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五章 退学申请

    叶寒风猛地推开已经关上的窗户,把头伸出去,嚎叫:“洛璃儿,婆娘,你看看把我打成什么样?”

    洛璃儿本来气的杀人的心都有,只是看一人,忍不住噗嗤下了出来,捂着腰指着叶寒风的道:“猪————猪头————”

    叶寒风相当的凄凉,脑袋上乱七八糟的树叶枯枝,鼻血长流,左眼不知道被什么磕了,疼的微眯这眼,但他好的那一只眼正怒视之,大小眼的搭配,莫名的喜感,是个人看了都会笑,而让悲伤至极的洛璃儿破怒而笑的,却是那张脸。

    额头上是泥巴色,鼻子附近时猩红色,第三种颜色才是脸的色彩,叶寒风现在一脸的愤怒,不过,把脸摔了哪里,斜向上的不断的颤抖,颤抖,再颤抖,加上大小眼的喜感,直接把洛璃儿笑得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来。

    “洛璃儿,你还是不是人?”

    叶寒风满脸都在抽抽,推门而出,不过看到洛璃儿手中的魔法杖,忌惮的转身回屋,拿起一件很值钱的古董,当护身符一样护在身前。

    “别动,我给你治疗一下。”

    洛璃儿不以为意,一件古董?她打的还少吗?缓缓的直起腰,念念有词的挥动蓝宝石魔法杖。

    “听从我的召唤,水润术。”

    这是一道初级水系魔法,一道蓝色的光流从魔法杖顶端缓缓的留出,在叶寒风周围盘旋了一圈,缓缓的抚摸头上的伤口。

    感觉很暖,很轻柔,脸上的疼痛直线下降,甚至有一丝舒服。

    “这什么劳什子魔法,比麻醉药还要好。”叶寒风忍不住嘀咕一句。

    洛璃儿听不清楚,挥动法杖指挥光流,道:“你放心,只是皮外伤,明天早上再治疗一下,差不多能康复。叶寒风,大半夜你不好好呆在屋里,想干什么?”

    一听,叶寒风心火直冒,独眼瞪着她,道:“大半夜,你躲在树林鬼哭狼嚎,还以为房间闹鬼,我不跑还等着被掐死?”

    “鬼?”

    洛璃儿葱一般的手指指了指自己,咬着牙重复道:“我真是变成鬼,第一个掐你。”

    “谢谢你,变成鬼还记得我。”

    洛璃儿直接撤掉治疗魔法,高高扬起蓝宝石魔法杖。

    “你还来?”叶寒风一边退一边把古董护着头顶。

    “呜呜呜————”

    洛璃儿随手一甩,把蓝宝石魔法杖丢在一旁,忽然蹲在地上抱着膝盖痛哭流涕。

    “不会吧,那么彪悍的泼妇,一句话就哭了?”叶寒风没有上前递纸巾之类,反而侧着脑袋嘀咕道:“刚才我说的是那句话?以后就当孙悟空的紧箍咒念叨。”

    “皮卡修没看到小主人和这个男的在小树林紧紧的抱在一起,我不告诉老主人。小主人,我记得上次哭是七岁的时候,哇,你哭慢点,让皮卡修好好看看————”

    一只绿色精灵扑哧着蜻蜓翅膀,围着洛璃儿不断盘旋,仿佛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把这个场景记在脑海里。

    “皮卡修,你也欺负我————哇————”洛璃儿抓起地上的蓝宝石魔法杖,毫无准头的往天上扔去。皮卡修没打到,力尽而落,朝着脑袋砸去。

    一只手忽然出现,接住蓝宝石魔法杖,叶寒风反手直接丢进魔法小屋,没有了魔法杖的洛璃儿,还不是任由他摆布?

    “导师大人,在一个学生面前嚎啕大哭,若是传出去,恐怕威严丧尽。”

    叶寒风本来是想安慰的,只是话到了嘴边,立刻变了一个味,听起来,有点幸灾乐祸,以及一丝威胁的味道。

    “不用你管,”洛璃儿推开递过来的纸巾,哭丧着抱怨道:“我现在被停职,你开心了,叶寒风,你是我见过最坏的学生,居然用退学来玷污我的成绩,现在好了,我当不成导师了,你继续退学啊,你这个坏学生。”

    “停职?”叶寒风眼睛一愣,道:“不对啊,执教导师停职,兼教老师是没有资格批准学生退学,只有找院长,但,甘道夫院长去帝都学院。靠,岂不是说不能正常退学?”

    他忽然转身冲进屋子,抓起书桌上的退学申请,风一般回转。差点和低头进屋的洛璃儿撞了个满怀。

    “我最最最亲爱的洛璃儿导师,我保证,我退学完全是个人原因。”叶寒风一脸的诚恳,摊开退学申请,指着签名的地方道:“导师,趁你还有点余温,恳求你批准我退学。”

    “什么?”洛璃儿看着递过来的纸笔,看傻瓜一样,道:“你真的要退学?我都被停职了,你为什么还要退学?”

    在洛璃儿眼里,叶寒风就是想抹黑她的成绩,这才执意退学,当然,还有就是怕袭胸之后,被她责罚。但,看着此时一脸恳求退学的他,顿时不知道发生什么,这个学生执意退学。

    洛璃儿唰唰几笔,干净利落的在退学申请签下批准两个字。

    “洛璃儿导师,你简直是天底下最善良,最美丽的导师,能做您的学生,是我一生的荣耀。”

    呸,叶寒风觉得自己这是自己最肉麻最不要脸的时候,只不过,拿到这张纸,他就能离开德科诺兰学院,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叶寒风点头哈腰伸手迎接,眼看到手,洛璃儿却是往后一缩,把申请书叠的整整齐齐,放入自己的口袋。

    “替我办两件事,完成就给你。”

    叶寒风在考虑要不要扑过去,来个霸王硬上弓。洛璃儿仿佛感觉到了,后退半步,捡起地上的蓝宝石魔法杖,笑吟吟的回看过来。

    “洛璃儿导师,休要说两件,能为美女服务,十件都不是问题。”

    “哦,是吗?那就十件。”

    叶寒风抽自己嘴巴子的心都有,连忙摆手道:“别,别,别,那只是一个比喻,比喻你美。”

    “第一件事,抓到斯洛,都是因为他,才害得我被停职,这个仇一定要报。”

    叶寒风心里嘀咕一句,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记仇,果然是至理名言。道:“不知导师要怎么报?打一顿?还是————”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洛璃儿摸了摸自己脖子,疑惑的道:“我脖子上没东西啊,把他扭送到监禁大楼。”

    “这个没问题。”叶寒风为这个少女的智商点赞,连抹脖子都不懂。

    “第二件事就是在决斗场上击败左明思,如同他们家族知道我被停职,一定就上门提亲,我才不会嫁给他,你把他打败了,好好羞辱他,这样他就没有面子提亲。我就自由了。”

    “击败?还羞辱?”

    叶寒风上前摸了摸洛璃儿的脑袋,道:“你确定你进门的时候,脑袋没有被门夹到?”

    叶寒风突然上前摸头,洛璃儿万万没有料到,直到被揉捏了三下,才打开他的手,气呼呼道:“你进门都没关门,怎么可能被夹?”

    叶寒风尴尬的拍了拍手,仿佛和嫌弃一眼,怕被什么不好的东西粘手上,道:“你觉得我一个平民,能够打败职业战士左明思?打败之后羞辱他,相当于打肯布塞家族的脸,你觉得我会为了一张纸,赔上性命?”

    “啊,会这样吗?那怎么办?一定要狠狠地羞辱,让他死心。”

    洛璃儿急得团团转,嘴里念念有词。

    叶寒风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道:“让我进入地下魔法实验室,调制一份药剂,我可以答应帮你击败左明思。至于羞辱,还是你自己上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