他找到那条唯一进入仓库的通道,只是他犹豫了。

    单枪匹马,闯入其中,搞不好会被围殴致死,虽然不知道对方具体有几个人,却绝对是他的数倍之敌。

    “等等吧,洛璃儿应该快到了。”

    话虽如此,他还是缓缓的迈开步伐,一点点靠近,有句话叫做时不待我,特种兵更明白时间就是生命。即便有生命危险,还是果断摸进去。

    出乎意料的顺利。

    枪和盾在手,随时准备战斗。一切却显得多余,没有一丝响动,听起来更像无人问津的废弃仓库。

    “不对,有血腥味。”

    嘀咕一句,叶寒风浑身紧绷,几乎是本能夸前两部,闪电般贴着仓库门口的左侧,钢枪微微一动,锁定半敞开的仓库门。直觉告诉他,危险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