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章 火海逃生

    水蓝之光大作,整个地下室陷入幽蓝之境,奇幻唯美。三米圆石板魔法阵更是被一团水蓝色的液体包围,如大雨洗刷,从上而下,冲刷叶寒风的身体。

    “不对!”

    洛璃儿惊呼一声,眼前发生的一幕,吓得她差点要扔掉法杖,转身逃命。

    “叶寒风果然有古怪,是什么抗拒驱散魔法?不行,我不能抛弃自己的学生,我要救他,看他还敢不敢说我要害他,明明就是中了邪恶魔法,好,那我加大施法,统统驱散!”

    驱散魔法正是启动之后,叶寒风眼前一黑,再次睁开沉重的眼皮,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壁漆黑,就连脚下的地板都是黝黑无光。眼前的一堵黑墙忽然坍塌,露出一条深邃的地下通道,一眼望不到头。

    “我死了吗?方向朝下,应该是通往地狱,是我杀的人太多,满手血腥,被罚下地狱了吗?”

    叶寒风苦笑的微微叹息,拾阶而下,心道:“果然,被洛璃儿那个疯婆子给弄死了,穿越大军千千万,稀里糊涂栽在一个女人手里,不,看样子是一个女孩。窝囊。”

    越往下走,越是心悸,空气中透着一股霸道凶悍的气息,耳边不时响起噼啪作响的声音,眼前是闪动的白光。像初代照相机,摄影师把头埋在黑布里,一手举着闪光灯,咔嚓一下,自带打光效果。不过,以前思想陈旧的老人死活不照相,说闪光灯会把人的魂给摄走,把人的魄给惊掉。

    叶寒风咽了咽口水,有点害怕。不由的握紧拳头,踮起来,蹑手蹑脚的往下走。

    路在远,也有尽时。

    叶寒风一头扎入唯一的出口,刚刚快出去,隧道变成一堵墙,堵住后退之路。

    眼前依旧是黑色的世界,在空间的最中间,盘踞着一头凶兽,浑身紫鳞覆盖,猫嘴,龙角,狮头,鹰翼,麒麟尾。

    “圣兽雷翼兽!”

    叶寒风万分震惊,幸好最后一刻死死的捂住嘴巴,方才没有叫出来。

    他在游戏中执行一个任务,据说雷翼兽产子虚弱,实力十不存二。以他当时雷霆剑圣的实力,本以为能趁机偷走雷翼兽的幼子。结果突然发现这是一个阴谋,雷翼兽是一头公的,当场就被雷翼兽一口闷进肚子里,任务失败,人也挂了。

    “这畜生和我一起穿越了?那也不对,我穿越占据叶寒风的身体,它过来干什么?”

    雷翼兽此时此刻趴在地上睡觉,即便如此,依旧有二十五六米那么高,站起来至少有五十米。身长一百多米,那条紫色带倒钩的尾巴正无意识的拍击地面。巨大的兽躯紫色闪电无序的跳动,时不时一道略粗的闪电横空,刺破夜空,化作一片一闪而逝的白芒。

    “这畜生一口气能把我吹得魂飞魄散。也不知道他记不记得我。”

    叶寒风想离开,转身抚摸黑色的墙壁,刚才明明有一条通道,怎么转眼之间就没了?挣扎的寻找了几分钟,绝望的他只好猫在墙角,什么时候雷翼兽睡醒,什么时候魂飞魄散。

    “远古流传的力量,水元素精灵王————翡翠波凌娜,请点播迷途的羔羊,用洗涤一切的伟岸之力,扫荡一切邪恶,听从我的召唤:驱散魔法!”

    洛璃儿魔力全开,蓝宝石的齐肩秀发无风招展,无袖紧身魔法袍猎猎作响,贝齿紧要,抿着嘴,抓着魔法杖的手不知道何时变得苍白无血。越级使用魔法本就困难,此时的她全力催动,试图完美施法,展现巅峰级驱散魔法。

    真正的魔导士都不敢轻易施展,一个大魔法师却敢。

    或许是幸运之神眷顾,巅峰级驱散魔法虽然几度崩溃,磕磕绊绊,挺了过来,缓缓成型,化作闪烁的蓝光,涌入叶寒风的身体。

    蓝光化作的洪流洗涤叶寒风的肉身,驱散一切病患,抵达心脏的时候,如同遇到黑洞,不断被吞噬。

    叶寒风猫在角落回想前生今世,静坐等死。

    忽然,他刚刚走来的那个黑色墙壁轰然崩塌,如同洪水冲毁护城堤一般,蓝光洪流一泻千里,涌向圣兽雷翼兽。

    “吼————”

    雷翼兽如同凉水泼脸,浑身一个激灵,怒啸一声,蓝光洪流逆流,如同时间逆流,滚出这片空间,叶寒风顿时被逆流之水裹挟出去。雷翼兽咆哮之后,看了一眼洗刷一净,空无一物的周围,眼睛微微一磕,再次睡去。

    洛璃儿非常吃惊,驱散魔法就像从叶寒风的身体消失一般,一点魔法波动都没有。(驱散魔法被吸入心脏封印)捂着胸口,拖着虚弱的身体,拄着蓝宝石魔法杖靠近,待要看个真切。只听一声凶兽咆哮,震得她头晕目眩,驱散魔法被震散,化作一道蓝光波动,扫荡八方。

    洛璃儿直接被击飞,撞上墙壁晕死过去,魔法实验的瓶瓶罐罐全部爆炸,五花八门的容积欢快的彼此交融,当火蜥蜴的粉末与炎龙之血深入交流,轰的一声爆炸,直接把试验台炸飞。

    “啊————救命啊————”

    叶寒风石板上的身体挣扎着,如同溺水者被水草缠住四肢,疯狂的扭动起来。看到天花板,脑袋短路了一秒,大口大口的喘气。左侧霹雳啪啦的爆炸和火花,一下子吸引他扭过头观看。

    “草,什么情况?刚从水里出来,现在便火烤?洛璃儿,洛璃儿,快救我出去。”

    叶寒风叫了几声,便看到软绵绵瘫坐在墙根的洛璃儿。

    求救变成自救,就像洛璃儿说的那样,这个地下魔法实验室,喊破喉咙都没人听到。在被烧成骨灰之前,恐怕是不会被发现,洛璃儿偏偏在最不该倒下的时候昏迷不醒。

    魔法实验室东侧实验室已经彻底烧起来,密布蓝色诡异的火焰,其中还有电光闪缩,时不时还会飞出一串火星,点燃其他地方。浓密的烟云已经彻底掩盖天花板的颜色。

    “利器,我需要利器。”

    叶寒风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拧着脖子四处查看,当看到手臂食指那么粗的绳子把四肢像包粽子一样困得结结实实,心里又是一阵绝望,换做前世特种兵的身体,恐怕也只能望绳绝望。

    “这该死的婆娘,把我当猪一样绑,现在好了,想救你都没办法。”

    狠狠的瞪了墙角那个人一眼,叶寒风还是不放弃的把左手伸缩扭转,希望能挣脱。最后只能化作一声叹息:洛璃儿真实在,一点缝隙都没有。这回他是彻底绝望了。

    嗤嗤——————

    一串火苗从熊熊燃烧的试验台飞起来,摇摇晃晃,落在石板上。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捆绑着左手的绳子上。

    “天无绝人之路啊————”

    叶寒风心里狂喜,看着一点点灼烧绳子的火焰,忽然觉得火焰是那么可爱可敬的圣物,能否活着出去,就靠一点火焰了。

    嗤嗤——————

    一串火焰紧随其后,朝着石台袭来,叮的一声落在石台上,火星碰撞,居然一个反弹,跃上叶寒风张开的裤裆。

    “烧快点,烧快点!”

    叶寒风盯着手腕上的火焰,一遍遍催促,而他完全没有看到另一道火星,只是觉得地下室越来越热,特别是两腿之间,简直是发烫。实在忍不了,他才肯把目光挪开手腕上的火焰,微微仰头,一眼便看到直冒青烟的裤裆。

    “啊————我的小弟弟————别烧————别烧了————”

    叶寒风叫的心胆俱裂,惨无人道,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量,猛地坐起来,抬手使劲捶打裤裆。

    砰砰砰————直到把火扑灭,保住万子千孙,叶寒风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惊异的看了看重获自由的左手,原来是火焰把捆绑的绳子烧的七七八八,情急之下,用力一扯,直接给绷断了。

    “咳咳咳————”

    浓郁的黑烟扑鼻而入,呛得他咳嗽不止,忍住眼睛冒眼泪的疼,迅速的揭开其他绳索。

    重获自由的叶寒风连滚带爬跑到出口,此时已经是满室浓烟,烈焰吞噬了三分之二的地方,温度蹭蹭往上冲,恐怕再晚一秒就会烤晕,呛死,永远走不出去。

    临门回头一扫,叶寒风忽然顿住逃命的脚步,满眼睛都是泪水,却依稀可以看到洛璃儿的身影,被蓝色火焰团团包围。

    “去了就是死,这婆娘,自作孽不可活————死了活该————”

    几句咒骂闪过心头,叶寒风毫不犹豫的抓起门后面的拖把,再次冲入烟火之中。

    浓烟呛鼻,烈焰刺眼,温度奇高,犹如烤箱。

    叶寒风匍匐前进,艰辛的靠近洛璃儿,第一时间伸手探明鼻息,若是冒死救一个死人出去,能救出去算好,两个都出不去,不就白搭了?

    “什么?”

    一道闪电在叶寒风心头滑过,不敢相信的看着洛璃儿,惊道:“没有呼吸?死了?”

    理智告诉他,必须立刻,马上逃离。放弃死去的人。

    “不对,是浓烟窒息,应该还有希望。”

    叶寒风把洛璃儿放在背上,再次匍匐前进。平常看似轻盈面条的洛璃儿,此时给叶寒风的感觉是一座大卡车压在背上,每爬一步,都要使劲全身力气。

    近了————近了————

    看着门把,他不断告诫自己,身后半米处,烈焰也不断延伸,头等更是滚滚大火灼烧天花板。

    吱呀————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地下室的门缓缓打开,两道身影跌了出来。

    “不行,这里不安全。”

    喘息几口新鲜的空气,叶寒风拖着洛璃儿,一直拖到公寓外的草坪,这才停下。

    “哈呼哈呼————”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重获新生的他忍不住要向人分享喜悦,侧头便是唯一一个人————洛璃儿。

    “不对,我要救人。”

    叶寒风猛爬起来,骑在洛璃儿身上,开始做人工呼吸和心脉复苏。

    地下室终究是困不住烈焰和浓烟,烈焰席卷而上,浓烟滚滚,刺破德科诺兰学院宁静的夜。

    “看,那是什么?”一个同学一手拿着叶寒风同级头像,一手指着冲天而起的烟柱。

    “快快————走火了————快救火————”

    平日走火,绝对没有今夜的快速,同学们正拿着叶寒风的头像,满世界寻找,几乎看到浓烟,人已经在路上。

    “快救火啊!”迟来的同学退了一下第一个到的同学,怒道:“你发什么愣?”

    “我我我————”发愣的同学颤颤微微的指着草坪上做运动的叶寒风:“他,他是叶寒风————”

    “什么叶寒风不叶寒风,快救火————”背后的同学又推了一把。

    发愣的同学忽然转过头怒视他,吼道:“他身下的是洛璃儿导师————他在————”

    砰————

    后来的同学手中的水桶轰然掉落,清凉干裂的水洒了一地,呆呆站在原地,满脸惊恐的看着那个狂吻洛璃儿导师的禽兽。(恩格斯大陆可没有人工呼吸,心脉复苏这种物理型紧急抢救。)

    “洛璃儿,你给我醒啊————”

    叶寒风心里疯狂呼唤,手上不敢停,捏着鼻子,嘴对嘴猛地吹起,起身卖力的捶打心脏。

    似乎是洛璃儿听到他的心声,或者是紧急抢救奏效了,洛璃儿渐渐有了呼吸。叶寒风重复几组之后,已经开始正常呼吸,只是叶寒风本来就被浓烟熏的头晕,吹起反把自己吹晕了,本能的捶完胸口,习惯性的一捏洛璃儿的鼻子。

    洛璃儿只觉得鼻子生疼,呼吸不畅,猛地睁开眼睛,忽然瞪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叶寒风不断靠近,再靠近,突然就吻了上去,一口空气猛地往咽喉冲刺。

    “嗯————”

    叶寒风嘴停在洛璃儿的唇上,疑惑的眨了眨眼,直勾勾的看着洛璃儿那双惊恐的眼睛。

    “醒了?得救了?”

    叶寒风直起身刚要狂呼,洛璃儿的巴掌紧随其后。

    “流氓————”

    耳朵嗡嗡,听到洛璃儿怒啸。

    “我草,谁流氓你了?我这是救你。”叶寒风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怒视洛璃儿,张口解释。

    砰————

    两个下黑手的同学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叶寒风身后,左边那个抡起水桶,从左往右重击,右边那个同学抡起木桶,从右往左重击。

    水桶破碎,叶寒风两眼一翻,被抡晕过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