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章 怒扇洛璃儿

    “冤枉啊————我是被冤枉的————”

    叶寒风憋足了劲一嗓子,直吓得佐罗斯督察一哆嗦,刚提起的单刃小尖刀掉在地上。讲台下的同学们纷纷吓了一跳,少女们本来就满脸犹豫,千刀万剐的血腥想想都可怕,不少人悄悄的弓着腰,拖着背,悄悄开溜,此时一嗓子在耳边炸响,本能的寻求旁边同学的帮助,顿时一个个投怀送抱,便宜了不少饥渴难耐的闷骚小少年,着实趁机过了一把手隐。

    “你冤枉?”佐罗斯督察顿感脸上无光,指着叶寒风的鼻子吼道:“两位同学亲眼看到你骑在洛璃儿导师身上,又摸又亲,这还能冤枉你?”

    台下昨晚合力把叶寒风击晕的两个同学立刻走到台上,一脸的义愤填膺,指认道:“我们亲眼所见,这个人渣居然妄图亵渎我们女神洛璃儿导师,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佐罗斯督察微微点头,示意两个同学下去。露出证据确凿,胜利的冷笑,道:“叶寒风同学,铁证如山,岂容你狡辩?”

    “洛璃儿把我绑到地下魔法实验室,越级使用魔法,引发火灾,她也昏迷不醒。是我————”叶小飞瞪圆眼睛,山呼海啸道:“是我冒着大火把她从火海之中救出来。你们抓错了——”

    “谎话连天,”佐罗斯督察不屑的一笑,看着骚动的同学,道:“同学们,他还是英雄?中午发生一件伤人事件,他就是主要疑犯,被洛璃儿导师当场擒获。晚上就报复于洛璃儿导师,放火行凶,毫无人性,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杀了——这种人渣————”

    “他还想代表塞恩挑战狮心,他不配————”

    “千刀万剐————”

    少年总是热血,稍微一煽动,山呼海啸疯狂呼唤,若不是台上站着的佐罗斯督察凶威太重,恐怕激情澎湃的同学已经跳上讲台,把叶寒风生撕活剐。

    “冤枉阿————冤枉阿————”

    叶寒风扯着嘶哑的嗓子继续喊冤,只是面对五千同学的同声讨伐,和没有一样。

    佐罗斯督察终于挑定一柄刃长八厘米尖头双刃小刀锋,作为第一刀器具。寒芒在叶寒风眼前晃过来,荡过去。

    “你是我第十三个执行千刀万剐的犯人,”佐罗斯变态的笑道:“除了一个意外死亡,其他十二个全部完成施刑,你将是第十三个。这一刀从咽喉沿着你胸骨一直划到肚脐眼,享受吧——”

    叶寒风咬着牙,凭着一身傲骨,硬气的不发出求饶之声。索性,一闭眼,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

    “兄弟,走好!”

    胖子和面瘫脸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从背后摸出一柄飞刀,紧紧的拽在手里,他想到营救失败,备了一柄凶器,在最后一刻,亲手终结叶寒风,免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两人对望一眼,抬脚就走————

    “刀下留人!”

    一道声音盖过怪叫尖叫的中央广场,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一道白影轻飘飘的落在讲台之上。

    “院长,没想到惊动了你。”

    佐罗斯督察手中的锋芒从刺破的皮肤上收回,急匆匆的行了一礼,疑惑的道:“院长为何要救这个罪大之极之人,他谋害的可是洛璃儿导师。”

    洛璃儿导师正是甘道夫院长的孙女,潜台词就是:难道你要救杀你孙女的人?

    “不,他没有杀我。是他救了我。”

    洛璃儿从甘道夫怀里冲出来,来到叶寒风身边,一边道歉,一边替叶寒风解开绳子。

    叶寒风左手刚刚从十字架上解开,获得自由,洛璃儿急忙去解另一边的绳子,就在这时,当着数千师生的面,叶寒风忽然抬起左手,重重落下。

    啪————

    一声脆响,洛璃儿左脸颊一片火辣辣。

    “对——对不起——”洛璃儿哽咽着道歉,不敢看叶寒风,小声的抽泣着。

    “走开,”叶寒风一把推开洛璃儿,自己挣扎着单手去解开另一边的束缚。

    甘道夫直到此刻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女儿被当众扇耳光了?混账,找死!寒风鼓动,冰冷的杀机轰然爆发。

    “不要,爷爷,”却是洛璃儿反身拦住甘道夫,低声道:“他救了我,却为此遭受天大的委屈,我对不起他。”

    洛璃儿拦住了甘道夫,并不放弃,转身欲要去继续帮叶寒风解开绳子。

    “走开!”

    叶寒风猛地一推,没推开,忽然又扬起左手。

    哗啦啦————

    台下五千同学眼睛眨都不眨,看到再次抬手大脸,万口一声发出一声惊呼,左脸颊隐隐作痛。这全力一巴掌,该有多疼。

    “对不起————”

    洛璃儿紧闭着眼,手还搭载绳子上,抬着头,不闪不避。

    “哼————”

    叶寒风怒哼一声,这一掌终究是没有落下,把头扭向一边,哼道:“我不接受道歉。”

    洛璃儿含泪露出一丝微笑,开始解开右手的绳子。

    “妈妈嘞,叶子当着人家爷爷的面,打脸乖孙女,那可是院长,他还想不想毕业了?”

    “我的祖宗啊,当着全体师生的面,怒扇超级美少女导师洛璃儿,不知道有多少人做梦都想杀了他,他还想不想看到明天的太阳了?”

    胖子和面瘫脸握着飞刀的手死死地贴着后背,惊骇的户望一眼,意思很明显:老子不认识这个人,他是谁啊?

    甘道夫院长心里为孙女的行为点赞,不但乖巧,还明事理,能主动承认错误并承担责任,虽然那狠狠的一巴掌就像打在心里一般让他为孙女感到心痛,但还是支持的,这才没有出手阻拦。不过,也彻底把叶寒风记在心里,敢当着他的面打他的孙女,好小子,等着!

    “同学们,”甘道夫忍者拍死叶寒风心,对着即将失控的同学们道:“这是一个误会,洛璃儿住所意外失火,被叶寒风同学救出,他舍己救人的精神值得大家学习。不日便会召开表彰大会,重重的奖励叶寒风同学。时间也不早了,同学们都回去上课吧!”

    “院长,这————”

    佐罗斯督察看着手中染血的小刀锋,拿着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佐罗斯督察费心了。”

    甘道夫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摊在桌子上的四十二把刑拘,转身领着叶寒风和洛璃儿离去。

    洛璃儿把虚弱的叶寒风半搭载自己的娇躯上,吃力的前进。

    “不用你扶————”

    叶寒风再度拒绝,摇摇晃晃咬着牙站起来,扭头向自己两个最信任的兄弟望去,结果影子都没看到,那两个家伙手里拽着两柄凶器,若是被佐罗斯督察看到,就完了,早就钻进同学堆里落跑了。无奈,他也知道,必须跟着甘道夫院长,或者佐罗斯督察的身后,否则讲台下某些双眼放蓝光的同学铁定会活生生把他打死。

    佐罗斯督察对着甘道夫拱了拱手,一闪身,没了。

    甘道夫仿佛等孙女,慢悠悠的拾阶而下。

    叶寒风一看,急了,都走到最后一级阶梯。抬腿就要追,脚不随心,重重的摔倒。

    “小心————”

    洛璃儿急忙上前搀扶,这才避免摔倒。

    “你————”

    叶寒风恨得牙痒痒,换一个人搀扶,他都会很乐意,唯独眼前这个女人不行。不过抬头看了一眼甘道夫院长越走越远的背影,这才强忍着推开的冲动。左手臂被洛璃儿搭载后脖子上,手掌随着走动时不时会打在洛璃儿高耸且富有弹性的左胸。

    叶寒风一愣,转头一看,便看到洛璃儿香汗淋漓,咬着贝齿,吃力的支撑他的身体。一股特有的体香不断的涌入鼻子,缓缓的融化冰冷的心:或许是无心之错,那就原谅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