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三章 河东狮吼

    “啊————”

    毫无防备的叶寒风张口发出惨绝人寰的哀嚎,屋顶的树叶震动掉落,洋洋洒洒飘过窗台,一张枯黄之中夹带着一丝枯绿的叶子随着一阵风飘转,缓缓的飘进房间。

    叶落,犹如凝固了时间,屋子里两人一精灵神态各异。

    叶寒风早已经做起起来,左手掌心插着一枚钢针,半厘米长的针头没入手心,稳稳的耸立在手掌之上。不见鲜血,却是针扎的太结实。

    洛璃儿一脸懵圈,从叶寒风胸膛滑落,跌坐在地上,脸上一脸的不可置信,更多的却是从心底爆发的狂喜,脸上很快浮现出一丝笑容。目光看到手掌上的钢针,更是心痛不已,犹如扎在叶寒风手上,痛在她心底。莫名的心痛。

    “小主人,小主人————”

    精灵皮卡修发出胜利的欢呼,忍不住邀功道:“他是个骗子,他装睡觉,偷偷摸主人,太猥琐了。”

    洛璃儿本是要察看叶寒风的伤势,此时一听,喜悦消退,整张脸阴云密布,伸手抓起蓝宝石魔法掌,黑着脸。

    暴风雨前的阴沉,一股不祥征兆在叶寒风心底狂涌而出。触电般从沙发上弹起,翻过沙发躲在被后,一脸谨慎的看向洛璃儿。

    “你要干什么?别过来,再过来我喊救命了。”

    “那只手摸的?”

    洛璃儿从未如此愤怒,从小到大,除了近亲,连异性的手都没摸过。在贵族圈里她有个外号叫带刺玫瑰,谁碰谁倒霉,曾今真有不信邪的故意触犯,后果很严重,据说半个月之后那个倒霉蛋的家族不得不为此离开这座城市。

    她的脑海里忽然想起此前叶寒风亲吻她之时,猥琐的咸猪手袭击胸部,她下意识就认定叶寒风刚才摸了她那里。

    “左———左手————”

    叶寒风第一次见到洛璃儿如此生气,甚至有点被吓到,很诚实的伸出受伤并且遗留钢针的左手。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天而落,闪电般击打手掌上的钢针。

    如此巨大且毫不留情的攻击,力量足以让钢针穿掌而出,若是击断手筋,便是半废之手,再拿不起武器。

    叶寒风闪电般收回手掌,脚尖一挑把从沙发掉在地上的垫子踢向来袭黑影,急忙后退两步,转身闪电般冲出房门。

    噗————

    垫子断成两截,雪白的羽毛铺天盖地袭向洛璃儿,她本能的一挥手,撒的漫天都是羽毛,如同大雪封天。洛璃儿冲出羽毛之后,早就没有叶寒风的身影,忍不住狠狠的一跺脚,想要追出去,低头一看身上的睡衣,尽管她现在不是德科诺兰学院的导师,也不能如此不修边幅的出去。

    “叶寒风,你死定了。”

    洛璃儿怒啸一声,转身冲进卧室换掉睡衣,披着凌乱的蓝宝石秀发,怒气冲冲的出门。

    叶寒风远远的就听到河东狮吼,吓得浑身一激淋。拔掉手上的钢针的疼痛被这一声吼吓得荡然无存。洛璃儿一嗓子不光吓人,还自带麻痹效果。

    “发生了什么?”他挠了挠头,在古树之间快速行进,嘀咕道:“洛璃儿这个疯婆子,看样子杀了我都不够她解气,难道是亲了她那一口?秋后算账?”

    叶寒风嘴里涩涩发苦,服用凌号药剂,本以为九死一生,只图一时嘴爽,侵犯洛璃儿这个天之骄女。若真的死了一了百了,不用苦恼。可怕的是他活了,现做人家姑娘喊打喊杀,她背后还有个德科诺兰学院院长爷爷,她家族号称肯塞尔城第一家族。

    突然,有种上天无门,入地无路,死路一条一条的错觉。

    “我怎么感觉还不如死了痛快?”

    抱怨归抱怨,他却不会找死,绝不能让洛璃儿抓到。

    “明天和左明思的决斗要不要去?”

    他的右手有力的握成拳头,一个疾步,猛地一拳打向古树粗大的树干。

    砰————

    落叶纷飞,拳头被反震之力击的发麻疼痛。叶寒风却是狂喜万分,盯着树干上半厘米深的拳印,事实证明,凌号药剂让他成功获得职业战士的力量,至于战斗技巧。他冷冷的一笑,前特种兵不败之王的称号,足以碾压同级战士,左明思更是不在话下。

    “该死,”咒骂一句,叶寒风如同一只斗败的公鸡,耸拉着头,朝着牧医室前进,在魔法时代,魔法治疗之下,左手的伤不消三个小时就会完好如初,让他推搡的是洛璃儿,此时他连跨进角斗场的勇气都没有,更别提击败左明思,证明自己并扬名德科诺兰学院。

    等到同学们都回教室上课,叶寒风才鬼鬼祟祟的从角落出来,不知道从哪里顺了顶帽子,把帽檐拉得极低,足足掩盖半张脸。刚才路过学校宣传栏的时候,他的黑白海报占了三分之二,登顶最热门人物,只不过,那是一份悬赏通缉。悬赏金额整整一百金币,让他有种送上门的冲动。

    一百金币,在游戏里可以兑换一百万人民币,穿越到三年前,金币的的购买力相差并不大,甚至更加值钱。

    “土豪果然不把钱当钱,左明思这个败家子,你不用署名,谁都知道是你搞鬼。”

    叶寒风从兜里摸出一枚银光闪闪的银币,这是他全部家当,一个月的伙食费,面瘫脸和胖子加起来一个月也不过是五个银币,相比之下悬赏的一百枚金币,够他们在德科诺兰学院奢华的毕业,并且还有富余。

    “现在按正常程序退学已经不可能,洛璃儿手上的退学申请更不用想,爬墙头逃学才是唯一出路。最好离开肯塞尔城。”

    吧唧了嘴,叶寒风不由想起那尽情一吻,脑海中浮现洛璃儿动人的面容,一片心动。忽然一个张牙舞爪的洛璃儿闯入脑海,吓得他一阵阵蛋疼。

    “跑路需要路费,看来一百金币悬赏不拿都不行。”

    咚咚————

    叶寒风敲了敲敞开的大门,牧医室里值班的是一个小姑娘,此时正两眼无神,手撑着下巴发呆。尽管叶寒风敲得足够轻,还是吓了对方一跳。

    “来了,来了,你是谁?那个班的,内伤还是外伤?”

    叶寒风鬼鬼祟祟的扫了一眼,学院的牧医室有很多间,他挑最偏僻的一间,为的就是躲避旁人,很庆幸,眼前是一个初级魔法师,看起来并没有多大威胁。

    “我是塞恩教学楼的,不小心被扎了一下,牧医小姐,你帮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