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五章 药费之决

    琳娜愣了一下,手悬在空中,不知如何是好,只听她低声呢喃。

    “该收钱,可是,怎么好意思要钱呢?要不,就不要了。但,不要的话————”

    叶寒风第一次见到要账的比还账的还要纠结和扭捏,搞得他像恶棍不给钱一般邪恶。

    “琳娜同学,你说多少就多少,我相信你。”

    “啊,是这样吗?叶同学,初级治疗魔法要二十枚银币,”话音未落,琳娜看了看衣衫破烂的叶寒风,急忙摆手道:“或许十枚银币也可以,叶同学觉得多,那————”

    琳娜同学一咬牙,艰难的伸出五根手指,满脸悲痛。

    “五个银币也是可以的————”

    叶寒风摸了摸兜里仅剩一枚银币,即便打了对折的对折,恐怕也力所不及。

    初级治疗魔法二十枚银币,价格中肯,走出学院,肯塞尔城任何一个牧医室,价格只会更高。至于这个可爱的琳娜同学,二十枚银币降至五枚,比跳楼大甩卖还要跳楼价,也是他生平第一次遇见,他算是看明白一点,这个姑娘单纯的要命,要账的还顾及还账的支付能力,天下只此一家。

    琳娜视线扫过叶寒风尴尬略带为难的脸色,单纯如她,也能读出一个人付不起钱的穷迫。

    “叶寒风同学,你该不会————”

    “哈哈,今天天气真好,适合晒被子————”

    叶寒风揉了揉头发,仰望蓝天,今天的天气确实适合打架斗殴,他现在没钱,并不代表永远都没钱。

    琳娜略微失望的低下头,咬了咬下嘴唇,已经放弃讨要费用,尽管她也很需要钱,张口就要说。

    “琳娜同学,听说有人出一百金币悬赏我,我们可以合作共赢,你出力,我出人,拿下这笔悬赏。”

    叶寒风说的轻描淡写,甚至悠闲的弹了弹袖子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故作清高。

    “什么?”

    琳娜惊叫一声,连连后退,磕到门槛,踉跄两步,差点跌倒在地,眼神瞪圆,一脸懵圈。

    “叶同学,我是不会出卖你的。你这是————”

    “我?我要把自己卖掉,一百金币,想想就眼红。琳娜同学,你现在偷偷的去告诉他们我在牧医室疗伤,拿到一百金币,你二我八,二十枚金币。足够垫付医药费。”

    琳娜看向叶寒风如同看向一个傻子,尽管需要钱,害人性命这种事,她却是抵死不从。一百金币的悬赏,背后往往代表死亡,那些贵族可不在乎一条人命的神圣,随便买通几个人把人一杀,谁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不行,你不要命了————”

    话音未落,琳娜提着那根枯木法杖拦在叶寒风身前,阻拦一个即将跳入万丈深渊寻死之人,急切的张开双臂,横在身前,看样子是要以身作则。

    “这————”

    “那些贵族肯定不会放过你,你知不知道昨天诺兰克同学死了,那个可恶的斯洛和他的两个帮凶也死了。德科诺兰学院人人自危,你若暴露,他们绝对不会多杀一个。你不能自投罗网,找个地方躲起来。”

    叶寒风感动不已,望着对面热切的目光,若是不说点什么,恐怕对方会死死的拦住自己。

    “琳娜同学,你觉得我现在是什么实力?”

    “塞恩教学楼,一旦成为职业战士,就能进入狮心教学楼进修,你难道还能是职业战士?那是不可能的。”

    叶寒风走到一棵树旁,下盘站定,拳如猛虎,重重的落在树干之上。

    砰————落叶纷飞,落拳出露出深深地拳印。

    “职业战士————”

    琳娜惊得捂住小嘴,目光不敢相信在叶寒风和树干上来回打量,甚至靠前摸了摸那粗糙的拳印。方才肯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琳娜同学,现在安心去领赏,就算打不过,我也可以跑,不会有事。而且,我确实需要那笔钱。明日的决斗总不能赤手空拳上阵,生死对决之上,左明思即便不在乎,也会拿上精锐级武器,我可不想提着一柄劣质小刀被人连人带刀一刀两断。”

    “是这样吗?那琳娜马上就去揭发你。不过,请等一等。”

    琳娜慌慌张张的跑进牧医室,叶寒风以为对方只是换个衣服,毕竟牧医的服饰太过惹人注意。只是这一等,足足花了半个小时,并且出来了一个丑女。

    邋里邋遢,如同三个月没有洗的头发,满是油腻。左脸颊长了一棵大志。右脸颊有一块胎记一般的红印。

    活脱脱一个邋遢女乞丐。

    “你是谁?”

    叶寒风底喝一声,紧张的往牧医室里张望,眼神凶狠的道:“你把琳娜怎么样了?”

    “叶同学,我就是琳娜。”

    邋遢女乞丐的声音和琳娜极其相似,否者叶寒风捏紧的拳头就砸在对方脸上,冲进牧医室解救琳娜。

    “什么?你————你是琳娜?”

    如同活吞了一只活苍蝇一般,叶寒风始终不能把之前看到的琳娜与眼前的女乞丐联系在一起,即便她们穿的是同一件校服。

    “学院并非乐土,只是你突然闯入才看到我的原貌,平常的我就是这样,一个丑陋的牧医。同学们才会远远的躲着我,不然————”

    德科诺兰学院从来不缺貌美如花的平民学员,却没有几个能够顺利的成长,意外几乎成为她们的代名词,意外失踪,意外退学,意外怀孕,意外死亡。

    至于监禁大楼,平民的审判所,贵族的庇护所。很久以前便失去其存在的本意。

    “琳娜同学,委屈你了。”

    对于一个天生爱美的女生,每一天伪装成如此邋遢的面容,是一种折磨。

    “叶同学,你一定要战胜左明思,为我们平民学员出一口气,我们并不比他们低下。拜托了,叶同学。”

    琳娜深深地一鞠躬,噙着泪水转身离去,她比任何人都知道,女生所遭遇的痛苦和磨难。对于第一个站出来反抗的男人,她选择无私的帮助,即便,会被卷入争斗的漩涡之中。

    望着渐行渐远的背影,然如一柄重锤狠狠的撞在心口,绞痛与颤抖。此前他在犹豫是否参加决斗,此时此刻,他明白,答案已经出来了。

    战!

    为平民学员而战!

    “放心,我一定会把左明思踩在脚下,向所有人证明,平民不是绵羊。而是一群即将苏醒的雄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