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七章 夜下行者

    白天睡了整整一天,而且,即便是大魔法师洛璃儿,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把凌号药剂制作出来。

    叶寒风知道现在想要拿住斯洛,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身旁不是有一个免费打手吗?

    “哎,”叶寒风重重的叹了一口,皮卡修果然狐疑的转过头,只见他一脸悲愤的道:“好可怜的洛璃儿导师,被一个恶棍学生欺负,害的连导师的位置都保不住,她可是立志成为最年轻最优秀的导师,天妒英才,造化弄人啊。”

    忽然,叶寒风脸色一变,一脸的悲愤,义愤填膺的道:“我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洛璃儿导师任人欺负,恶棍学生必须绳之于法,还导师一个公道。皮卡修,你说是不是,你的小主人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蒙受冤屈,对不对?”

    皮卡修捏着小拳头,左右疾飞,应和道:“谁敢欺负小主人,皮卡修绝不会放过他。”

    “我们去把那个坏蛋抓来,给洛璃儿导师出气。”叶寒风看到皮卡修犹豫的看向地下室门口,似乎有所顾虑。那可不行,皮卡修不去,他一个人就不是抓人,而是送菜,斯洛混蛋归混蛋,实力确实职业战士。顿时怂恿道:“皮卡修,你没看到小主人被气的躲在树根下哭泣吗?拿得多大的委屈,把斯洛那个混蛋抓过来,小主人肯定高兴,说不定就给你七八个糖果。”

    “真的吗?真的吗?抓到就有糖果?”

    皮卡修激动的满天飞,最后急得飞到叶寒风背后,扑哧翅膀,使劲推他,道:“快走,快走,抓人换糖果,不,抓住坏蛋给小主人报仇————”

    叶寒风心虚的看了一眼地下室大门,要是被洛璃儿知道她诓骗皮卡修,腿都给他打折了,把手指按住嘴巴,小声道:“小声点,现在不能让小主人听到,我们要给她大大的惊喜。可以换更多地糖果。我们动作慢点,不要碰倒东西,发出声响。”

    拿回退学申请,第一个任务就是抓住斯洛,扭送到监禁大楼,但没有说不能找帮手。

    叶寒风拱着腰,蹑手蹑脚的走出小屋,把门半遮掩起来,他可没钥匙,把门一关基本上就只能喝西北风看月亮,至于盗贼,敢打甘道夫神奇魔法小屋的主意,也不是他们能够拦住的。

    出了门,估摸着过了十二点,走在阴森的林间小路,也只有这个时辰,学生都睡觉了,他才赶出来,否者以他现在的重重恶名,估计很难看到明天的太阳。

    “穿越者,我们是要去抓那个坏蛋吗?”

    皮卡修跃跃欲试,似乎不知道害怕为何物,如同一直小蜜蜂,不断的盘旋,最后索性落在左肩膀。

    忽然一声穿越者,差点吓的他原地爆炸,待看到皮卡修的小身影,重重的松了一口气,道:“我先找人问问斯洛躲在那里,得罪洛璃儿,他肯定不敢睡宿舍。”

    半昏半明之间,叶寒风翻过自己宿舍的墙头,看门大叔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他立刻垫着脚跑上楼道,一直到了三楼左手第二间宿舍。

    “咚咚————咚咚咚————”

    “胖子,面瘫脸,快开门————”

    虽说这个宿舍是塞恩教学楼学生宿舍,不过,对于贫穷的学员来说,狮心教学楼的悬赏会让他们毫不犹豫的把他的行踪卖给狮心那群找疯的人。而更让他担心的是拖累面瘫脸和胖子。

    呼唤显然是无用,门后面一片死寂。

    “皮卡修,你从后面的窗户飞进去,把门打开。”

    看着皮卡修消失,叶寒风忽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会飞的皮卡修来去自如,若是能利用在偷女生内衣,估计能火遍整个德科诺兰学院。左明思不是在追求洛璃儿?往他的枕头下面塞一堆内衣,看他还有什么脸追求洛璃儿。

    叶寒风一拍脑门,惊喜道:“我真是个天才。如此一来,除了决斗就能完成洛璃儿的要求,退学申请指日可待。”

    门里面响起敲击声,叶寒风轻轻一推,门缓缓大敞开,他立刻松了一口气,果然,胖子和面瘫脸死叉八昂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胖子,胖子——醒醒————”

    叶寒风用手推了一下,结果这家伙反手拍蚊子一样打掉,转身沉沉的睡去。

    “洛璃儿没穿衣服正从楼下路过——————”

    砰————

    胖子猛的站起来,直接顶飞头上的窗台,把面瘫脸高高抛起,顿时两个人彻底醒了。

    “死胖子,你发春上母牛了?我的床————”

    “洛璃儿,洛璃儿————没穿衣服——”半梦半醒的胖子捂着巨痛的脑袋,蹲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念叨着。

    叶寒风拖出一张椅子座下,又气又笑道:“亏你还想洛璃儿的光身子,上次点名就叫了你一声,差点没失血过多,休克而死,直接送牧医室抢救。你丫的还敢想她的**,不要命了?”

    “胡说八道,明明是打架,不知道被谁下了黑手,只是刚好点名的时候晕倒,不对——谁在说话————”

    胖子和面瘫脸看着叶寒风,露出见鬼的表情,揉了揉眼睛,警惕的往门外看了一眼,齐齐跳下床铺。

    “叶子,你疯了,你还敢回来,左明思听说你和洛璃儿住在一间屋檐下,已经等不及决斗场打死,扬言见面就是干,不死不休————”胖子惊呼不定的察看叶寒风是否零件齐全。

    “叶子,你被盯上了,佐罗斯你还记得吗?”面瘫脸一脸凝重,看死人一般盯着叶寒风。

    “出大事了?”叶寒风眼神一怔,道:“佐罗斯,我前几天救的同班同学,他被三狼收保护费,没有,差点被打死,怎么?他没救过来,死了?”

    “他被救过来了,并且指认斯洛行凶,”胖子和面瘫脸神色齐齐一暗,悲痛的道:“今晚,佐罗斯的尸体在一片小树林被一对打野战的学生发现。”

    叶寒风震惊的站起来,握紧拳头,底喝道:“什么?”

    “并且,他的衣服上用血写着几个字————下一个——叶寒风————”

    “叶子,你快走,这里不能呆了,他们真的会杀了你。”

    叶寒风体内的血液滚滚翻腾,浑身热血沸腾,想要杀人!

    他们,他们是谁?

    他不知道,但以前的叶寒风却又所记忆。

    他们一直盘踞在德科诺兰学院,犹如毒瘤,吸附在学员身上。即便左明思的肯布塞家族,堂堂肯塞尔城长子被欺辱,只不敢对其出手。

    幕后黑手是谁,谁都不知道,若说子虚乌有,但他们却吸纳每一届学员之中恨厉之人为他们服务。

    对于他们,叶寒风他们惹不起,甚至都不知道往那里躲。

    “谁是凶手?”叶寒风寒声道。

    “你想干什么?”胖子和面瘫脸立刻发现他的反常,上千一左一右按住他,以免做出什么冲动之举,道:“杀他是斯洛,大家都这么说。院方也在找他,只是,你也知道,院方是不可能找到,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离开办公室。尽管我们都知道他在那里。”

    叶寒风猛地推开左右兄弟,压抑着怒啸:“他在狼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