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五章 醒来

    胜负已定,混乱渐起。

    第一家族与第二家族的人强势进入决斗场。

    左明思的大哥左之柱把人抬走,洛璃儿搀着叶寒风同样离开决斗场。

    六千六百名观众救救不肯离去,始终不能接受反差如此之大的结果,更多为自己流失的金钱愤怒。想要向决斗之人宣泄怒愤,看到第一家族第二家族同时现身,愣是没有一个人敢动手。压抑着来到赌场,自然而然冲突就发生,一声呼啸,隶属于斯巴达克斯决斗场的赌场发生前所未有的混乱。

    混乱随着角斗士巡逻队残酷打压而落幕。

    不一会儿,一个矮小身形兑走三千金币。

    不一会儿,另一个神秘人兑走三万金币。

    一赔三十的赔率,赌场本可以大赚特赚,只能赚个吆喝钱。

    德科诺兰学院,牧医总部。

    巧合之下,叶寒风的病房与左明思的病房只有一墙之隔,甚至连主治牧医都是同一个人。

    “洛璃儿导师,你确定不需要规避?”

    牧医扭头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伸手准备扒掉叶寒风满是血迹的裤子。

    “啊!”洛璃儿瞧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叶寒风,惊呼一声,如同被踩着尾巴的兔子,小跑着逃离。

    “洛璃儿导师。”

    左之柱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洛璃儿还会脸红,更不明白,她会为了叶寒风做出那么多事。

    “左大少爷?”

    洛璃儿微微一愣,才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探头往旁边的房门看了一看,礼貌性的问候:“左明思怎么样?”

    “他天赋异禀,初入职业战士就能激发血腥狂化,前途不可限量。在我家族中,只发生在创立家族的祖先身上。”

    “左大少爷,我和你弟没有可能。”

    话落,洛璃儿转身进入房间。推门时又想起里面叶寒风在换衣服,微微一邹眉头,转身看着他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利用我提升他的地位,争夺家主之位,一旦我和他结婚,就能名目张当蚕食我家族。哼,你们也太小看第一家族。”

    左之柱张嘴解释,身前之余洛璃儿离去的背影,微微一叹。

    “弟弟,就算你现在摒弃以前的想法,只喜欢洛璃儿这个人,恐怕也不会有结果,特别是出现了一个男人,一个击败你的男人。”

    目光深邃的左之柱看着叶寒风的房间,仿佛透过房门看到他,显现出极大的兴趣。

    叶寒风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临近中午。

    “你醒了?”

    洛璃儿冷冰冰的问候徘徊耳畔,冷冰冰的看着他,好像追债人。

    叶寒风如同瞧见恶魔一般惊恐,由平躺变成斜靠墙壁,身体尽可能的往后缩,能离她多远就有多远。

    “洛璃儿,你想干什么?”

    他真是很怕,洛璃儿扬言要杀了他,那一吻的仇恨,连他都没有想到会这么大巨大。

    “哼————”

    洛璃儿怒哼一声,脸色极度不善。因为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洋溢青春活力的少女————琳娜。

    琳娜本身就是牧医,通过一些手段查到叶寒风入住在德科诺兰学院牧医总部,很早就来了,她想不到的是,有一个人比她来的更早。洛璃儿的回答很草率:路过此地,看在叶寒风是他学生的份上顺便看一看死了没有。

    早就听说洛璃儿冰冷,琳娜自然而然接受这个解释,此时见她冷冰冰的对着一个病人,急忙上前安慰惊慌失措的叶寒风。

    “叶同学,没事了,这里是牧医总部,不是决斗场,很安全,不要怕。”

    琳娜细心安慰,关心呵护,叶寒风自然往她身边靠,寻求庇护。

    琳娜倒也不避讳,在她看来,叶寒风是伤员,她是牧医,照料一番也是正常。渐渐的便让叶寒风半靠着。

    这一幕,当场就激怒洛璃儿。

    “叶寒风,你————”

    洛璃儿葱一般的指尖一直,又不好意思说他吃着锅里看着碗里,到处簪花惹草。胸口却是万般委屈,抡起蓝宝石魔法杖,出人意料当头一杖,怒气冲冲的逃离病房。

    哎呦————

    叶寒风捂着脑门,当下脑门就鼓起一个大包,剧痛无比。

    “洛璃儿导师太过分了,叶同学你没事吧?”

    琳娜斥责一声,起身察看,不断询问。

    这一杖疼是疼,却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想起洛璃儿战场之上亲自送甲,若是没有那一套战甲保护,绝对会在左明思虚弱前死亡。

    “我没事。”

    叶寒风想要问清楚,洛璃儿到底是什么意思。

    琳娜按住拉住叶寒风。

    “你要去哪里?刚刚清醒需要休息,你好好躺着,我去找牧医师傅,看看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琳娜周到的倒了一杯水,塞在叶寒风手里方才激动的走出病房。

    “决斗场?”

    叶寒风感觉脑袋一片浆糊,回想起决斗场惊险的战斗,渐渐感觉脑袋沉重,再次沉沉睡去。

    “早知道就让他死在决斗场,早知道就不该给他战甲,早知道不该救他。忘恩负义,花心大萝卜。叶寒风,去死吧。”

    珍贵的蓝宝石魔法杖沦为泄愤工具,被抡起来不断击打路边花草。

    一个盛怒少女一边打一边骂,恨不得要打死那个负心汉。

    不知不觉,眼前出现家已经在眼前。

    昨夜,她为他的安危守了整整一夜,寸步不离。今日的刺激更是心力憔悴,压抑的喘不过气。

    兴许是身体累了,或是心累了。

    走进甘道夫魔法小屋,洛璃儿躺在床上,嘴里咒骂某人,迷迷糊糊中沉沉睡去。

    日落西沉。

    一群身穿夜行衣的人出现在牧医总部。

    当头一人看了看宁静的牧医总部。

    “左之柱被我们的人引走,洛璃儿已经离开,按计划行动。再不把那封信找回来,我们都要死。动手!”

    六个黑衣人蹑手蹑脚的开始攀爬,牧医中部总共只有六层楼高,他们知道目标就在四楼。

    叶寒风白天睡了整整一天,碰巧醒来,正饥肠辘辘的辗转,再想睡也无法入眠,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吱呀————

    宁静的空气忽然传出细微的声音,叶寒风当机断定,窗户外有人。果然,下一秒就听到敲窗户的声音,手法十分老练,他刚做起来,窗户已经被撬开,不得已,只好重新躺下装昏迷。

    “没人,房门紧闭,快把人搬出来。”

    一道突然闯入的声音证实叶寒风的猜想,窗外果然有人。他害怕的握紧拳头,眼睛睁开一道缝隙,正好看到一个人跃入房中,万幸的是对方没有携带兵器,至少现在手上没有。

    进屋之人看了叶寒风一眼,忽然发出一声惊讶。

    “大哥,是叶寒风,进错房间了,目标在隔壁。”

    “混蛋,谁提供的情报,趁他没发现,出来。该死————”

    气急败坏的轻骂,进入的人鬼鬼祟祟的从窗户爬出去。看样子是去扒拉隔壁窗户。

    “嗯?”

    叶寒风一掀被子,坐了起来,蹑手蹑脚的靠近窗户,果然听到隔壁窗户被撬的声响。

    “库卡大哥,撬开了。”

    “混蛋,谁让你叫我名字。”

    “对————对不起————大哥————”

    “还好没人听见,快进去。记得先用药剂,在把人抬出来。”

    叶寒风当即判断出来是要劫持病人。可惜他现在的力量还没有恢复,身旁更无兵器,果断转身,冲出房间。他不敢大喊求救,还怕歹徒劫人不成,痛下杀手,拖着疲惫的身体用最快的速度扶着拦槛快走。

    等他走到一楼大厅,已经过了七八分钟。

    “快,快找人,我旁边病房有歹徒行凶。”

    此时是凌晨一两点,值班牧医一脸困顿,咋一听,还以为是开玩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叶寒风再次重复,值班牧医才急冲冲的召唤一队巡逻队,冲上四楼。

    人去房空。

    叶寒风的房间和隔壁房间空荡荡的。歹徒成功劫持目标,赶过去的巡逻队从窗户只能看到几个黑影消失在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