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三章 亲手戴甲

    沙场之上,阳光之下,钢铁闪烁着光芒,一个全身铠甲的战士定定站在中央,身前插着一柄一米三左右双手重型巨剑。

    精锐级战甲的反光,更加衬托出左明思的霸气和威慑力,普通职业战士看到这一身耀眼战甲,腿已经软了,再看看那柄嗜血重剑,恐怕连反抗的勇气都消散,跪地求饶。

    “左边这位是肯塞尔城肯布塞家族二少爷,左明思阁下。”

    解说员话音一落,观众们立刻掀起山呼海啸的欢呼声,高喊着必胜,战神口号,毕竟他们重金押在左明思身上,看到左明思如此威武,仿佛在为即将到手的钱欢呼。

    “右边这位是挑战着,平民叶寒风。”

    “吁吁吁——————”

    嘘声一片,倒扣拇指者比比皆是。一些不好的漫骂此起比伏,嘲讽之语如潮水般涌来,极尽羞辱。

    “叶寒风!”

    贵族观礼台上,第一家族占据最显耀的看台,一道美妙的身影忍不住夸前两步,辅助拦槛,担忧的看着场中之人,温怒底喝:“你们没把战甲送过去?”

    “小姐,决斗场拒绝我们给叶寒风送的精锐级战甲,他们说他不需要。”

    “停止决斗,我要见贾斯顿,把战甲拿过来。”

    场中,叶寒风听闻嘘声一片,微微一愣,原来欢呼和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嘘声才是他的所有。

    “真是够了。”

    微微一怒,紧紧地捏着手中战枪,锋锐的目光打在左明思身上,仿佛要破开那身坚固战甲,找到致命弱点。

    解说员右手高举过头,手落便是开始。

    所有人都明白,身穿布衣的叶寒风必败,眼前,只不过是一个过场,不需要他煽风点火。

    “等一下!”

    娇喝及时出现,拦住落下的手。

    防护魔法罩露出一个破口,一个曼妙女子捧着一只托盘,其上是一套不凡战甲,缓步走来。

    “洛璃儿小姐,您这是?”

    解说员举棋不定,仿佛不知道发生什么,眼光看向高台上的贾斯顿,见其点头,方才敢缓缓收回高举的手。

    如潮的嘘声之下,叶寒风稳如泰山,直面数千人嘲讽面不改色。

    看到洛璃儿单薄的身影,惊得连退三步,面面相嘘的瞄了她一眼,眼中的锋锐之芒消退。

    洛璃儿不急不缓的步伐,转眼之间已经与叶寒风四目相对。

    “我为你送甲。叶寒风,你的命抵了你的罪,只有我可以杀你。活着走出决斗场。”

    叶寒风惊得后背发凉,忍不住后退半步,却被洛璃儿一把拉住,轻轻的摘下他腰间重剑,卸下他的枪盾。一件一件的托盘中战甲装在他身上。

    “那一吻————”

    叶寒风脑海中闪过那罪恶一吻,想要道歉。

    “我恨你。”

    洛璃儿粗鲁的打断,丝毫不给他说出来的机会,随着最后一件战甲到位,留下一句话后,缓缓离去。

    “你————这————”

    百感交集,叶寒风的心乱如麻,话到了嘴边,却不知从何说起。默默看着那道身影,直到她消失在魔法罩中。

    “她给我送甲?”

    摸着身上冰凉的战甲,叶寒风的心渐渐暖了起来,再看那道身影消失的方向,眼神渐渐温柔起来。

    “叶寒风,我要杀了你,崩山斩!”

    这场决斗的由来,是左明思曾经放言,谁敢染指洛璃儿,必然让他滚出德科诺兰学院。左明思对于洛璃儿的占有欲,路人皆知。德科诺兰学院的学员忌惮于他,纷纷远离洛璃儿。

    叶寒风染指洛璃儿在先,继而羞辱般向左明思发出决斗挑战,以一个平民挑战职业战士,以塞恩挑战狮心。

    洛璃儿何其高高在上,何其生人勿进,对于左明思海啸一般的求爱攻势,全身而退,愣是不给对方一丝机会,甚至冰冷而绝情。渐渐的,所有人都以为她洛璃儿是冰山,是刺猬,天性如此,是一朵布满倒刺的玫瑰,碰不得。

    洛璃儿亲自为叶寒风送甲!

    数千观众知道内情者都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不敢相信。当亲眼看到洛璃儿温柔的为叶寒风穿戴战甲,他们集体怀疑这个洛璃儿是假的,别人假冒的。他们固有的记忆中,洛璃儿是那么冰冷,那么不屑一顾,那么的高傲。怎么可能为一个男人着甲。

    洛璃儿的美貌人所共知,但,更让人关注的是洛璃儿的身份,肯塞尔城第一家族————埃鲁因家族继承人之一,并且是甘道夫最宠爱孙女,几乎已经是内定下一任族长。极尽显赫的身份,让人怀疑眼前一切是否真实。

    左明思的怒火如火山爆发,再也压抑不住,不等解说员宣布决斗开始,已经怒斩而下。

    只见他身影如一道雄鹰扑击,身体弹跳,单手高举重剑,怒劈而下。

    轰——————

    沙石飞溅,地面上层是沙子,下面是石板。重剑轰击之下,裸露出石板之下的泥土,势大力沉一击,足以一斩分尸。

    “来的好!”

    闪过一击,叶寒风双手一抖,枪尖颤抖,凶猛突进,对着心口便是惯心一枪。

    即便身穿战甲,他的身形化作黑影,闪电般撞上去。

    铛——————

    刺耳的金属声激荡四方,惯心一枪被重剑剑身拦截。叶寒风仿佛早有所料,双脚站定,如石柱挺立,腰杆一拧,怪力横生,灌入长枪之中,枪尖与剑身激烈摩擦,划啦出一道火星,擦过厚重的剑身,抹向左明思防护最薄弱的脖子。

    左明思脸色苍白无血,猛的一个后仰,惊险的避开致命一击。

    “好机会!”

    叶寒风双目精光闪动,做出所有人都预料不急的举动,松开占尽先机的战枪,身体突击,右手已经握住腰间重剑剑柄。

    刺啦——————

    一道寒光从腰间闪电般射出,重重的砍在左明思胸前,火星四溅,刺耳的破甲声在魔法的扩大下,狠狠的剌在每一个观众心头。当胸一剑,换做他们,胸膛直接被破开,必死无疑。

    左明思重重的摔了出去,如同一个铁人在地上翻滚,扬起一片又一片尘土。

    胜利曙光降临的叶寒风脸色越发沉重,本该乘胜追击,但,右手重剑剧烈的颤抖告诉他,刚才一剑如同砍在钢垛之上,巨大的反震之力,差点让他松开重剑。

    “咳咳————”

    尘埃之中,一道身影摇摇晃晃站起来,倒拖着那柄一米三重型双手巨刃,如盛怒的死神,一步一步前进。

    叶寒风趁机捡回甩飞的钢枪,单手重剑已经插回腰间,凝重的摘下身后的重盾,化身一名枪盾兵,严阵以待。

    “嗡————”

    重剑颤抖,一道淡淡的血煞之气缭绕厚重剑身,徘徊的尘埃随之一荡,烟消云散。

    血腥狂化!

    肯布塞家族血脉之力,在极致愤怒之中激发。但即便是天赋异禀者,跨入高阶战士才有一定几率激发。而此时的左明思,职业战士激发之后,实力已经进入中级战士,配合精锐级重剑战甲,能够越级挑战高阶战士。

    叶寒风眼神一凝,视线落在左明思胸前。

    精锐级重剑全力一击,本该重创左明思。他胸前破开的战甲内裸露处一件闪着银光的护胸镜,致命一剑却无法在上面留下一道痕迹。

    叶寒风一步一步后退,眼前的左明思,让他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