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章 兄弟相左

    “叶子,你疯了吗?”

    伴随声音响起,两道身影急匆匆冲进天台。

    “我看你是真疯了,刚才从后面踢了你不止一脚,睡得跟死猪一样,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居然敢袭击洛璃儿,众目睽睽之下,用如此恶劣的手段。”

    先说话的胖子,名叫明格斯,父亲是一家兵工厂长。身材一点都不胖,说的上魁梧有力,只是那张脸,仿佛用圆规描绘出来的正儿八经大圆脸,一点都不胖的胖子,说的就是他。

    紧跟其后发出抱怨的叫索尔,听说是某个高官不得势的私生子,据他所说,从未见过父亲长什么样,不过,倒霉他还被勒令不得使用父亲高贵的姓氏,所以他只有名,索尔。不过,在三年前母亲病死于床榻之后,索尔从未提及往事,像是在他母亲病逝的那一天,他和未曾谋面的父亲便再无关系。

    “胖子?面瘫脸?”

    叶寒风试探着回应,陌生而熟悉的感觉缭绕心头,他明白,这是他最好的兄弟,唯一没有看不起的他的两个人。

    面瘫脸索尔似乎从三年前就开始忘记笑,整天板着一张阴沉的臭脸。

    “叶子,”面瘫脸上前钩住叶小飞肩膀,居然露出一丝白色牙齿,差点亮瞎叶小飞的眼。

    这家伙居然笑了!

    “叶子,手感怎么样?那可是洛璃儿的大胸脯,我差点以为自己瞎了,你足足捏了三十八秒,至少揉捏了七八次。我给你数着呢。”

    “你————”

    叶寒风连连语塞,少年真心骚。

    “对对对,”胖子从另一半钩住叶寒风,以免他趁机落跑,道:“超级美少女导师洛璃儿,魔法班的天才少女,十六岁毕业,保送到帝都学院进修四年,号称肯塞尔城最年轻的大魔法师。那火爆的身材,紧致如同画中神女的容貌,宝蓝色的秀发。我昨晚还梦到她了。快说说,洛璃儿导师的胸大不大,软不软?”

    “你们两个流氓!”叶寒风一脸嫌弃,拍落搭在肩膀上的手,道:“有色心美色胆,你们就靠着强有力的右手过一辈子吧。”

    “我要退学,要不要搭个伙?”

    “我爸会打死我的。”胖子明格斯眼睛一眯,盯着他道:“你赶紧找洛璃儿导师填写退学申请,左明思听到你猥琐洛璃儿,你即便侥幸不死也会终身残疾。我听说他刚刚晋级成为职业战士。你离开后找个下水道躲起来,我会给你送食物。”

    离灾难只有四个半月,叶寒风怎么可能浪费宝贵的时间,兽人南下,肯塞尔城将首当其冲,如果他没记错,肯塞尔城再也没有在后来的历史上出现。不过,胖子一提醒,他立刻感觉头痛。

    左明思,肯塞尔城最有权势的贵族后代之一,职业战士,悄无声息的干掉一个人,叶寒风即便以现在这句身体也能办到,可是要是被他身后的家族咬住,恐怕这三个月他将举步维艰。

    “胖子,以我的名义,向左明思提出决斗,谁输了,谁离开洛璃儿。”

    胖子和面瘫脸呆愣一秒,不约而同的一巴掌打在叶小飞高昂的脑袋。

    “你丫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你一个孤儿挑战左明思?”

    “我草,我以为自己够无法无天,在你面我就是渣,叶子,你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最亲的兄弟,没有鼓励,没有信任,动手就打,张口讽刺带大骂,显然,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荒唐到极致的决定。

    “停停停,你们还是不是兄弟,有你们这样做兄弟的吗?”

    叶寒风实在想不明白,当初是如何结识这两个性格各异的手足,现在看来,倒像是敌人派过来的卧底,一边拉底士气,一边打击信心。

    “三天后,斯巴达克斯角斗场,生死对决,”叶小飞伸手进裤子,拽出一白色物件,丢给胖子,自信满满的道:“这是信物,告诉左明思,若是不敢来,把他套头上,绕着校园跑三圈。就可以不用来了。”

    胖子捧着白色内裤,脑袋一片空白,这真是他们那个小叶子?需要他们庇护的叶子?

    “叶子,你去哪?”

    “找洛璃儿写退学申请。”

    “叶寒风你真的疯了,你若是能战胜左明思,我陪你一起退学。”

    “叶子,你要能活着从斯巴达克斯角斗场走出来,我陪你一起退学。”

    叶寒风心中欣慰,若是胖子和面瘫脸加入,或许可以成立一个小佣兵团,接些任务,赚点钱,贴钱购置装备。

    洛璃儿办公地点是一个独立房间,门上镶着金灿灿的几个字:大魔法师——洛璃儿。

    叶寒风在门口徘徊反复,此时此刻脑袋清醒之后,回想起来也不由有点懊悔,怎么做出如此禽兽之事?都没脸敲门。不过,想要退学还得找他。

    就在叶寒风再次犹豫要不要敲门,吱呀一声,大门敞开,不见开门之人,只听一道压抑的温怒传来:“叶寒风,好,好,好,果然有胆。进来。我们需要好好聊聊。”

    一股不祥在心中升起,后背生寒,叶寒风有一种转身逃离的恐惧。

    一咬牙,一闭眼,一蹬腿,低头冲进去,叶寒风抢先大声喝道:“报告导师,我要申请退学。”一咬牙,他再次张嘴道:“索尔和明格斯也要申请退学。”

    “什么?”

    洛璃儿怒意消散,震惊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瞪圆了杏眼,寒声道:“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洛璃儿一直生活在骄傲之中,第一个十六岁毕业,最年轻的大魔法师,最年少的导师,最耀眼的容貌,今年刚满二十岁的她,已经站在其他人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高度。自傲和自负,开始她执教生涯。

    第一个班级不求好,但求稳,眼看这一届即将毕业,若在最后时刻三个学生集体退学,不说学校高层的询问,她的骄傲和自负也不会原谅自己。

    叶寒风渐渐适应大魔法师的气势,很难想象,比他大一岁的小女孩居然能够在气势上压倒他这个不败之王特种兵。

    “报告洛璃儿导师,我和索尔,明格斯申请退学。”

    洛璃儿努力压制心中的愤怒,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是不是怕我责罚你冒犯之事?你放心,本导师有师德,不会责罚学生无心之过。回去吧,以后注意,去吧。”

    意外收获?

    不过,叶寒风申请退学和袭胸一点关系都没有,自然不可能因此罢休,能否退学,关系到以后性命,容不得马虎。

    “导师,您误会了,我是因为私人原因,申请退学,与您无关。”

    “叶寒风,”洛璃儿如母老虎咆哮,风急声大,满天都是飞舞的文件:“你不要得寸进尺,我说了不追究就不追究,你给我回去,再说退学,我撕烂你的嘴。”

    砰————

    叶寒风风一般逃离房间,房门重重撞上后,居然有种逃出升天的感觉。不过他还是不甘心的隔着门板大声咆哮道:“洛璃儿导师,我,索尔,明格斯一定要退学。”

    砰————

    镶金字的坚硬木门爆裂,碎成七八块。暴怒的洛璃儿提着一柄通体晶莹,顶端镶嵌一颗鹅卵石那么大蓝宝石的法杖冲了出来。看不到叶寒风的身影,咆哮道:“叶寒风,你死定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