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二章 决斗前夕

    走出人声鼎沸的赌场,由一条贵族通道进入斯巴达克斯决斗场。

    中央决斗场占地面积比足球场还要庞大,足以容纳六千六百名观众。这场不起眼的决斗,没有资格进入中央决斗场,对角斗士而言,是一场荣誉。

    “你们要干什么?”

    叶寒风挣扎反抗,贾斯顿已经离开。

    “吵什么吵?”

    一名角斗士扬起沙波大的拳头,当头一拳。

    “干什么?”

    另一个角斗士伸手拦住,底喝一声:“你找死?贾斯顿大人亲自抓回的人你也敢动?他身上出现一点伤痕,把你杀了也无法跟中央决斗场的观众解释。”

    一场普通的决斗,卖出年度决斗王的门票,叶寒风此时的身价,堪比年度决斗王候选人,岂是他们能碰的。

    叶寒风眉头一拧,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中央决斗王和他有什么关系?

    “叶寒风挑战者,”出手阻拦的角斗士解释道:“你与左明思少爷的决斗已经破格提升至中央决斗场,决斗马上开始,请你做准备。贾斯顿大人看到你没有铠甲,免费为你提供决斗场内最好的铠甲,你看如何?”

    叶寒风看了看身旁的剑盾和那杆长枪,有点没反应过来,斯巴达克斯决斗场的战具只为内部角斗士服务。普通人决斗自带武器,还要给斯巴达克斯决斗场场地租用费。中央决斗场的租用费对于他来说就是天价。这个角斗士只字不提费用,还要提供战具。

    事出反常必有妖孽作祟。

    他摇了摇拒绝对方的帮助,弯腰把旁边的剑盾捡起来,重型短剑别在腰间,把圆盾挂在背上,手提长枪。

    “中央决斗场?我和左明思的决斗租用的是小型决斗场,而且是对方付款,你们抓我是为了决斗场费用?那你们抓错人了。我想静一静,准备一下。”

    两个角斗士对望一眼,转身离去,他们并未真的离开,站在房间门口,给他看门。

    “真是仓促。”

    叶寒风嘀咕一句,在哪两个角斗士监视下,不可能有所作为。身处的地方是一个石室,并无窗户,唯一的出口就是大门。这时角斗士的休息室,用具倒是齐全,只见他捡起地上一块红色磨刀石,轻轻的摩擦枪头的边刃。

    枪盾剑,到手不过一天,他甚至没有摸清他们的结构,尽管昨晚矮人巴萨特意讲解一遍,事实却是他还没来得及挥出一剑,刺出半枪。来不及思考为什么被抓,只能争分夺秒熟悉兵刃。

    规律的摩擦声。使得守门的两个角斗士露出诧异目光,对望一眼,忍不住探头望了一眼。

    “磨枪?临阵磨枪?”一个角斗士不屑的嘀咕,嘲讽之意油然而生,若不是对面角斗士狠狠的瞪了一眼,估计已经进屋羞辱叶寒风。

    “闭嘴,十年前,蝉联三年决斗王的那个角斗士,也是在阵前磨枪。该不会————”

    两个角斗士猛地倒吸一口凉气,其中一人一跺脚,撒腿就走。

    “你看住他,我马上禀告贾斯顿大人,若真和那个人牵扯上关系,我们得罪不起。”

    “不可能,我们是斯巴达克斯决斗场,还有贾斯顿大人害怕的人?即便是————”

    留守的角斗士越说越低,想起那个传说,浑身一激淋,再也说不出第二句话。偷偷看向叶寒风的目光越发的恭敬和害怕。

    若叶寒风真的和那个人有关系,在肯塞尔城横着走路都可以,那还会像现在这副落魄样,当然,在旁人眼里,越是另类普通的生活,越显得他们与众不同。

    叶寒风心思一沉,肚子嘀咕:“或许巴萨一百枚金币要亏了。左明思,初入职业战士,在狮心教学楼挑战同年级排名第九的职业战士,一战成名,尽管很多人都说这是一场秀。左明思买通对方放水,借此提高自身武力威望。”

    叶寒风苦笑着摇了摇头,若真的是秀,以左明思的财力,大可以挑战前三,提升的威望岂不是更大?

    “左明思这个混蛋绝对隐藏实力,该死。”

    铛铛铛————

    清脆悠长的钟声长鸣,喧嚣的决斗场渐渐平息,一个身材臃肿的解说员不知何时来到中央决斗场中,扯着嗓子咆哮四方。

    “尊贵的贵族,热情的观众们,欢迎来到中央决斗场。期待已久的决斗马上开始,请我们的魔法师升起防护罩,启动魔法投影。”

    决斗场设计风格紧随古罗马决斗场。像一个碗一般结构,碗底是决斗场,旁边是节节攀高的观众席,整个场地直径上千米,决斗场直径是三百米,足够战马驰骋。中央决斗场设施最为齐全,设有保护观众安全的防护罩,中央决斗场平常是顶级角斗士怒战顶级魔兽,发了狂的魔兽闯入观众席,必将血洗一方,必须开启防护罩,不然谁敢买票观战。

    魔法投影是光系魔法师的辅助魔法,为观众呈现更细致更加直观的观看,为观众提供更好的服务。

    决斗场周围,十二个魔法师分别站定,决斗场与观众之间耸立十二根十米的石柱,魔法师们正念念有词,一手挥动魔法杖,另一只手捧着一本光芒闪烁的魔法书。流光溢彩之间,十二道光柱冲天而起,汇聚成团,缓缓的落成一个半透明防护罩,倒扣整个决斗场。

    另一边,贵族观礼台前,几个魔法师挥动魔法仗,形成四个巨大的魔法投影,实时转播决斗场上发生的一切。

    欢声雷动,声浪如波涛四散,一阵接着一阵。

    解说员明白,不需要他煽风点火,观众已经自我澎湃,不需要再说什么,是时候了。

    “叶寒风挑战着,观众们在为你欢呼,是时候登场了。”

    一个角斗士前来通知,羡慕的看着叶寒风,能够吸引如此多人观战,引起如此疯狂的欢呼,即便失败,也是一分资本,一份荣耀,他们当中不乏中级战士,但,却羡慕这个职业战士所获得的荣耀,对于角斗士而言,荣耀就是生命。

    “左明思搞什么鬼?到底花了多少钱雇佣的观众,如此卖力欢呼?”

    叶寒风嘀咕一句,提枪挂盾。站起来瞬间,气势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双目之中精光闪动,比鹰眼还尖锐,一股淡淡的杀气若有若无的缭绕不散,看不出一丝该有的胆怯,反而微微颤抖,身体亢奋,体内的鲜血渐渐沸腾翻滚。

    “此战,左明思必败!”

    大踏步跨出石室,两个角斗士被他的气势和大言不惭吓楞在原地,直到他走远,方才反应过来,疾步跟上。

    “资料上说他是第一次决斗,第一次来到斯巴达克斯决斗场,第一次————”

    另一个角斗士擦了擦额头热汗,打断道:“该死,资料是假的,你拖住他,我立刻把这个情况告诉贾斯顿大人,这小子扮猪吃老虎,若是有人在赌场重金买他赢,一赔三十的赔率,足以让决斗场倒闭,贾斯顿大人会杀光每一个角斗士泄愤。”

    话音未落,角斗士已经屁滚尿流的去通知贾斯顿。

    叶寒风重重的跨前一步,视线豁然开朗。

    耀眼的太阳,黑压压的人群,雷动的欢呼,前仆后继的涌入眼底,跃入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