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章 逆流之谊

    晨风拂面,耀阳初升。

    错落之间,一道金光打在眼皮之上,叶寒风哽咽一声,悠悠醒转。

    “同学,我——你们怎么把我绑起来了?”

    叶寒风口干舌燥,昨夜被火烤,又被绑了半宿,虚脱无力,恐怕把他放了,都没有力气逃跑。

    他的声音太小了,离他三米远的同学还以为出现幻听,看了看天,嘀咕一句,便继续观看日出。

    后脑勺隐隐作痛,叶寒风重重的咽了一口气,收复提气,若不再喝点水,估计离死不远了。

    “同学————”

    “同学们辛苦了,来来来————”旁边的教学楼忽然闪出两个身影,鬼鬼祟祟的看了一圈,忽然朗声说道:“热乎乎的小米粥,同学们一夜受累了。”

    面瘫脸和胖子共同抬着一只大锅,只见里面热气蒸腾,香气扑鼻,当初就有几个同学的肚子咕噜噜叫起来。胖子把手提着的箩筐往身前一方,里面全是锅碗瓢盘,拿起一只瓢,端起一只碗就开始盛,热情的招呼道:“这个人渣叶寒风,简直是畜牲。”

    同学们都不用招呼,十几个人呼啦啦就把两人团团围住,争相食用,满满的一锅粥,很快就见底了。

    “哎,同学你们做的太周到了,没想到还有人记得给我们送吃的。”

    “对对,待会一定要重重的表扬————他——们————”

    同学话还没说完,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摔倒在地。

    “我草,吓死胖爷了,我还以为买了假药,面瘫脸,还愣着干什么?快动手。”

    胖子和面瘫脸扑向叶寒风,七手八脚把绳子解开,转身就要跑,却不想叶寒风腿一软,直接把他们带翻在地。

    “快走,青天白日,随时会被路过的同学发现,快走————”

    胖子招呼一声,两人一前一后,抬起叶寒风就往教学楼方向跑,那里是教学楼,大早上不会有人,先找个地方藏起来。

    两人紧绷着一颗心,眼见离教学楼不过三四米,忽然冲教学楼走出一个人,看了一眼,不急不缓的问了一句:“你们,要去哪?”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佐罗斯督察,一条爬过整张脸的刀疤,看着都心疼,眼神一瞪,不怒自威,吓得两人当场就停在原地,双手颤抖,后背生汗,舌头打结,一股寒气直冲脑门。

    砰————

    两人被佐罗斯督察的目光扫过,浑身一激淋,手上一轻,叶寒风重重的落在地上,引得一声痛呼。

    胖子和面瘫脸想扶叶寒风一把,身体却一动不动,害怕招致佐罗斯督察的惩罚。

    “他是?”佐罗斯督察眉头一皱,想了一下,居然脱口而出:“叶寒风?”

    “报告———报告督察————”胖子僵着脖子,断断续续道:“他不是叶寒风,他是狗不理,生病了,我们送他去牧医室。”

    面瘫脸恨不得一巴掌拍自胖子,牧医室在相反的方向,骗校外之人兴许可以,佐罗斯是什么人?德科诺兰学院有他不知道的地方?

    “哦?牧医室?”佐罗斯督察目光掠过两个人头顶,看向位于操场对面的牧医室,顿时发现十几具横七竖八躺在讲台周围的人。

    “从那里搬的人,给我送到哪里去,上课之后,你们两个自己到监禁大楼报告,那里的茶格外的香。”

    胖子和面瘫脸如获大赦,抬起七荤八素的叶寒风,在佐罗斯督察的注视之下,一路小跑,又送回十字架上,一边捆绑叶寒风,一边诉苦道:“兄弟,我们尽力了,一进监禁大楼深似海,哥两彻底栽了。你自求多福。”

    一番颠簸,叶寒风总算醒了,后脑勺隐隐作痛之外,后背也是火辣辣的疼,吞了一口唾沫,道:“弄点点水,喉咙要烧起来了。”

    事以至此,胖子和面瘫脸也不打算离开,拿起一瓶水,给叶寒风解渴。

    “还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哥两能办到的一定会满足你,”面瘫脸一脸的死气的看着叶寒风,认真的侧耳倾听遗言。

    “咳咳————什么情况?”叶寒风吓得被水呛了两口,急道:“我犯什么事了,绑了我一夜,昨晚谁又打我后脑勺?妈的,我要和他决斗。”

    旁边来了一群同学,把被药翻的同学送到牧医室,两个同学抬着一张短腿桌,放在讲台上。讲台有一米高,桌子有二十厘米高,当着三人的面,又有两个同学提着两个铁皮工具箱上台,打开一看,全部是透着血腥味的刑拘,有剔骨小刀,有锁骨大勾,有血腥小短锯,等等,从大到小,一共四十二件血腥刑具一字摊开。

    胖子和面瘫脸差点吓死,蹭蹭的后退,直接掉下讲台,发出两声痛呼。

    “草————”

    叶寒风只觉得阴风附体,双目圆瞪,急问:“同学,同学,你们把这些放这里干嘛?快拿走,我不需要。”

    “人渣,败类。”

    两人齐齐骂了一句,其中一个抱着吓死叶寒风的心思,解释道:“放心,佐罗斯督察亲自动手,千刀万剐,保证你享受完才会咽气。哈哈————”

    同学阴笑着离去,如同来自地狱的鬼魅,走路阴风阵阵。

    “胖子,面瘫脸,我犯了什么事?置于千刀万剐?”

    胖子和面瘫脸爬上讲台,听闻所问,愣愣的盯着叶寒风。

    “你不知道?你昨晚夜闯洛璃儿导师公寓,意图不轨,为了毁灭现场,还纵火烧房。昨晚上都传疯了,德科诺兰学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叶子,你是不是鬼迷心窍,居然做出如此卑鄙下流无耻之事?”

    剧本时这样的吗?

    叶寒风被胖子的话吓得两眼无神,为什么会这样?昨晚是洛璃儿把他打晕带到地下魔法实验室,拿他当小白鼠,越级施展魔法,最后好像失败了,她晕了过去,实验室莫名其妙着火,是他救了她。不应该受到英雄的待遇吗?

    窦娥敢跟我比怨吗?

    “放你吗的狗屁!”

    叶寒风义愤填膺的歇私底咆哮,沉声把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两个兄弟交代清楚,毕竟,能冒着众怒,依然下计解救他的两人,尽管没有成功,还是让他万分感动以及信任。

    “洛璃儿怎么能如此无义?”面瘫脸极度不满的道:“你冒死救她,她反倒一句话不说,消失不见,把你置于风头浪尖之上。看看眼前的刑具,简直是把你往死里整。”

    每当看到血腥的四十二件刑具,三人眼底发怵,心底发寒,千刀万剐,还不如现在死了算了。

    人流从各个地方汇入中央广场,也只有这个巨大的广场才能容纳五千师生。人声鼎沸,议论纷纷,嘈杂喧嚣的声音之中能清晰地听到对叶寒风的咒骂。

    “同学们,静一静!”

    胖子和面瘫脸被赶下讲台。恶魔一般的佐罗斯督察满脸狞笑,看了看身前血腥四十二件刑具,冷冷的看着叶寒风,仿佛在考虑往那里下刀比较合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