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九章 斯洛之死

    三人弯腰弓背,蹑手蹑脚的靠近窗边,闪电般伸头朝里望了一眼,急忙缩回。

    胖子一脸懵圈转头看向面瘫脸,愣愣的道:“看到了吗?”

    面瘫脸报以白眼,道:“看到了?我什么都没看到,你看到了吗?”

    叶寒风伸手给两人一人一个脑瓜子,低声道:“你们两个傻帽,窗户被书架挡住,你们能透视?去前面那个窗户,哪里没有书架。”

    胖子一脸黑线,面瘫脸满脸通红,丢脸都丢到家了,互相责怪的瞪了一眼,弓着腰慢慢爬过去。

    “嗯?”

    叶寒风急忙扫了一眼,低声道:“一个躺在地上,另一个趴在桌子上,最后一个是斯洛,背靠窗户,以手扶头,看起来像是打盹。”

    胖子嗅了嗅鼻子,一股酒香扑鼻而来,夹着着呕吐物恶心的味道,低声道:“可能是喝醉,真好,我们冲进去把他们干掉。”

    说完,胖子和面瘫脸跃跃欲试,此时不杀,更待何时,若不是叶寒风忽然拉住两人,估计已经杀进去了。

    “不对,”叶寒风嗅了嗅鼻子,混杂的味道之中,有一股他极其熟悉的味道,淡淡的血腥味。他再次探头查看,忽然眼珠子瞪的滚圆,倒地之人,其呕吐物分明是红色,混杂鲜血的呕吐物。眼光上移,斯洛一手撑着脖子,另一手中指不断的低落红色的液体,分明就是献血。

    叶寒风抓过胖子的匕首,低声一声原地等待,自己浑身戒备,蹑手蹑脚的靠近教室大门,确定没有陷阱之后,避开地上的血迹,缓缓的进入。

    地上躺着的人胸口中了一剑,看起来是在沉醉之中被杀,没有丝毫反抗和挣扎,忽然,他看到教师展览架上被掩盖起来的破损,他隐隐觉得这个书架上的几本书不知去向,眼神扫了一遍,肯定是少了几本书。

    嗯?

    斯洛的姿势应该是死后被摆成这样,他明显经过搏斗,衣服上有明显的破损,致命一击是在胸口。叶寒风心里一寒,谁痛下杀手,赶在他们之前,忽然,他眼角余光撇到斯洛胸口透着一抹黑色,忍不住好奇,悄悄的拿了出来,是一封纯黑色的信封。来不及察看,揣入怀里,转身离去。

    “他们是不是喝醉了?”胖子上前就问,直到此时他们都没发现意外,还等着叶寒风一声令下,冲杀进入,只是看到叶寒风脸色阴沉的走出来,大为不解。

    “叶子,你不会怕了吧?千载难逢的机会,干死他们。”面瘫脸少有的面色潮红,浑身亢奋不已,仿佛饥渴难耐十八年,忽然看到**的流浪汉。

    “快走,免得替别人背黑锅。”

    叶寒风带着万般不情愿的两人退出塞恩教学楼,隐入一片林间小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道:“好狠的剑,今晚的事情,谁也不要往外说,一下子就杀死三个人,而且,最后斯洛显然是看到对方的面容,满眼都是不可思议,显然,他认识凶手,而且想不到凶手会杀他。”

    胖子推了一把,道:“叶子,你一个人嘀嘀咕咕什么?什么凶手?我们?不对啊,我们都没动手。”

    “叶子,你怎么突然就怂了,白白浪费一次机会。”面瘫脸觉得非常遗憾,俗话说,错过这村就没有这个店。

    叶寒风忽然停下脚步,郑重的看着两人,道:“在我们来之前,已经有人把斯洛他们三个击杀,我们刚才看到是全都是死尸,出手凌厉凶狠,而且受过专业训练,一击必杀,身上再也没有第二道伤口,你们回去之后,今晚的事情全部忘记,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去调查,这个人会毫不犹豫的击杀你们。别惹他。”

    “死——死了————”

    胖子和面瘫脸对望一眼,不敢相信,但更多的是恐惧。刚才一股血勇之气,叫嚣着杀人,此时人真的死了,彻底冷静下来的他们一下子觉得浑身发冷,不知所措。

    “叶子,斯洛真的死了?可是我们没有动手啊————”

    “对对,我们没有动手,不是我们杀的,不关我们的事————”

    叶寒风忽然拽着两人躲进小树林之中,不一会一支巡逻队缓缓走过,看方向正是朝着塞恩教学楼而去。只待他们走远,叶寒风急忙拉拽着两个兄弟,低声道:“快,快,快,立刻,马上回宿舍,巡逻发现三具尸体,必然大肆巡查,并且排查各个宿舍,你们快走,立刻回宿舍。”

    一旦学院境界,几个有实力的人站在高处,几乎就能封锁各个重要的通道,人虽然不是他们所杀,但若是被当场抓住,也是百口莫辩,而且白白给凶手当替死鬼这种事,还是不要做的好。

    胖子和面瘫脸离宿舍不远,分开不久后,在警戒之前,已经翻墙而入。

    唯独叶寒风,必须越过半个角斗场那么大距离,才能回到魔法小屋。

    铛————

    警钟长鸣,德科诺兰学院悄然复苏,一道道流光冲天而起,朝着四面八方的出口封锁而去。

    “该死,”叶寒风隐入巨大角斗场外墙阴影处,这里离监禁大楼很近,甚至能听到吆喝之声,一道道黑影冲天而起,在林梢树尖呼啸而过。

    “我草,死定了,被堵在角斗场。”

    叶寒风只能尽力的躲在阴影之中,一时之间倒是没人发现,但他也不敢再在路上狂奔,只是躲得了一时,待会巡查队搜过来,肯定被抓个现成,百口莫辩。

    “大半夜,发生什么事了?”一个被从被窝里揪出来的人不满的打着哈欠。

    “塞恩教学楼死了三个学员,提起精神,据说凶手还在学院。”

    “不可能那么傻往这边走,这个方向除了监禁大楼就是教师宿舍,望这里走,就是送死。我估计肯定是从学生宿舍或者教学楼方向跑了。”

    脚步声和交流声越走越远,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叶寒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弹出帮个脑袋,立刻看到远处树梢上挺立着一道黑影,举目四望,搜索着什么。

    不走是不行的,只能冒险突破。

    叶寒风忽然楞了一下,这才想起遗忘了一样东西,皮卡修呢?

    起初叶寒风以为皮卡修不想和陌生人接触,躲着胖子和面瘫脸,他也没在意,只是,现在就他一个人,皮卡修还不现身?难道走丢了?

    叶寒风摇了摇头,暗骂自己糊涂,皮卡修会飞,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抓到他,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不要被逮住。随即压低身体,贴着墙壁,躲藏在阴影之中疾步快走。

    眼看着就差一个拐角就能踏上回魔法小屋的林间小路,那里有古树遮蔽,能提供最好的掩护。

    “什么人?”

    爆喝如雷,一道黑影在树梢上飞身疾跑,一下子就串出上百米,转眼之间已经四目相对。

    “完蛋了!”

    叶寒风心里哀鸣,跑肯定跑不掉,对方的实力太恐怖了,而且,一旦跑了,就算没事也变成有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