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一百四十五章

    叶寒风不敢从大门走出去,否者佣兵们会把他们三个陌生面孔当作入侵者,乱箭射杀。退后两步,打开窗户,三人先后跳窗离开。

    格兰之森营地街道上一片肃杀,冷冷清清看不到几个人影,直到走出两条街道,远离火龙佣兵团驻地,方才看到一些人影,他们嘴里几乎离不开狂龙佣兵团核心,不管是佣兵,或是普通平民,议论纷纷:

    “昨晚上我亲眼看到一大群人围攻火龙佣兵团的驻地。那个刀光剑影,那个血雨腥风,鸡犬不留,血流成河————”

    “瞎吹牛,昨晚上明明看到你躲到桌子底下,连头都不敢绅一下,嘴里大喊救命,就你还能看到什么?”

    无情的戳破牛皮,引得一阵阵嘲笑。

    “我昨夜真真切切看到一大群人扑进火龙佣兵团的驻地,装备非常精良,你猜猜我还看到了什么?”

    “真的?快说说,是什么?”

    “烈狮佣兵团旗帜,天杀的,昨晚上居然来了一大群烈狮佣兵团的人,把火龙佣兵团的人全部押走。”

    叶寒风陡然听下脚步,侧耳倾听,看向街道旁一个卖烤肉的小摊位,突然就觉得肚子有点饿,走进去落座,不着痕迹追问:“老板,来三分烤肉。呦嗬,真的是烈狮佣兵团?据我所知,烈狮佣兵团和火龙佣兵团同属于佣兵工会,不可能打起来,肯定是你没睡醒,看花眼了吧。”

    店老板看到自己说的话招揽到一座客人,喜上眉梢。不过,听到叶寒风质疑,非常不高兴,扯着嗓子道:“我没有吹牛,烈狮佣兵团的人就驻扎在居民区,不信的话你去看一看,绝不虚言,今天早上还有好几个烈狮佣兵团的人到这里吃吃烤肉。”

    叶寒风大喜过望,激动之下,双手紧握成拳,不过被他隐蔽在桌子底下,旁人看不出一丝异样。如果知道关押火龙佣兵团人质所在,一不小心营救出来,就能解除对火龙佣兵团的威胁,火龙佣兵团就能够提供强大的保护。

    “呦嗬,老板你消息够灵通的,那你肯定知道枫林酒楼的事情?快上烤肉。”

    店老板端着三份烤肉,麻利的送到桌子上,嘴巴一点都没闲着,激动的到:“这你可问对人了。枫林酒楼的那点破事,我倒背如流。”

    店老板光说知道,欲言又止,手上做出要钱的手势,在格兰之森营地生存的,全部都是唯物主义者,有钱就是爷,没钱就算你再可怜也不会搭理你。

    叶寒风抛出一枚银币,落在桌子上滴溜溜的打转,店老板喜上眉梢,伸手去拿。被叶寒风从中阻止:“别让爷失望,说吧。”

    店老板这才顺利的拿到银币,别看只是一枚,足以买十份烤肉,而且还是存利润的。如此阔错的主,店老板激动的道:“枫林酒楼是营地最大,最豪华的酒楼,一共分三层,越往上越贵,最近的大事当属有人包下整个三层。出资方是埃鲁因家族,供响应追杀令的人使用。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说被追杀的对象————”

    叶寒风来了一丝兴趣,没想到这个店老板摊位不大,消息这么灵通,还知道被追杀的对象,很好奇在他嘴里的自己会是个什么摸样,很是配合的露出一丝惊讶:“哦,能让埃鲁因家族出手的,肯定是大人物。你说说————”

    “什么大人物?”店老板露出得意的表情:“就是一个小学生,刚从德科诺兰学院毕业。错了,不是毕业,前段时间德科诺兰学院被黄昏之手袭击,三栋教学楼之一轰然倒塌,被烧毁的房屋无数,死伤的贵族子弟更是不计其数。德科诺兰学院不得不强行遣散所有学员,暂停授课。从德科诺兰学院出来的不能再说是毕业,他们有一些才进去三个月,什么都不懂,据我所知,叶寒风就属于什么都不会这一类。”

    叶寒风一阵白眼,冲上去打死他的心都有。当初的自己虽然连职业战士的门槛都没有跨过去,只是一名身份卑微的平民。可若是说到学龄,至少也有三年,老油条的战斗机一般的存在。怎么就成了什么都不会的菜鸟?

    “咳咳,你该不会那我的钱,给我吹牛?”叶寒风露出一脸不满和不信:“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学生,埃鲁因家族发出追杀令?即便把人杀了,埃鲁因家族名声还会一落千丈。落得欺负新人的不好名声。”

    “客观,你稍安勿躁,听我说。”店老板死死的捂住手里的银币,害怕被收回,快言快语:“那个叶寒风从学院出来后,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在短短一个星期之内组建狂龙佣兵团,你是佣兵应该知道,想要建佣兵团的门槛是击杀一头制定的高阶魔兽,那可是连高阶佣兵团都望而却步的事。所有人都连想都想不到,叶寒风居然成功了,时间之短,让人难以置信。”

    叶寒风美滋滋的,听着别人如此赞扬,不高兴才怪。

    “团长,要是让他知道他嘴里的叶寒风就在他面前,会不会吓死他?”布兰特轻声询问。

    叶寒风侧头低声应了一句:“不要忘记我们的身份。”

    改头换面,自然要改名换姓,三个人就算说自己是叶寒风,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店老板,我问你个事情,”叶寒风打断他的滔滔不绝的话:“你看我像不像叶寒风?”

    “你?”店老板瞟了一眼他金色头发,猛烈的摇头:“叶寒风是黑色短发,你倒是短发,可惜颜色不对。客观,你就不要跟我开玩笑了。”

    布兰特在桌子底下竖起大拇指,伪装术果然不是吹出来的。

    “我不想叶寒风,那叶寒风长什么样?”

    店老板顿时来了兴趣:“你问别人,别人未必知道,问我就对了。这叶寒风,据说升高三米,力大无穷,一拳能够轰炸一座房子。据说他离开德科诺兰学院就把自己献给了恶魔,每天都要吃人的肉,喝人的血。为此,埃鲁因家族不惜花费重金铲除这头恶魔————”

    “你————”耿直的丹尼尔怒喝一声,什么时候再自己心目中高大的叶寒风成为邪恶的存在,简直就是玷污,侮辱。

    幸亏叶寒风伸手按下,对店老板解释道:“他也是受害者,从恶魔叶寒风手底下逃脱,所以才会如此激动,这不,听说埃鲁因家族的追杀令,我们千里迢迢赶过来报仇。”

    “哦,”店老板露出一副原来如此:“不过,这个叶寒风当真了不得,短短时间之内,实力暴增,成为一名中级战士,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听说最近他成立的狂龙佣兵团晋级成为C级佣兵团,天啊,从创建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直接打破肯塞尔城佣兵工会的记录。只有强大的恶魔才能干出这种事。听说叶寒风还做了一件道德沦丧的事情————”

    叶寒风侧耳凝听,店老板却戛然而止,再次做出要钱的举动。

    叶寒风啃食手中的烤肉,随手扔出去三枚银币:“继续。”

    店老板狂喜不已,恨不得把自己内裤是什么颜色都爆出来:“听说叶寒风玷污了埃鲁因家族即将过门的洛璃儿小姐,引得未婚夫左之柱雷霆大怒,这才有了埃鲁因家族的追杀令。哎,叶寒风这个禽兽,简直不是人。”

    “你说什么?”

    丹尼尔一拍桌子,直接跳起来,恨不得把胡说八道的店老板劈成两半,吓得店老板连滚带爬,慌忙逃串。周围的食客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面色不善:该不会是叶寒风的同伙吧?

    “诸位听我说,”叶寒风一拽耿直未来骑士丹尼尔,解释道:“我兄弟大感震惊,对于叶寒风禽兽之举,深恶痛绝,恨不得亲手斩杀,为民除害。他也是受害者。”

    即使的解释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麻烦,至少不少握着剑柄的人纷纷松开,抓取烤肉。

    叶寒风低声跟丹尼尔说:“沉住气,这些话凭他的脑子肯定想不出来,恐怕是埃鲁因的言论攻势,使得自己师出有名,即便在佣兵公会的地盘闹事,也能得到谅解。不然如此大规模的非佣兵进入格兰之森营地,巡逻队早就把他们赶出去喂魔兽,更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在枫林酒楼开大会。”

    “原来是受害者的愤怒,”店老板一边擦着汗水,一边靠近:“我还以为是叶寒风的同党,看来是误会了。”

    叶寒风点了点头:“我兄弟恨不得亲手击杀叶寒风这个恶徒。”

    “去酒楼就可以,今天下午两点,所有人齐聚一堂,商讨追杀叶寒风的计划。”

    叶寒风挥手让店老板退下。

    大家族的手段比他想象的还要周全。先坏他的名声,让大家仇恨。当他们为了自己的目的击杀他,不但不会被责怪,反而会被认定为正义之举,受到万人追捧,声望大震。

    像这种坐着妓女又立贞牌坊的人,脸皮得多厚?

    “团长,他如此侮辱你,你一点都不生气?如果不是你拦着,我直接把他的摊子砸了。哼————”

    未来骑士丹尼尔显然余怒未消,气愤不已,看相店老板的目光十分不友善,吓得店老板都不敢望这桌送茶水。

    “稳住,我们能赢。”

    叶寒风感到头疼,知道丹尼尔耿直,但是没想到如此耿直,明知道是个套,还往里面跳。待会儿进去枫林酒楼,一旦没有忍住跳出去,可就成了往火坑里跳。

    “团长,”弓箭手看出叶寒风的忧虑,身体贴近丹尼尔:“你放心,我会二十四小时看着他,只要他敢乱说一句话,先打死他再说。”

    付过烤肉钱,叶寒风三人开始在街上乱逛,毕竟离开始时间还有一断时间。

    佣兵分会门前小广场。

    “咦,往常这里没有几个人影,今天怎了那么多人?”

    叶寒风惊疑不定,佣兵们都是早出晚归,只有晚上才会有那么多人。如果是休息的佣兵,基本泡在酒馆,大中午很少有聚集在佣兵分会门前。上前随便拽着一个人佣兵询问:“这位老哥,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不知道?”佣兵甩开他的手,遥指佣兵分会:“想知道自己进去看。”

    叶寒风让布兰特进去打听,自己继续在小广场游走。

    小广场上一共有四五十好人,普遍的佣兵等级在中级战士,初级战士。几乎看不到一个高阶佣兵。这让他松了一口,不管他们想要做什么,威胁不会太大。

    “团长,大事不好了。”布兰特去而复返,脸上带着慌张:“该死的埃鲁因家族,他们居然假借名义,发布对你的追杀令。”

    “有什么大惊小怪,”追杀令早已经是人尽皆知。

    “不是这样,”布兰特着急解释:“对你发出追杀令同时,所有协助你的个人和势力视为同伙,格杀勿论,按照人头领赏。一个人头十个金币。”

    叶寒风终于知道为什么布兰特会惊慌失措。埃鲁因家族对狂龙佣兵团的封杀令和对他个人的追杀令一样人尽皆知。同时也知道封杀令被佣兵公会怼了回去。埃鲁因家族居然绕开封杀令,弄出一个协助者视为同谋。

    狂龙佣兵团是他叶寒风亲手创建,如此为难关头自然会共同面对,这个悬殊任务等同于封杀令。佣兵公会不可能不知道,只能说佣兵公会中有人想要他的命。只有一个人有这个能力,佣兵公会总部主管洛克。

    “这洛克怎么还活得如此潇洒?上次饿狼佣兵团的事情没把他绊倒?”叶寒风点了点头:“看来是发什么了什么事情,洛克获得相当滋润,甚至抽出身子联手埃鲁因家族算计我。”

    丹尼尔一脸着急,在他眼里,洛克是个大人物:“团长,怎么办?现在连佣兵公会总部主管洛克都要对我们下手,他麾下的烈狮佣兵团主力都已经开进营地,只要一句话,我们就是灭顶之灾,团长,你快想想办法————”

    叶寒风白了他一眼:“身为一名骑士,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沉稳应对,冷静的判断。洛克和我的那点事,很多人都知道。烈狮佣兵团昨晚上已经光顾驻地,对我们秋毫无犯,说明断时间内不打算对我们下手。当然,也不能保证对方不会撕破脸皮动手。危机重重,却也有一丝生机。”

    “生机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团长————”

    叶寒风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希望就在你我身上。时间不早了,去枫林酒楼。”