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六章 暗查

    被劫走的是隔壁之人,叶寒风这时候才知道对方是冲着左明思而来。

    “不对,左明思是第二家族的少爷,谁没事半夜劫持他,刺裸裸的挑战第二家族威严。”

    叶寒风重新躺在床上,与之前不同的是门口多了一队巡逻队。

    “抓左明思,要么就是找死的疯子,要么就是后台够硬。有资格跟第二家族叫板,不是除了第一家族就是黄昏之手。难道是洛璃儿不堪其扰,暗中下手?”

    百思不得其解,随着眼皮越发沉重,渐渐睡去。

    左明思失踪,如同一颗声波炸弹,震惊各方。

    左之柱第一个带着一群人回到牧医总部大楼,把里里外外搜查一遍,就差没掘地三尺,结果却是毫无线索。

    洛璃儿很迟才听到消息,急匆匆赶过来,已经是中午。当她担心的推开房门,屋子里除了叶寒风还有一个女人。

    “洛璃儿导师,你来了。”

    叶寒风热情的发出招呼,介绍道:“这位是琳娜牧医。”

    “我知道。”

    洛璃儿半冷不热的应了一句,这才肯走进大门,漫不经心瞄了叶寒风一眼,确定他没有受伤,心里松了一口气。只是看到一脸紧张的琳娜,顿时一撇嘴,哼道:“怎么没把你抓走?他们是不是抓错人了?该抓的人不抓,不该抓的人抓走。”

    琳娜一愣,想不到洛璃儿导师会诅咒叶寒风,好像叶寒风欠她什么似的,从叶寒风第一次醒来到现在,一次好脸色都没有。一下子气呼呼的瞪着她,鼓着腮帮。

    “洛璃儿导师,不知叶同学那里得罪你,至于你用如此歹毒的语言。我尊重你是导师,但,请你也尊重你的学生。”

    洛璃儿微微一愣,如梦初醒,此时此刻的表现完全不像一个德高望重的导师,反而像一个恶毒泼妇用歹毒的语言咒骂自己的学生。

    “琳娜同学,”叶寒风面对替自己出头的琳娜,恳求道:“我和洛璃儿导师有点私事,你能回避一下吗?”

    “她这么对你————”

    琳娜有点不放心,毕竟洛璃儿表现出来的不要好,若两个人独处一室,难免发生意外。

    “好吧,我就在门外,你叫一声我就会进来。”

    琳娜留下一句话,也是一个警告,提醒洛璃儿不要做太过分的事情。

    “如你所料,他们确实走错门。”

    叶寒风压低声音,瞧了一眼紧闭房门,又警惕的扫了一眼窗户。

    “他们目标是左明思,却进了我的房间,发现我不是目标,又悄悄退出去,这才让我发现他们。可惜等我找到巡逻队,一切都晚了。”

    “什么?他们还进过这个房间?”

    洛璃儿被吓了一跳,担心的环顾四周。再次打量叶寒风,直到确定他没有一点事,方才重重松了一口气,看到叶寒风略微错愕的表情,顿时脸色一板,恢复半冷不热。

    叶寒风挠了挠头,怀疑刚才是否出现错觉。

    “我想要拜托你帮我查一个人。

    “这个时候,你让我查谁?”

    “库克!一个叫库克的男人,听声音很年轻,或许就是我们学院学生。”

    洛璃儿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已经有所怀疑,却不道破,微微点头。

    “好,给我半天时间,如果他是学院学生,半天足以。”

    “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不然————”

    咚咚咚————

    急促而沉重敲门声突忽响起。

    紧接着一道身影毫不客气的推门而进,直到看到房间里的洛璃儿方才放缓急促的步伐。

    “洛璃儿导师,没想到你会在这。”

    左之柱只是打了一声招呼,压根不给对方回应机会,刁钻的目光一下子就盯上叶寒风,毫不客气的问道:“听说你是第一个发现左明思被劫持,我是来问问你有什么线索。”

    叶寒风明白,若不是洛璃儿在场,以刚才的架势,左之柱绝不会如此客气,或许已经把他按在墙上,喝问此事。

    左之柱心底却明白,十有**是黄昏之手把左明思绑走,为的就是那封重要信件。毫无证据上门要人,黄昏之手肯定不会承认,反而会诬陷他,若没有十足证据,第二家族也不敢轻易得罪黄昏之手。而他更关心的是左明思的安全,拿不到信件,黄昏之手说不定会对他痛下杀手。

    洛璃儿横跨一步,拒人千里之外,挡在叶寒风身前,冷冰冰的道:“左大少爷,叶寒风是一个病人,你想要知道什么该去问巡逻队,找牧医负责人,他什么都不知道,请你出去。”

    突然,叶寒风发现刚刚想好的理由完全没有机会派上用场。

    左之柱再急也不敢得罪洛璃儿,更不敢得罪其背后的第一家族,加之他蛮横闯入,某种程度是对第一家族的挑衅,自知理亏。

    “叶同学,你好好想想,若有什么线索,希望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左之柱就像一阵狂风,来得快,去的也快。

    “你让我查的库克和左明思失踪有关?”

    叶寒风一愣,没想都洛璃儿这么聪明,既然被猜出来,也只能点头。

    “没错。对方敢从牧医总部劫走左明思,后台肯定很硬,并且有周到计划。”

    “好,我现在就去查。”

    洛璃儿留下一句话,轻轻的带上房门。有一个疑惑缭绕心头。

    “叶寒风和左明思决斗场上你死我往,为什么叶寒风还那么关心左明思?亲自拜托我追查,一旦我动了,第一家族就算卷入其中。或许为了家族,我不该插手————”

    心思如此,脚步却没有停下,反而越走越快,离开了牧医总部。

    “叶同学,”琳娜推门而进,担心道:“洛璃儿导师没对你怎么样吧?她没有对你施暴?”

    “施暴?”

    叶寒风微微一愣,想起昨天洛璃儿当头一杖,如此看来,她倒是有暴力倾向,琳娜的担心不无道理。

    “洛璃儿导师很善良的,她没有施暴,更没有对我不好。刚才左之柱闯入,还是靠她才把人赶走。你不要误会她。”

    说完叶寒风一阵揪心,洛璃儿如此诡异,和那个罪恶之吻又巨大关系,千不该万不该,当初就不该强吻。

    “左大少爷来过吗?”

    琳娜有点惊讶,解释道:“刚才我去问了一下牧医,他说你的伤没有大碍,随时可以出院。这里的费用很贵,奇怪的是牧医说已经有人付过,还不告诉我是谁。”

    叶寒风心中明了,他的那两个兄弟恐怕都不知道他在牧医总部疗伤,自然不可能是他们付款,琳娜也付不起,那只有一个人。

    “刀子嘴豆腐心,女人心海底针。”

    所以肯定就是洛璃儿付的款。一个整天喊打喊杀要惩罚自己的女人,为了自己垫付医疗费用,且只字不提。联系上罪恶之吻,显得更加的复杂,至少叶寒风摸不清洛璃儿的算盘。

    要杀他,何必救他!

    既然救他,为何又要杀!

    “叶同学,你怎么下床了?”

    琳娜急忙上前搀扶,却被叶寒风不留痕迹的错开搀扶。

    “琳娜同学,我想要出院。最好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