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七章 黄昏初现

    由狮心教学楼走出一人,毫不避讳,笔直的走到琳娜身前,眉头紧皱。

    “你知道叶寒风在那里?”

    “是的。”

    琳娜有点害怕,捏紧手上的枯木法杖,警惕的看着对方。此人一身悍匪之气,身材彪悍,一米九左右,胳膊比她的大腿还要粗,细心的她还发现,眼前之人腰杆之中闪烁着金属光芒。

    络石,职业战士,追求力量,随着罗斯意外死亡,塞恩教学楼保护费位置空缺,只要抓住凶手,必然能取而代之。位置只有一个,追求者却不乏其数。

    “走,马上带我去。”

    络石一声喝令,右手一伸,在众目睽睽之下竟要控制琳娜,丝毫不提悬赏金币。

    “慢着。”

    琳娜往后一跳,避开粗鲁之爪,枯木法阵身前一扫,打断追击,随着魔力灌注,枯木魔法杖浮现出淡淡蓝光。

    “在狮心教学楼面前,你们要言而无信?一百金币悬赏,少一个子都休想见到人。”

    络石心头一恼,疾走两步,欺身而进。

    “别给狮心丢脸,上不了台面的玩意。”

    教学楼嘘声一片,对一个女生出手,还是突然袭击,结果被躲过去。这男的脸丢到家了。不过,络石充耳不闻,直到听到那声底喝,浑身一震,毕恭毕敬的站在原地,五大三粗身材低垂着头,如同小鸡一般退向一旁。

    狮心教学楼缓缓的走出一人,此时一现身,教学楼的嘘声戛然而止,一个个目光躲躲闪闪,不敢落在那人身上。

    塞恩教学楼由斯洛代收保护费,狮心教学楼则有眼前之人代收,其手段之歹毒,比之斯洛恨上十倍不止。

    费罗,面色阴郁,眼神歹毒,长得弱不经风,却是一名中级战士,攻击歹毒,招式狠辣,一个不怕死的硬骨头。校服之内是一套紧身衣,随时准备战斗,可能是仇人太多,不得不时刻防备。费罗是毒蛇,记仇的毒蛇,很多人如此形容。事实似乎也是这样。他不光对旁人下毒手,对自己人同样心狠手辣。

    “费队长————”

    被费罗一瞪眼,刚说了半句的络石紧紧的闭上嘴巴,再次后退,让出一跳道。

    费罗掂了掂手中的袋子,金币碰撞产生悦耳的声音,阴笑的看着琳娜。

    “同学,悬赏的金币就在这,有本事就拿去。”

    中级战士近距离攻击初级魔法师,几乎和击杀平民无异,相隔不到三米,魔法师完全来不及施法。费罗的架势摆明了物理威胁,若不敢拿,就不是他们无信。费罗觉得以自己的凶名,眼前这个丑女绝不敢夸前半步,至于百枚金币,不过是走个样子。

    “他是费罗————”

    琳娜心里早已经一片瓦凉,费罗不是她惹得起的,即便身在圣魔教学楼,费罗的凶名也在传播者,有钱拿,没命花,就是眼前的一幕。

    “不行,”琳娜止住后退的步伐,内心挣扎着:“这是叶同学购买武器的资金,我不能退缩,不能退缩————”

    “哼————”

    费罗闷哼一声,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背在伸手的左手死死的捏成拳头,愤怒到了极致。若不是身后就是狮心教学楼,早就一拳打过去,了结这个不识时务的丑女。

    琳娜浑身一颤,咬着牙,猛冲两步,闪电般夺过金币袋,如受惊的兔子逃离。

    “你————”

    费罗捏着双拳,咬牙切齿,冲络石打了个眼色,一言不发,死气沉沉的走进狮心教学楼。

    络石看了看沉甸甸的金币袋,再看向娜琳如同看一个死人一般,嘴角勾起一丝残忍微笑。

    “走,带我去找叶寒风。”

    一前一后,两人刚动,狮心教学楼的楼梯顿时响起大量的脚步声,同学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抓到叶寒风,好奇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搅得德科诺兰学院不得安宁。

    去而复返的费罗轻描淡写的往教学楼门前一站,冲到楼下的学生们如同被堤坝拦阻的洪水,纷纷止住步伐,一个个不甘心眺望,却不敢跨越雷区半步。

    “快走,别耽误大爷的事————”

    络石狠狠的推了琳娜一把,摸了摸腰间的匕首,嗜血的舔了舔嘴唇,目光时不时扫过沉甸甸的金袋。

    不要命的婆娘,费老大的钱都敢拿,找死。

    琳娜死死的把金袋抱在胸前,这是叶同学购置装备,挑战左明思的钱,决不能丢了。

    只是,琳娜目光掠过络石腰间的匕首,一股死亡威胁缭绕身侧。

    不行,太近了,毫无反抗的余地。该如何是好。

    琳娜故意放缓脚步,被不断的推搡催促。

    “叶寒风就在牧医室疗伤。”

    琳娜一指尽在眼前的牧医室,后退半步让出道路,想要借机拉开距离。她是一个没有魔法书的法师,需要时间施展魔法。

    “哼——滚进去——”

    络石无所顾忌,从背后一推,抬脚之间,把琳娜踢入牧医室大门。法杖遗失,金袋敞开,哗啦啦满地都是耀眼的金币。

    “你干什么?我只负责带路,你们的事情我不管。”

    说着,琳娜爬起来就要往外走,连地上的金币也不要了。

    “哼哼,丑八怪,费老大的钱都敢碰,明年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死吧————”

    络石毫不犹豫扬起来匕首,对着手无寸铁的琳娜胸膛凿击。

    “住手,你要找的人是我,不要伤及无辜。”

    叶寒风听到声音从内室走出来,眼前的一幕让他气冲斗牛,恨不得一巴掌把那个粗鲁的渣男打成肉饼。

    “叶寒风?哈哈,今日是我络石幸运日。”

    络石怒啸一声,拖着琳娜前进,要一手擒拿一个,回去邀功请赏。

    琳娜几乎被拖拽着一路滑行,虽然满脸痛苦,却死死的咬住牙口,坚强的不发出一声闷哼,是一个坚韧要强的人。

    “别动,”络石挥舞着匕首威胁道:“再动老子把你的心挖出来,让你吃进去。一个羔羊一般的平民,捏死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叶寒风如同听话的娃娃一般,定定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被刀锋的寒芒吓破胆,垂着头,连看都不敢看。

    “还差五步,四步,三步,两步,一步——”

    叶寒风猛然抬头,双目寒光闪动,双手交叉锁住握匕的手,往后拧转三百六十度。

    “啊————”

    络石整条手臂要被生生掰断,知道听到叮当一声金属脆响,方才知道匕首掉落,再看他已经是半跪在地,右手被反锁在背后,一只膝盖顶住他的脊梁骨,另一只手捏着他喉咙软组织,轻轻一扯,必将气管破裂,血管爆射。

    叶寒风黑着脸,响雷般的声音在耳边炸开。

    “松手————”

    络石这才发现他还拽着琳娜,如同触电般松开左手,哀嚎求饶。

    “琳娜,找根绳子,把这个家伙捆绑起来,这个该死的混蛋。”

    琳娜找了几根绷带,拧成一条,把络石四肢捆绑结实,打晕扔进一间储物室。

    叶寒风从储物室出来,琳娜刚好把散落的金币捡拾完毕。

    ”叶同学,一百枚金币,一个不少全在这。“

    ”委屈你了,琳娜同学。换身衣服,我们一起出去。明天就是角斗之日,这是最后购置兵刃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