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一第一百四十七章

    枫林酒楼本来就是所有人关注的对象,盛世浩大,数百人的暴动足以震惊整个格兰之森营地,一支支巡逻队闻声而动,短时间内凝聚成一个上百人的执法部队。

    显然,佣兵公会高层和埃鲁因家族暗中勾结。巡逻队并没有驱散声势浩大的队伍,只是远远观望,以防他们趁机作乱,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叶寒风夹杂在人群中,挥舞手臂,高声呐喊击杀叶寒风,大骂叶寒风不是东西。跟个狂热分子一般激动。但,他心里宁静如水,冷笑连连:“叶寒风就在你们队伍里,哼哼,去再多人有个鸟用,看你们埃鲁因家族被打脸,如何下这个台阶。”

    丹尼尔拽了拽叶寒风的袖子,充满担忧和害怕:“团长,怎么办?数百人杀过去,足以摧毁整个驻地。乌克斯他们能顶的住吗?他们会被杀死的。”

    “慌什么慌,”叶寒风一拽他手臂,拉到近前,严肃嘱咐:“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吱声,把自己当成一团空气,什么都不要管,知道吗?”

    队伍如同滚动的雪球,越往前走越大。继巡逻队百十号人加入,另一只队伍更为庞大的队伍悄然加入。有路边的小贩,连自己的摊位都不要了,也有街道旁吃饭的食客,抱着看大戏的心情加入队伍。三教九流,就连路边的乞丐也给自己放了个短假,紧随而来。

    抵达火龙佣兵团驻地,队伍已经膨胀到千人团,庞大的队伍把整个火龙佣兵团团团围住。街道上挤满了人,屋顶上沾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上千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火龙佣兵团驻地这个巴掌大的地方,眼中流露出激动之色。

    战斗,献血,死亡。

    参战的和围观者都在期待着,只等一声令下,拉开帷幕。

    “让一让,让一让,”人群中有一个人拼命的往前挤,人群密密麻麻的,身板看是不大的人就像一条鱼一样穿梭自如,很快在两道身影旁停下。

    丹尼尔感觉有人拍自己肩膀,回头一看,露出惊喜:“你上哪里去了?我还以为你落荒而逃,布兰特!”

    布兰特神秘一笑,打了一下叶寒风肩膀,挤眉弄眼,低声回禀:“团长,搞定。”

    “你回来我就放心了。”叶寒风松了一口气:“给我看住丹尼尔,别让他发出惊叹之类的话。都给我记住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空气,不管发生什么都和我们没有一毛钱关系。”

    丹尼尔果然急昏了头,直接无视他的话,反驳道:“团长,我们的弟兄还在里面,他们会死的,他们————”

    布兰特伸手堵住他嘴巴,恶狠狠盯着他:“听团长的话不会错。团长早就想到了,再不闭嘴把你舌头隔了。”

    “佣兵兄弟们,”毒蝎扯着大嗓门咆哮道:“这就是贼巢,叶寒风这个恶人就躲在里面,今天就让我们除暴安良,为民除害————”

    叶寒风低声嘀咕:“妈的,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一口一个恶徒,简直胡说八道。我一没抢你的钱,二没有上过你女人。呸,不对,送给我也看不上,求我也不上。这怎么就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恶人?埃鲁因家族上上下下都不是好东西——————”

    毒蝎在台面大声宣传叶寒风的重重罪名,当然全都是虚构的。叶寒风则在底下暗自肺腑,把埃鲁因家族上上下下一通好骂,反正骂人谁不会,不能再这方面吃亏。

    一大圈罪名定下来,群情亢奋,人人恨不得诛杀叶寒风,以平民愤。毒蝎的总结语终于露出一个角:“佣兵兄弟们,给我冲,诛杀叶————”

    吱呀————

    一扇本该被爆的门缓缓打开,汹涌澎湃的群情瞬间收敛,所有目光齐刷刷的盯着那扇门,期待着什么。

    全副武装的乌克斯在数百双眼睛下缓步走出,非常有诚意的捧着战士剑,不卑不亢,不急不缓走出来,其身后是同样把腰杆挺的笔直的狂龙佣兵团成员。

    高阶佣兵墨尔切,高阶佣兵卡奇契,高阶佣兵卡尔顿。未公布的高阶战士布兰迪以及十几个中级战士。全部全副武装,列队出迎。

    十几个人面对上千人围观,不卑不亢。

    乌克斯上前一步,朗声问道:“诸位不知为何事而来?”

    “少给我装糊涂,”毒蝎狠毒的目光扫过一个又一个人:“叶寒风那个恶人呢?我们来为民除害,谁拦着就是他的同党,格杀勿论。”

    现场之外,两股势力暗中潜伏。

    驻地西侧民房,烈狮佣兵团厉兵秣马,一个个都是老练的佣兵,露出镇定自若的神情,坐等看戏。他们的头头托马斯站在高处遥望,观测一举一动。

    “狂龙佣兵团的人真够狂,”托马斯嘀咕着:“十几个人对阵上千人,可以预知,将死无全尸————”

    “团长说的对,”旁边有人附和道:“我们一直派人监视,叶寒风一步都没有离开,绝对就在房间内。毒蝎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落在他手上,必然是痛不欲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没想到埃鲁因家族派出毒蝎主持,他办事,不单单埃鲁因家族放心,就连洛克主管和我都无比放心。哼哼,狂龙佣兵团想要置身事外,就看他们能不能忍住,眼看整整的看着毒蝎折磨叶寒风。一旦忍不住动手,必然会当作同党格杀勿论。”

    “团长果然料事如神,我敢打赌,毒蝎肯定不会让狂龙佣兵团的人轻易离开现场。”

    “睁大眼睛,这场好戏才刚刚开始————”

    “是的,团长。咦,对面屋顶上的黑影是?好面生————”

    烈火佣兵团团长托马斯的视线越过中间的火龙佣兵团驻地,果然看到驻地对面站着一个模糊的黑影,看不清面容。

    狐媚之女蒂勒思狐媚之气劲敛,露出冰山一角的冰冷:“你说什么?”

    “禀告小姐,在我们的对面潜伏着烈狮佣兵团,一旦贸然出手,惟恐有去无回。”

    蒂勒思大感震惊,脸上露出无奈之情以及不甘心,嘀咕:“寒风啊寒风,你的命到底有什么价值,埃鲁因对你出手,营地的佣兵群对你下手,就连堂堂的B级佣兵团烈狮佣兵团都在暗中窥视,你是一坨多臭的大便,招来那么多烦人的苍蝇。”

    “小姐,巡逻队正在加强戒备,以防生乱,我们身穿强盗服装,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闭嘴。”蒂勒思目光冰冷,寒声道:“不管来了多少了,不管谁来,不管背后是什么势力,今天我必须把叶寒风这个臭男人带走,准备执行营救任务——————”

    虽千万人,小女子往矣————

    蒂勒思娇柔的身躯崭露出一往无前的气势,立刻让担忧的手下闭上嘴巴,绝不敢再提半句撤退,心里对叶寒风这个传说中臭男人充满好奇,以及浓烈的嫉妒————

    怎让的男人,才能让高高在上的小姐不顾一切,为其冒险,这个叫叶寒风的男人,难道是钻石雕刻而成的吗?如此吸引小姐————

    蒂勒思害怕,却不会放弃。

    曾经的她落难,被一个野蛮的男人骑在身上,她无助,绝望。为了保存自己的完整,甘愿咬舌自尽。

    咬下舌头那一刻,一个男人出现了,他踩着最灿烂的阳光,击杀野蛮男人。那一刻,沐浴阳光的身影成为永恒,成为不可磨灭的映像。

    她想过放弃,但此时那道光影占据整个脑袋。她知道,他需要她。

    女人疯狂起来,连神都惊惧三分。

    火龙佣兵团驻地,乌克斯大大方方的一挥手,敞开进入火龙佣兵团驻地的路,朗声道:“叶寒风丧尽天良,人人得而诛之,我们同样恨不得杀了他,吃了他人都,为名除害。只是,当我们幡然醒悟,准备杀人明志,却再也找不到叶寒风,不信,大家可以进去查————”

    果然,如叶寒风所料,当乌克斯爆出这些话的时候,未来骑士丹尼尔几乎就要从他身边跳出去,不用想也知道他会指着乌克斯大骂卑鄙无耻的小人。幸亏旁边的弓箭手布兰特一直盯着他,一看他急眼,从背后死死的抱住他,不断重复:“稳住,稳住,我们能赢,稳住————”

    叶寒风感觉对旁边的人解释:“我兄弟已经等不急冲进去击杀叶寒风,他性子急,就是冲动——————”

    叶寒风身边只是一个小闹剧,影响的不过十几个人,听到解释纷纷释然,劝他不要急,排队都要好几分钟才能排到他————

    毒蝎显然料到这一招,只是没想到乌克斯下嘴如此歹毒,好歹也是自己的团长,一点口德都不留,比在场绝大多数的人骂的都要凶狠,竟然让人对他们生起一丝同情之心。

    该有多恨叶寒风才能骂的如此歹毒,在叶寒风手下干事情,肯定被虐待的不轻。

    “哼哼,待会儿抓到叶寒风,你亲手刺他一剑,敢不敢?”

    乌克斯眉头都不皱,重重一点头:“只要抓到叶寒风,我要把他的十根手指头一根一根切下来!”

    “好样的,兄弟果然是自己人,这种恶魔就该不得好死————”

    “老铁,哥们挺你,我先声明,谁都不能祸害叶寒风的头,还要拿着它去领赏,不然埃鲁因家族肯定不认帐————”

    一说到钱,三千金币瞬间刺激到所有佣兵,斩杀叶寒风最大的障碍狂龙佣兵团集体投诚,叶寒风一个孤家寡人,就是一个人形宝藏,谁捡到是谁的。佣兵们顿时像是崩堤的洪水,疯狂涌向火龙佣兵团驻地,原本看戏的人一看叶寒风孤家寡人,哗啦啦一声呐喊,轮着扁担就往里面冲,恨不得一棍子打死叶寒风,白的三千金币,对于摆摊的来说,摆个三生三世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叶寒风冷冷一笑,虽然知道绝对不可能找到叶寒风,却也只能随着潮流往前走几步,装装样子。

    狂龙佣兵团趁乱溜走,就从叶寒风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逆着人群向外逃跑,这都没有认出他来。

    “稳住,”叶寒风低声对旁边的丹尼尔说:“**要来了,给我稳住,我们能赢!”

    隔山观火的双方表现截然不同。

    烈狮佣兵团团长托马斯一脸残忍笑容,仿佛看到叶寒风被千刀万剐,露出血腥的表情。身后的佣兵蠢蠢欲动,显然对于三千金币的赏金很是动心,如果不是托马斯压着,早就一窝蜂冲上去。

    隔岸观火的对面,狐媚之女蒂勒思身影消失在高处。带着一堆打扮成强盗的人快速毕竟,目标直指火龙佣兵团驻地。

    “叶寒风等我,我来救你了————”

    蒂勒斯的商队不过二三十个人,即便全部上阵,在千人团面前,显得格外薄弱,救人不成反被杀。

    砰砰————乒呤乓啷————哐当————啪啪啪————砰————

    好好的火龙佣兵团驻的,在佣兵残暴之下千疮百孔,窗户没有扇是完好的,门更是破碎成渣,狂热的佣兵就像鬼子进村,抢光,砸光,碎光,可是即便如此,还是没有找到叶寒风。

    “砸墙————肯定有暗室,把他找出来————”

    砰——砰砰————

    驻地的墙壁考虑到战斗破坏,统一同坚固的大清石泣起来,又沉又重。狂热的佣兵完全不管墙后面有没有容纳的空间,抡起兵器就砸,几乎每一扇墙都在颤抖——————

    “我的天————他们在干什么————”

    叶寒风万万没有想到招来一群拆迁队,这户主都不在,直接动手。心里在滴血,如果火龙佣兵团把这笔账算在他头上,还不起。不过,要是此时跳出去,不但无法阻止,还会招来杀身之祸,只能忍痛目睹全程。

    “团长,他们就是劫匪啊——”

    耿直的丹尼尔又要犯病了,叶寒风紧张的盯着他,这么关键时刻,可不要犯什么正义病。谁的命都是娘生的,不能自寻死路。

    “布兰特,给我找块布,把他的嘴给堵上,吓得我高血压病都上来了————”

    “团长,高血压是什么?”

    “废话怎么那么多,快堵住他的嘴,不然我心抽抽————”

    丹尼尔自然不干,不过,在叶寒风义正言辞的用团长名义命令之后,他顺利的用一团布把自己嘴死死的堵住————

    “呜呜————呜呜————”

    果然,当一面墙崩塌的时候,丹尼尔直接跳脚,堵着的嘴都不安分————

    轰隆隆————

    第一面墙倒塌,成了信号一般,十秒之内,四面墙接连坍塌,就连承重墙都难逃一劫。

    接着——————

    整个二层驻地楼轰然倒塌,震惊在场所有人,隆隆声音之下,尘烟滚滚,直到此时所有人才反应过来。

    楼,塌了!

    啊啊啊————

    惨叫声和哀嚎声随之响起,一场巨大的事故让所有人从狂热状态迅速变成冰点,浑身冒冷汗。

    “救人。”

    叶寒风大呼一声,本能的冲上去,大声呼喊:“都愣着干什么,快救人,快去通知牧医,让他们来救人。”

    叶寒风着急的如火坑上蚂蚁,周围的佣兵却不断往后退,一副划清界限的姿态。

    毒蝎冷冷的看了一眼叶寒风,丝毫没有为之动容,淡然处之的指挥其他人绕过坍塌区域,搜索其他区域,务必找出叶寒风。

    “我草,团长怎么冲出去了——”

    布兰特惊呼一声,所有人正在歇斯地的找他,主动跳上台面,比丹尼尔还要激动万分,他立刻扑上前想要把叶寒风拽下来,反被叶寒风一把拽住。

    “不管花多少钱,去牧医室把所有牧医找过来,全都记我账上。”

    “团长你————。他们————”

    叶寒风一扭头看到他还站在原地,如狮子发怒,怒啸一声:“还愣着干什么?快去!”

    “是,团长!”

    布兰特浑身一震,所有杂念都不重要,领命后玩命的冲进人群,目标:牧医室!

    “团——团长。”丹尼尔被叶寒风的咆哮吓得直哆嗦,询问道:“我该干什么————”

    “来,帮把手,我们把柱子抬起来,救人————”

    叶寒风很庆幸自己是高阶战士,上百斤的大石头,单手就能拽出来,比起重机方便得多。

    “是,团长。”

    丹尼尔狂热的看着救死扶伤的叶寒风,虽然他嘴上从不说骑士那一套,但做起事来比骑士还要骑士,简直是他心中的偶像,对于叶寒风更加敬佩。

    “看着我干什么,把这面墙搬走————”

    叶寒风十分急迫,坍塌的时候至少挤了一百多号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几乎全军覆没。他的手很快被凌厉的石头划出缝隙,却浑然不顾,救出一个又一个刚刚喊着要杀他的人。

    哎呦————救命啊————

    被石头压着的人不断呼喊,显然很多都没有死。

    “谁救老子出去,给十枚金币————”

    “快来救我,我腿断了,给二十枚金币————”

    废墟下微小的声音传出来,周围的佣兵立刻跟红了眼的狼群,呼啦啦蜂拥而上。

    叶寒风一拍脑袋,暗道自己怎么那么笨。

    叮叮当当————

    一小袋金币落在石板上,金灿灿的光芒格外醒目,叶寒风扯着大嗓门咆哮:“救一个人,到我这里领一枚金币,佣兵兄弟们,救一个人领一枚金币,数量有限啊————”

    叶寒风看似多此一举,其实是为了救那些昏迷不醒人事的人,有一些佣兵把半死不活的人扒拉出来后直接扔在旁边,不顾其死活。一听到能领一枚金币,被遗弃的人立刻成了抢手货,纷纷被送过来。他立刻让丹尼尔安置在空旷地方。怕丹尼尔忙不过,现场雇佣十个身材高大的协助。

    人多力量大,短短二十分钟,坍塌区域便被挖掘一空,还有几个没挖到人的不甘心的徘徊着。

    “团长,牧医们能动的都被我请过来了————不过,花费————”

    “行了,记我账上,”叶寒风挡住他的话,上前指引牧医们向伤员区域分散,尽最大努力挽救每一条生命。

    挖掘完毕的佣兵闲散下来,纷纷围住他们议论纷纷:

    “真是个好人,为了救不相干的人,浪费那么多钱————”

    “好生的面孔,怎么从未见过如此阔错的主————”

    “哥们老铁,连旁人都能救,跟着他混肯定不会吃亏,真是好主顾————”

    “对对,也不知道缺不缺人,在他旁边做个跑腿的也不亏啊————”

    “跟们,别想了,没看到吗?刚才数百斤的墙面一下子就能搬开,高阶战士————”

    原本看到叶寒风挥钱如流水起了一丝歹意的佣兵浑身一僵,叶寒风不显山不漏水,刚才那一手却不小心暴露自己的实力,经人一提醒,所有人方才恍然大悟,不敢小看一丝一毫。

    “高阶战士,应该有能力组建佣兵团了,如果他组建,老子第一个报名,谁都别跟我抢————”

    “你算个屁屁,只要他愿意做团长,老子带着弟兄们替他做建团任务,谁他妈都别跟我抢,否者别怪我雷鸣翻脸不认人————”

    雷鸣两字一出,周围纷纷露出惊讶之色,就连其中的好几个高阶佣兵都纷纷闭嘴,不敢轻易得罪他。

    叶寒风浑然不知,自己不知不觉中再度成为佣兵们争抢之物,与之前人人喊打喊杀不同,是睁着给他做小弟。

    “绷带太紧了,血液不流通他的手会坏死,”叶寒风阻止一个菜鸟粗糙的绷带技术,手把手的教:“看到这条血管没有?不能扎在这里,应该扎在这————”

    布兰特敏锐的发现周围佣兵的目光落在叶寒风身上,而他浑然不知,以为是叶寒风的身份暴露,妆模作样的挪到他身边,低声提醒:“团长,你好像被发现了,好多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你,怎么办?”

    “呃?”叶寒风本能的就要环顾四周,但丰富的反侦察经验让他停止打量周围愚蠢的举动,双手微微一颤,继续包扎:“别乱看,跟着我的轨迹,慢慢的挪到人群中,此地不宜久留。”

    “小姐,还冲不冲?”

    蒂勒思带着人群火急火燎的冲到外围,驻地楼房崩塌的巨响让他们暂时停滞,小心翼翼的在外围观察。

    “先等等,叶寒风好像不在。”

    蒂勒思在这一刻恢复往日的智慧,楼都塌了,叶寒风还没现身,要么死了,要么没在。

    叶寒风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终于穿过人墙,脚跟刚刚站稳,不小心看到躲起来的蒂勒斯,以及他的人。

    “团长,怎么不走了?”

    布兰特在后面推了一把,放眼望去,同样走不动了。

    “还说团长,你倒是走啊!”

    最后的丹尼尔推了布兰特一把,视野一下子开阔,只不过看到十几支弩箭直勾勾的盯着他看,脚也走不动了。

    叶寒风咽了咽口水,心情忐忑不安:“咕噜,那个,我们路过————”

    蒂勒思款步走来,依旧是大黑帽子套头,不过身材绝不是吹的,双峰不断挣脱大袍遮挡。

    “跟我来,敢吱一声,射成蜂窝————”

    叶寒风点了点头,一小步一小步前进。

    房子一侧,阴暗拐角,叶寒风三人被逼近死胡同,缩成一团。

    “大人,我们往日无仇,近日无冤,是不是抓错人了。”

    “一点都没错,小姐,这不正是在枫林酒馆和我们闹矛盾的那三个小子。好啊,不是冤家不聚头。”

    叶寒风就说身材怎么那么熟悉,原来是冤家,这回无冤变有冤,死定了。

    “里面什么情况?说————”

    蒂勒思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轻轻一抬手,十几柄强弩齐刷刷的盯着他们。

    “丹尼尔,我决定下次出门前先把你的嘴给封上!”叶寒风嘀咕一句,立马陪笑:“这位高贵的小姐,里面正在寻找十恶不赦的叶寒风,人没有找到房子突然塌了。我们是去给牧医们拿药材施救的。他们还等着我们回去的。你看要是没有什么事,我们先走了。”

    “咯咯,”蒂勒思冷冷一笑:“偏偏让你们看到我们,今天你是走不了了。带走————”

    蒂勒思绝不会轻易让叶寒风走。之前在枫林酒馆就有过冲突,所以现在即便蒙面也是知根知底。只要一查就能查出来。他们穿着强盗服在现场徘徊,一旦传到埃鲁因家族耳朵,绝对是一件祸事。没有当场射杀已经算叶寒风走运。

    “姑奶奶饶命啊————”

    布兰特哀嚎一声,显然起了反作用,被狠狠的踢了一脚屁股。

    “快走,啰嗦什么,再敢乱叫,直接射死你们————”

    叶寒风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做了什么,一出来直接被堵住,就好像专门等着他一般。非常后悔在枫林酒馆得罪这一帮不知道什么身份的人,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蒂勒思眼见叶寒风不在火龙佣兵团驻地,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压着叶寒风就往秘密基地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