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章 院长归来

    突然袭击,看着叶寒风重重的倒下,洛璃儿一愣,随即目光看向袭击者,突然大叫。

    “啊————我的房子,着————着火了——”

    大火蹭蹭往上蹿,由地下室狂冲上二楼,火舌喷涌,整个二层小公寓一下子现身汪洋火海之中。

    洛璃儿一下子跳起来,管不了右胸为何剧痛不止,举起手想要释放水系魔法灭火,一愣之后,才惊醒蓝宝石魔法杖以及魔法书不知遗落在何方。

    两个同学满脸献媚的把昏迷不醒的叶小飞架起来,献宝一样笑道:“导师,我们把侵犯你的**抓住了,刚才他对着你又是摸胸,又是狂啃,简直卑鄙无耻下流践踏到了极致,整个废物人渣简直是德科诺兰学院建立以来最邪恶放荡的恶魔。我们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洛璃儿其实是断片的,侧着头看着叶寒风。

    明明他们是在地下魔法实验室,她记得是为他是用驱散魔法,避免被邪恶魔法控制,怎么醒来就在外面的草坪,而且,是谁如此大胆把她心爱的房子点燃。

    “你们有没有看到是谁放火烧我的房子?”

    洛璃儿一脸冰霜,声音也冷了起来,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态度和身体,冷若冰霜。

    两个同学被吓得浑身一激淋,对方一眼之后,果断把叶寒风往前一推,道:“肯定是他,导师,我们过来的时候只有你和他两个人,肯定不是你,除了他还有别人?”

    另一个同学害怕被抢了表现机会,急着道:“肯定是这个**窥视您的美貌,用火攻把您逼出来。我呸,我最恨这种人渣,败了。”

    洛璃儿看了看身后的大火,同学说的还真有一定道理。

    “璃儿?”一道白发苍苍的身影掠过几栋高楼,缓缓的落在草坪上。

    甘道夫,鹤发童颜,随着身形落下,温度直接下降三度,让人不寒而栗。德科诺兰学院现任院长,位高权重,刚从校外回来,恰好路过,发现是孙女的房子熊熊燃烧,顿时吹鼻子等眼睛的飞过来。

    “爷爷?”

    洛璃儿一秒变脸,刚才还冷若冰霜,生人勿进,此时娇喝一声,如倦鸟归巢,扑入甘道夫的怀里,指责道:“这个坏学生欺负我,他还把房子给点着了,欺人太甚。房子里有很多孙女喜欢的东西,还有爷爷您送的生日礼物,呜呜呜————一把火全没了——呜呜————”

    洛璃儿干打雷不下雨,她完全是恶人先告状,趁着院长不在,把那块珍贵的石板魔法阵偷出来,现在估计也烧了个稀巴烂,直接把叶寒风这个罪魁祸首推出来顶岗,免了一顿责罚。

    “在德科诺兰学院还有人敢欺负你?那我倒是要见一见是何方神圣有如此本事。”甘道夫捏了捏洛璃儿的鼻子,道:“你若想挽回一星半点,就容我施法挽救,若是想烧个干干净净,一了百了,我也不介意陪你看一会夏日篝火。”

    洛璃儿如同受惊的兔子,急忙跳向一旁,踢踏小脚,满脸期待。

    甘道夫身穿深蓝色长袖宽松魔法袍,法袍鼓动,右手握着一柄晶莹剔透,顶部镶嵌拳头大小白色水晶魔法杖,刚一出现,周围温度暴降,自带白色寒雾遮掩。左手虚握,虚空中挑出一本冰蓝圣典,雪花飘零,伴随瑟瑟寒风。

    冰蓝圣典无风自动,书页急速翻卷,到了特定的一页,嘎然而止,书中顿时投射出一道冰蓝色复合魔法阵影射与虚空之中。

    甘道夫脸色肃穆,冰晶魔法杖随之挥动,虚幻的复合魔法阵一下子充盈起来,随着冰蓝圣典盖上,魔法悄然形成于空中。

    “终极冰系魔法:冰雪风暴。”

    如甘道夫所愿,当他做作的喊出一句,旁边的孙女两眼放光,直跳脚,不断为他打气加油。

    冰蓝**法阵跨度有二十米,凌空蓄力,随着魔法杖朝前一挥,化作一道巨大的寒气落入熊熊燃烧的房间,所过之处,焰火消散,寒气呼啸,雪花悄然滑落,地上不知不觉结了薄薄的一层冰霜。

    七月飘雪,在这个世界并非奇迹,却也少见,特别是一栋亮晶晶的房子凭空出现在炙热的夏天,总能让人心情愉快。

    “院长回来了,已经半年没见过院长了————”

    “这栋房子,是洛璃儿导师的?难怪院长亲自出手,记得上次出手还是三年前————”

    “对对,院长神龙见首不见尾,难得看到一次,此生无憾————”

    “咦,不对,院长旁边那个昏迷的人好面熟————”

    “废物叶寒风——他就是废物叶寒风————”

    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外面的都没能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一听‘叶寒风’三个字,一个个得了魔障一样往里面挤。

    “叶寒风在那里————”

    “敢挑战狮心教学楼,塞恩的废物也配————”

    “叶寒风无权代表塞恩,我们提出抗议,是私人决斗————”

    甘道夫满脸春风得意的挥了挥手,没想到露一次脸,居然惊动那么多学生,比他想象中还多了好几倍,难道自己回来提前走漏了风声?(其实几乎全部都是半夜寻找叶寒风的,听说为此狮心教学楼还凑份子拿出一百金币悬赏叶寒风的下落,一百金币对于塞恩的穷学生来说,如同一下子变成百万富翁。)

    “同学们辛苦了,火已经扑灭了,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别影响明天上课。”

    甘道夫对着汹涌的人群客套几句,转带着洛璃儿,化作一道黑影消失不见。

    院长在这里,同学们还要压抑兽性,甘道夫后脚刚走,彻底无法无天了。一个个狂冲猛吐,只为见叶寒风一面。

    “同学们,同学们————”有同学高声疾呼,看效果威望还是不错,离他近的同学渐渐安静下来。只听他说:“叶寒风这种人渣,潜入洛璃儿导师房间不成,居然纵火杀人灭口。如此恶徒,当公之于众,明天全校师生大会批斗,警醒世人之后,千刀万剐。”

    “我同意————”

    “强烈支持————人渣去死————”

    “这种恶徒没资格代表塞恩————”

    “被这种人渣挑战,只会丢狮心的脸————”

    “强烈申请角斗场剥夺他的挑战权,人渣没有资格——————”

    山呼海啸,群情汹涌。不过同学们还是相当克制的,除了把手上的东西,脚上的鞋扔出去后。便无过激的举动。(其实这群龟孙乌漆麻黑的瞎几巴丢,没有一只砸到叶寒风。第二天满地是无人认领的鞋子,据说旁边的鞋店一个星期的销量顶上一整年,笑得感激叶寒风祖宗十八代。)

    叶寒风就这么被欢送着离开火灾现场,被两个同学架到中央操场,在讲台上架起了个审判十字架,把他捆了个结实。

    同学们商定轮流看守,以防叶寒风再次消失,这一守就是一整夜,到了天命,同学们非但不困,一个个打了鸡血一般迎接初升的太阳,一个个如同沐浴光荣的阳光,期待大审判开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