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章 洛璃儿的请求

    “我没杀人,”叶寒风下意识反驳,急道:“快救人,他还死。”

    把他吊在在空中的是水系中级魔法:水之涟漪。亮光闪烁之间,凭空生出四道水链,直接把人吊在半空中。

    “叶寒风,这里只有你和我,不是你难道还是我?如怎么如此歹毒,尽然如此凶狠,他要是死了,我一定让你陪葬。”

    “洛璃儿,你只长胸前两坨肉,不长脑子吗?”叶寒风至始至终都为把这个长她一岁的女孩当作老师,话语自然没有尊卑之分,而且,魔法潮汐之后,所有魔法全部失效,洛璃儿长得如此祸国殃民,秩序崩塌之后,越美只会活的越凄凉,甚至沦为某些人的泄欲工具,生不如死。

    “你————你————”

    洛璃儿语穷,从未受过如此羞辱,挥动蓝宝石魔法杖,悬在空中的叶寒风如同一个皮球一张撞向教学楼厚实的墙壁。

    不过,她还是上前察看佐罗斯的伤势,看了看包扎的校服,又看看**上半身的叶寒风,心里泛起了疑惑。

    吵杂与喧嚣由远及近。

    “发什么了?快走————”

    “哪里杀人了?快抓凶手————”

    闻讯而来的救援大军姗姗来迟,看着被吊在空中的叶寒风,再看被洛璃儿救治且生死不明的伤者,话锋一转,议论纷纷。

    “吊在空中的不就是袭胸的叶寒风吗?天,他杀人了?”

    “叶寒风肯定已经疯了,刚刚当众袭击洛璃儿大胸。现在居然杀人,这种人一定不能留在我们学院,太危险,说不定明天他就能把教学楼点了。”

    “对对对,这种人渣,直接吊死,活着就是行走的罪恶。”

    眼见为实,众口烁伺,言论之中已经下了定论,甚至开始七嘴八舌的数落叶寒风过去不正常的事情,比如某一天晚上一夜去了七次厕所,迟迟不归,肯定是爬进女生寝室犯罪。

    “胡说八道!”

    胖子在人群中大叫一声,冲到所有人面前,维护叶寒风道:“你们这些整天闲的蛋疼的人,叶寒风被打连还手都不敢,你们谁讲过他动手打人?不,你们谁听过叶寒风发怒,张口骂人?有吗?他骂了谁?你们他妈的站出来。”

    “胖子,这话没毛病!”

    面瘫脸赞了一句,面无表情的站在胖子身后,意思不言而喻。

    “哼哼——”人群中有人阴阳怪气的道:“你们三个能穿一条裤子,你们两个也脱不了关系,我看你们是怕事情败露,狗急跳墙。”

    人群越来越多,除了学生之外,一些导师闻讯而来。

    “吵什么吵!”

    一道黑影落入场中,众人一看,纷纷噤声,督察导师诺克兰出了名凶悍,据说有一次一个小孩大哭不止,百般折腾。诺克兰恰好路过,轻轻的看了一眼,小孩停止哭泣,一个劲的往后躲。

    督察诺克兰是一个中年大汉,膀大腰圆,左眼上有一道刀疤,几乎划过整张脸,就像被人在脸上砍了一刀。

    “洛璃儿导师,这里发生什么事?”

    洛璃儿看见诺克兰走过来,明显的有些害怕,拘谨的一边施法,一边道:“诺克兰督察,事情尚不明确,我赶来的时候,一人受伤倒地,另一个已经控制起来。”

    “好!”

    诺克兰伸手就要吸取空中的叶寒风,说到:“这里交给我。”

    学生打架,他这个督察接受自然是理所当然且实至名归。

    一根蓝色宝石魔法杖横插一杆,洛璃儿身形一闪,横在叶寒风身前,不敢看诺克兰疑惑的眼神,深吸一口气,道:“诺克兰督察,他们都是我班学生,我想了解所有事情,避免再次发生此类事情。此次劳烦督察,实属不该。”

    洛璃儿几年前还是学院的学生,清楚的记得诺克兰督导当众把一个偷东西的同学的三根手咔嚓一下砍下。而督察坐落的大楼,几乎成了学生的禁地。据说那里有鬼魂哀嚎的声,犯人受刑的惨叫声。诺克兰还有另一个身份,斯巴达克斯角斗场的督察。

    一个管理角斗场的人,管理一座学院的纪律,其手段可想而知。

    洛璃儿敢肯定,若是叶寒风被他带走,一句话不说先是一顿大刑,以叶寒风之前表现出来懦弱的性格,必然会屈打成招。她这才顶着内心的恐惧,出手干预。

    “靠靠靠————”胖子狠狠的一拧面瘫脸的手,道:“快看,洛璃儿导师在给叶寒风说情,我不是在做梦吧?”

    “疼————”面瘫脸抬手打掉,同样疑惑的道:“刚才吓死我了,叶寒风真被诺克兰带走,直接筹点钱买副棺材得了。”

    “好,你来处理。”

    诺克兰微微点头,脸上不怒自凶,转过头对着数百学生一瞪眼,喝道:“十秒钟之后,谁还在这里,我请他到监禁室喝茶。”

    哗啦啦————

    数百学生吓得原地一条,撒腿就跑。

    叶寒风从看到诺克兰出现,吓得一句话不敢说,低眉顺目,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你叫什么名字?”

    “我?”对上诺克兰的眼睛,叶寒风明显感觉心头一紧,仿佛看到是一双择人而食巨虎的眼睛,磕磕巴巴的道:“我叫——叶——寒风————”

    诺克兰点了点头,身体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

    “洛璃儿导师,能不能把我放下来?”

    这具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不见得能通过习战士认证,刚吊了一会儿,满脸通红,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佐罗斯真的不是你打的?”

    洛璃儿嘴里疑问,手上一挥蓝宝石魔法杖,驱散中级魔法水之涟漪。

    叶寒风摇摇晃晃站起来,目光不由的落在洛璃儿薄薄的吊带衫上,此时她附身查看佐罗斯伤势,一片靓丽春光,两个半圆的玉球夺人眼目。

    “好大————”

    叶寒风不由的摸了摸鼻子,一摸鲜红。

    “叶寒风,你怎么流鼻血了?你也受伤了?”

    洛璃儿紧张的问道,目光看着叶小飞直勾勾的眼光,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好大两个玉球。

    “叶寒风,再看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叶寒风抬头仰望蓝天,嘴里叨叨有词:“穿的那么少,不看,说没眼光,看了,说大流氓。做男人真难。”

    “你发什么愣?过来,背着他去牧医室。失血过多,造成昏迷不醒。”洛璃儿捡起地上满是血迹的校服,目光扫过叶寒风**的上身,喃喃道:“这个学生怎么如此不知廉耻?”

    顶着烈日,叶寒风把佐罗斯送到牧医室,转身很自然的往门外走,此时他一身都是佐罗斯的血,粘粘糊糊,很难受。

    “你去哪?不能离开我的视线,”洛璃儿的蓝宝石魔法杖拦在门口,道:“或者我直接把你送到监禁室,你想干什么都可以。”

    “好好好————”叶寒风举手投降,道:“你说了算,洛璃儿导师,你想要干什么都可以。”

    洛璃儿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白袍,随手丢给他,道:“把衣服穿上,离开办公室之后发生了什么,明明白白交代清楚。”

    叶寒风拿起白袍,叠了叠,当作毛巾擦拭身上的血迹,气得洛璃儿拿起法杖就想大人。

    “我离开之后,顺着水管从五楼爬下来————”

    叶寒风不急不缓的诉说。只要洛璃儿还长了那么一点脑子,就能想明白,他不可能再那么短时间把佐罗斯打成这个惨样。

    “斯洛?武道班的学生在后勤班收保护费?我怎么不知道?”

    叶寒风双眼一番,亮出一双钛合金白眼,嘀咕道:“生长在光环和赞誉之中的无知少女,怎么可能知道世道险恶。”

    “叶寒风,其他的我都信,但,你一招就把其中一人击倒地不起?你有这个能力?”

    叶寒风自信一笑,道:“不用魔法,我有一百种方法把你按倒,不信?可以试一试。”

    “叶寒风,你和以前像是变了一个人,你中了邪恶魔法?”

    洛璃儿好奇的上下打量叶寒风,想要看出到底是什么样的邪恶魔法。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